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24 理所当然

匠心 沙包 2574 2021-09-07 00:44

许问跳下马车,快步向着那棵树走去。

连林林的眼睛亮如天上星辰,同样快步地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然而与此同时,前面马车上的旧木场弟子们已经纷纷跳了下来,迎向连林林,兴奋地大叫:“小师姐,我们回来了!”

两群人很快汇集到一起,钱明好奇地问:“小师姐,你怎么知道我们现在回来的?”

“是啊,我们可是坐马车回来的,比走的时候快多了!”另一人喜滋滋地说。

“我可不知道你们现在就回。”连林林笑着,眼睛像天上的月亮一样弯弯的,笑容却如同阳光一样灿烂,“我琢磨着今天放榜,早上起就不时过来转转,没想到这么早就看见了!”

早上起就过来转转……刹那间,好几个旧木场弟子脸上都出现了后悔的表情,明显是在后悔去吃了朱甘棠那顿饭――浑然忘记如果不是那顿饭,他们也不会有租马车回来的钱……还是比现在快不了多少。

秋风轻拂,提前发黄的叶片在空中打着转。夕阳的余晖下,连林林的笑声伴随着落叶在风中飘扬。

“这是你们师姐?看着年纪好小啊,真的像……仙女一样。”东方磊走到许问身边,小声说着,眼睛里全是惊艳。

“是师父的女儿,入门早所以是师姐。她……很好。”许问没有再继续上前,只是隔着一段距离远远看着连林林,满腔话语最后只化成了这三个字。

另一边,连林林在问他们这一路累了没有,催促他们赶紧回去吃晚饭。完全没问他们考得怎么样,也没问这几辆马车是从哪里来的。

对她来说,那些都是外面的事情,什么也没有这些家人一样的师兄弟们重要。

这时,从最后一辆马车上面钻出来一个人,站在车上远远看向连林林。接着,她跳了下来,走到许问身边,一拍他肩膀问道:“这就是那个绣荷包的小妹子?”

许问转头看齐娴,刚一点头,齐娴就拎着裙摆快步走了过去。

齐娴那个长得很老实的小丫头紧紧跟在她后面,小声叫着“小姐别冲动”,但齐娴怎么会听她的,转眼间就到了连林林的面前。

齐娴紧紧地握着那个荷包,急切地问道:“这荷包是你绣的吗?”

这荷包是连林林给许问的,现在到了齐娴手上。

连林林抬头,眼睛向着许问轻轻一扫,许问顿时有点心虚。同时他也有些无奈地心想,当时齐娴一看见这个荷包马上就抢过去了,后来她拿着不放,他也不好再抢回来啊。

这个锅,他背得真心有点冤。

不过连林林并没有多问,点点头微笑道:“是我绣的,小姐姐有什么事吗?”

齐娴指着上面的图案问:“这个图案是什么?是谁教给你的?”

“杉木巧?”连林林愣了一下,说,“这是……十八巧的一种啊。”

这时齐坤也跟在周志诚后面下了马车,齐坤还试图阻止自己的姐姐结果未遂。现在听见连林林的话,齐坤立刻就愣住了:“十八巧?”

“十八巧是什么?”周志诚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好奇地问。

“是传说中木工真传的一种,练好十八巧,兼通天下木。一直都有这样的说法。”齐坤怔怔地说。

连押韵都没有的两句话,却在一瞬间向周志诚展开了一幅极其宏大的画面。他很清楚地知道,天下木中的木,不单单是指木料,还有木工!

兼通天下木,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

这其中的奥妙,就在齐娴手上的这个荷包上?

齐娴家学渊源,知道十八巧也不奇怪,但她这时的表现却非常奇怪。

她更加急切地问道:“对,就是杉木巧。这个东西你是从哪里看到的?是谁――教你给的?”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的声音突然了,但其中的期待之意却像是要满溢出来了一样。

许问在旁边看见,心里突然起了一丝明悟。同时他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奇怪――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连林林被她连番追问弄得有点手足无措,她求助地看了许问一眼,小声说:“是我阿爹教给许问的……”

“连师傅?”

“连师傅会十八巧?”

“你阿爹?”

几个声音同时冒了出来,其中声音最大的还是齐娴。

仿佛天边最后一抹红霞轻轻飘到了她的脸上,仿佛天上最初一点星光落入了她的眼中。她一把抓住连林林的手,无比期盼地问道:“你爹现在在哪里?”

齐娴跟齐坤像姐弟更像母子,两人关系极好,齐坤当然知道姐姐的执念是什么。

但他完全没想到,姐姐的心上人竟然有可能是个有妇之夫, 还有了这么大一个女儿!

他急着上前抓住姐姐的袖子,叫道:“姐姐,不要乱来!”

“怎么就是乱来了?”齐娴长眉高高飞起,表情凌厉,“这是我这一生,最想做的事情。”

齐坤看着她,手不知不觉松开了。

连林林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脸懵逼地带着他们回了旧木场。

走在路上的时候,齐娴张嘴似乎想问一些有关连林林她爹的事情,但又有些犹豫不决,最终还是闭上了嘴,一脸忐忑地看着旧木场的方向,手掌紧握成拳,步步前行。

连林林落后几步,走到了许问身边,小声问道:“这姐姐是谁?”

因为声音压得比较低,所以连林林离得比较近。她身上向来没有脂粉味,取而代之的是阳光曝晒过的干草气息,感觉暖洋洋的非常舒适。

许问嗅着这气息,心情自然而然放松了下来,开始跟她讲起了这次外出的经历。

从马棚生到徒工试,从断指之恨到误会冰释,从此届物首到下一个目标,这次他们经历了实在太多,短短一路根本就说不完。

连林林跟他并肩而行,随着他的讲述,她时而皱眉,时而瞪眼,时而微笑,时而惊喜,脸上表情变幻万千。

走到门口时,许问才讲到考试结果出来,听说他拿了物首,连林林微微睁大了眼睛,随后笑了起来。

她用拳头轻轻擂了一下许问的肩膀,轻声说:“回头你再给我讲讲徒工试具体考了些什么吧。”

“就,就这样?许,许问他拿了物首啊!”许三惊讶地说。

“别人的话我可能会吃惊一下,许问他……”连林林看许问一眼,眉眼唇角无不飞扬,“总觉得理所当然的样子。”

刹那之间,许问的心情也跟着飞扬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