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37 修行在个人

匠心 沙包 2534 2021-09-07 00:44

“跟我有什么关系?”连天青从手里的工作抬头,莫明其妙地看了许问一眼。

刚刚许问来问他东方磊的事情,却得到这样一句回答。

“我是你的徒弟啊。”许问也很莫明其妙。

“你已经出师了。”连天青提醒。

许问这才想起徒工试之前连天青说的话,这也是之前他能回去自己世界的先决条件。

不过那之后他就回去了,回来之后因为周志诚的事情做出新的决定,继续跟着连天青学习,完全没有已经出师了的实在感。

“你要收徒弟就收,二十个徒弟已经够多,我教不过来了。”连天青说完就挥手让许问出去。

许问之前连忙了几天,今天连天青给他放了假,让他一天都不许到这边来。现在他也是才到门口就被赶走了。

什么教不过来,你也就教了我吧,师兄他们不都是我转授的吗……

许问有点无语地看了连天青一会儿,突然想起自己这次回来班门世界的主要原因:“对了师父,有件事忘了问你。”

连天青没有回头,但是许问知道他在听。

“这次出去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位老先生,他有志帮助接续传承,所以在收集各家技艺,做一本百艺集和一本千工密录。百艺集技艺向天下开放,任何人可学;千工密录只做收集。”许问含糊了一下时间地点,但大致都是如实说的。

说到一半,连天青的动作就停了下来,明显听得很认真。

许问说到这里声音微顿,连天青回头扬眉:“这人所图可真是不小,不过也真是难。”

“是。他觉得我门技艺有些特殊之处,找上了我,想要进行收录。”许问说。

“嗯?”连天青看着许问,有些疑惑的样子。

“百艺集或者千工密录,我随意可选。我说我无法确定,要回来问问师父。”许问说。

“这有什么可问的。”连天青毫不犹豫地说。他转过身,向后摆了摆手,“手艺就那些东西,要学就学,又不是什么秘密。哼,也要自己学得会才行。”

他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傲气,说完就重新埋头工作不吭声了,甚至都没问许问这老先生是谁,说的话是真是假。

许问看着他的背影沉默良久,深深向他施了一礼,转身离开了。

他找到了东方磊。

这年轻人正跟着许三一起在给新一批木头分类存放,他的话很少,但做起事来一点也不含糊。

许三也不知道是不是照着陆清远的建议做了练习,总之这段时间以来结巴好了不少,再者跟东方磊熟悉了起来,说话时已经听不出来什么痕迹了。

他细细给东方磊分享着不同木头的分辨方法,毫无保留。虽然旧木场的风气就是这样的,但许三会有这样的表现也是跟东方磊很熟了。

这才多久……

东方磊把一块门板搬进库房里,出门看见许问,立刻走了过来,叫道:“师父。”

他叫了一声就走开了,连个反驳的机会也没给许问。

没一会儿,他小心翼翼地给许问捧来了一杯茶,许问叹了口气, 接过来喝了一口,有点意外地“噫”了一声。

“好茶。哪里来的?”他问。

“在于水县用零花钱买的。本来要给我师父的,结果他不要了。”东方磊的“不要了”三个字说得很平淡,听不出什么感觉。

许问却知道,对于东方磊这样没出师家庭条件也很一般的学徒来说,这样的茶已经很珍贵了。

他默默无声地又喝了一口,说:“我也才出师,教不了你什么东西。”

“你很厉害。”东方磊笃定地说。

“我大概猜得到,你想学的‘我的东西’是什么。但老实说,这些东西是我天生带来的,你很难学得会。”许问说。

他去连天青那里之前,反复琢磨自己在东方磊面前所做的事情,渐渐有些意识到他所说的“他的东西”是什么了。

来自于不同世界,接受的是完全不同的教育,许问的思路跟这个世界的原住民有着巨大的区别。

譬如徒工试第二阶段,在极端不利的情况下,许问临时组织所有学徒,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一张拔步凉床。这种思路是现代的工业化生产带给他的,这个时代的人也许也能想到这样做,但绝对不会这么完整、这么体系化。

许问想来想去,相比连天青,自己最大的优势应该就是这个,但老实说,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把它教给东方磊。

这是他二十多年教育与两年工作经验一起积累出来的,是他从另一个世界带来的烙印。这种根深蒂固的东西,要怎么传授于人?

许问才说完,东方磊就意外地看他。

许问不懂他的意思,纳闷地回视。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最后,东方磊闷声闷气地说,许问愣了一下,终于恍然。

在这个时代,师父教自己的,学生学不学得会跟老师无关,就看学生自己的本事。

像许问这样开口就说“你很难学得会”,对东方磊来说完全是不可理解的事情。

他吐了口气, 摇摇头说:“那行吧,你跟着我学,我尽量教你。”

东方磊信守承诺,踏实肯干,许问对这个年轻人一直挺有好感的。最关键的是,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愿意为了这个冒险拦车,这一点对许问来说,真的很触动。

东方磊咧开嘴笑了,笑得有点傻。笑完他突然反应过来,拜师是要磕头的。

他手忙脚乱地要往下跪,许问手忙脚乱地阻止,过了一会儿许问想了想,说:“走吧。”

他把东方磊领到了外面那尊鲁班像的跟前,东方磊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恭敬跪倒在木像跟前磕了三个头,然后起来上了香。

鲁班像安静地看着他们,烟气在空中袅袅,把年老匠人唇边的微笑映得更加鲜明。

“师父。”东方磊磕完头就改了口,许问这次没再反驳。他掏出东方磊之前用柴火堆里拣出来的那块杉木,递给他说:“你眼力不错,这是十八巧之一的杉木巧,是木匠关于杉木的基本功。我们旧木场弟子的入门课就是这个,你也跟着一起练吧。但是练到什么程度,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

“十八巧?”许问才说出这三个字,东方磊就惊讶地张大了嘴,许问声音刚刚停下来,他立刻震惊地问出了声――

“木工真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