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56 新资料片

匠心 沙包 2804 2021-09-07 00:44

许问一个电话打给了穆北堂。

常思危是易讯公司的老板,当然不会亲自来管一个小小的游戏项目组。

万物归宗的项目负责人是穆北堂,他很清楚常思危对许问这个顾问的看重,有什么事情,他都是亲自打电话过来的,从来不让手下代劳。

打的交道久了,两人已经很熟,他对许问的能力和水平非常熟悉,也非常敬佩。

现在天虽然已经黑了,但穆北堂还在公司加班。

万物归宗推出已快一年,他们预计在一周年的时候发布一个新资料片,现在正在准备。

许问把刚刚想到的念头讲给穆北堂听。

他想要在新地图上增加一个事件,就是他刚才对秦天连说的,新地图上将有这样一片区域,地理水文情况如下,周围有这样的城市和村庄。

现在这一带正在下大雨,雨势眼见不可停止,即将引发水灾。

所以他们要修一条人工渠,也是一条运河,用来疏导水势,避免水灾。

同时,日后如果雨停灾止,这条人工渠还可以用来行船运输,灌溉农田,发展更多的用途。

现在他们有相关环境的各种数据,有古代建渠修河的方法,许问想要把玩家加入进去,或者率领民夫役工施工,或者做一些其他的技术工作,共同完成这个事件,把这条人工渠修建起来。

以前基本上都是穆北堂主动打电话找许问,有什么技术难题想找他帮忙,许问很少――几乎是从来不主动联系。

其实穆北堂对此是有点遗憾的,许问这种专业人士,思考问题的角度肯定跟他们不一样,他要能来设计一些游戏里的东西的话,说不定真挺有意思的。

但他也知道许问非常忙,所以只是放在心里想一想,没怎么跟他提过。

结果今天,许问真的主动提议了!

穆北堂又惊又喜,仔细琢磨了一下,发现好像真的可行。

首先,万物归宗是以班门锁为基础,上有穹顶下有大陆,是一个浑天样式的世界。

世界上有很多区域,可以打开新的大陆,为游戏制作资料片提供了大量的可能。

许问手上真有那么多资料的话,设计这样的一片土地并不困难,而这样的一个群体建设事件,既符合游戏的主旨,又能增强玩家的凝聚力和荣誉感,听上去真的很不错。

“我觉得可行,不过具体还要跟组员商量一下。这样,我们抓紧时间开个会,你那边有什么资料先发给我,如果可行的话,我们马上写个策划案发过去给你看。”穆北堂很雷厉风行,当时做出安排。

“好,我今晚整理,明天一早就发给你。”许问毫不犹豫地说。

“也不用那么赶,我知道你那边事情也多,别累着自己了,还是要注意休息。”穆北堂有点兴奋,但还是劝了一句。

许问没想到自己换了个世界还要被劝睡,不过心里暖洋洋的,非常熨帖。他笑着说:“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可不能先倒下了。”

这是他的真心话,他说得非常认真。

放下电话,许问回顾一下整个流程,心里有些激动。

这个想法真的是太棒了,这样,就可以用游戏的形式来模拟整个建河的过程,发现其中可能遇到的问题。

这样,他就能把这个世界的过程直接搬到另一个世界,相当于,依靠了现代无数玩家的力量与智慧,来解决另一个世界的难题!

这个构想让他有点心潮澎湃,忍不住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两圈。

这时,他们已经到了暂住的民宿,办理了入住。

许问没有当着秦天连的面打电话,毕竟这边刚说是游戏里的事情要请你帮忙,那边给人提议游戏新内容,这不是自己搬凳子砸自己的脚吗?

民宿离许宅不算太远,但也隔了两条巷子,走过去大概十分钟左右的路程。

曲河路一带的民宿环境都很好,这是一幢两层小楼,粉墙黛瓦,外面是一片小园林,绿林青藤,现在金银花已经开了,隔着门都能闻到香气。

许问推门走了出去,站在走廊往下看了一眼,秦天连正靠坐在金银花下方的藤椅上,抬着头,看向远方。

他手里夹着支烟,但没有点燃,只是夹着。

许问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那里一堵墙,修竹在墙上投下幽然的影子。

说起来,许宅也在那个方向。

秦天连如果感兴趣的话,明天可以带他过去看看。

许问一边想一边下了楼,把刚才电话里跟穆北堂讨论的内容讲给了秦天连听。

“今晚完成是吧,我知道了,一会儿来做。”

秦天连说是一会儿,但说话间,人已经站了起来。

民宿一层有一个会议室,专给文物局的人和许问开会讨论用的,现在是假期,会议室空着。

文物局现在已经很现代化了,里面有很多设备,电子绘图仪、投影仪等等一应俱全。

许问把那些东西移到一边,准备把纸笔拿过来。

结果他刚动手,秦天连就说:“不用了,就用这个吧。”指了下电子绘图仪。

“啊?”许问愣了一下。

“你不是要发给游戏公司吗,这样也比较方便。”秦天连说。

连电子邮件都要手写的一个人,这是发生了什么?

不过许问当然不会拒绝,点了点头,打开绘图仪,开始跟秦天连一起,把前期收集的相关数据全部用另一种形式汇总出来,然后秦天连开始教他,怎么判断雨势给地形造成的变化,怎么规划河渠……

古人累积自己的经验与智慧,有一套自己的观察世界处理问题的方式,没有现在的精密系统,但逻辑也很清晰。

这项工作周密而庞大,需要涉及的环节非常多,一天晚上根本完不成。

不过许问也没打算一晚上就把所有事情全部完成,他现在只需要完成一个大致的框架,足以让穆北堂判断可行性。

具体细节,可以等到后面再去慢慢完成。

而且,也不需要只有他们两个人来完成,穆北堂那里还请了很多专家作为常聘顾问,完全可以让他们也加入进来,共同完善思路。

就这样,他们也工作了大半夜,终于把应有的框架全部完成,发给了穆北堂。

一晚上集中精力,两人都觉得有点疲倦。

尤其是许问,他这段时间积累的疲倦根本不是睡一觉就可以解决的,发完邮件之后,他马上连打了几个呵欠。

“年轻人,精神这么差。”秦天连看他一眼,不太满意的样子。

许问苦笑,没法解释。

“去睡吧。”秦天连说,许问应了一声,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

他刚刚转身,就听见秦天连仿佛漫不经心一样,在他身后问道:“你会的这些东西,都是你师父教的?”

这问题问得非常突然,但明显是有意选在这个时候的。

许问缓缓转身,看着与连天青极为相似的那张面孔,突然有些恍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