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14 车上的星光

匠心 沙包 2567 2021-09-07 00:44

“这是……无梁殿?”

许问诧异地问。

“倒有见识,不愧是他的弟子。”罗大看他一眼,赞许地道。

许问发现了,不管他表现出什么样的不一般,知道什么普通人不应该知道的东西,都会被归因到他师父头上去,非常简单方便。

也不知道我师父在他们眼里是一种什么样的形象……这些东西他真的都知道吗?

如果是真的话,他是怎么知道的?

“这羊皮卷是很早的时候,我师父的师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到的。他到手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很多地方看不太清楚,就想找个人修修。结果一直没修好,但这消息也就传出去了。

“多年以后,你师父循讯而来,到了此事。阴差阳错,我们架了点梁子……”说到这里,罗大笑了一声,有点得意的样子。

“后来我一直有点记恨当时的事情,我知道你师父是冲着这个来的,我就不给他看。他千方百计,想让我欠他人情,嘿嘿,我总能还上。这么多年,硬是没给他看。结果……”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看着许问说,“结果没想到,又欠了他徒弟人情。”

他站起来,点点许问手上的羊皮卷,说,“这个就给你了。其实放在我手上,也没啥大用,远不如史家父女那套东西。就是……”

他没再说话,又叹了口气,眼睛里包含着许多极其复杂的情绪。

就是总有点遗憾,想要离开这座大山,去往更加广阔的天地吧……

“我来说一下我对连洞的理解吧。”许问说。

罗大的眼神瞬间就变了,盯着许问,期待地说:“快说快说!”

许问的思路始终是偏向理论方向的,系统清晰,跟罗大习惯的思考方式不太一样,但非常好理解。

要说建筑窑洞的经验,许问跟罗大没法比,所以现在,罗大基本上是一点就透。

许问蹲在地上,连写带画,没费什么力就让罗大明白了其中的关窍。马车声响起的时候,罗大就已经学会了连窑的建筑方法了。

车轮声越来越近,罗大缓缓站了起来,一脸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笑了起来,摇头道:“你师父竟然收了你这样一个徒弟,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他说的是“收了”而不是“教出”,语气里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师父收我教导我,是我的幸运。”许问真心实意地说。

“嘿嘿,这我当然知道。不过教出来的徒弟竟然跟自己完全不是一个路数的,那家伙经常也会很郁闷吧。”罗大不怀好意地笑着。

“但师父还是用人情换了您来教我。”许问说。

“是啊……”罗大敛了笑容,感慨地说。

来接他们的是一辆破旧的无棚车,两匹瘦马拉着。车夫说是有人雇了他这时候来这里接人的。

他心里还在狐疑,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在这里上车,提心吊胆地来了,没想到真有人。

许问三人上了车,坐在车斗的稻草上,向罗大道别。

罗大非常随意地摆了摆手,一句交待也没有,但直到许问他们走出老远,他的身影仍然披着月光站在路边没有离开。

“大半夜的,你们睡会儿吧,明早就能到南华镇了。”车夫驾着车,头也不回地交待。

“南华镇?”许三小声问。

“是往西漠路上的一个小镇,就在这前面。按照正常行程,是咱们今天中午要途经的地方。”林谢说。

“你怎么知道?”许三不怀疑他说的话,但还是很惊讶。

“唔……我看了一下地图。”林谢含糊不清地说。

“哦……”许三点了点头,没再追问。

许问向后一仰,贴着车壁躺在了草堆上,嘴角翘了一翘。

林谢还是太少一个人出门,缺了点经验。

这年头,地图是重要的军事战略物资,普通人根本碰不到,他随口就说出来,已经露了行迹。

不过许问自从认识他开始就没打算探究,现在也是一样。

“休息一会儿吧。”他对另外两人说。

许三点点头,马上就躺下了,林谢还有点担心的样子,似乎是觉得这一晚上的事情莫明其妙,这辆车也来得太突然不知底细。

不过他想了一想,也慢慢躺了下来。

许问思维缜密,远超他的同龄人,他现在这样放心,肯定是有原因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一路,应当是平安无事。

底下的稻草好像是不久前才铺好的,柔软蓬松,虽然因为天气太冷,刚躺上去的时候有点凉,但睡一会儿就渐渐暖起来了。

稻草清香,林谢以前从没闻过这样的味道,但现在他习惯了不说,还觉得这味道非常好闻,远甚他以前闻过的所有薰香。

干了一天活,他已经很累了,现在抱着头躺在草堆上,只觉得全身轻松,身体的疲倦正一点点消失,被注入新的活力。

其实这么累的感觉他不是没有过,以前练功习武,比这累的时候多的是。但那时候一天累下来,总会有专人负责给他按摩放松,消除一天的疲劳。

不会像现在这样,就让他一个人安安静静地躺在稻草上,仰望着漫天星光。

“星星真漂亮。”林谢说。

“是啊。”许问迅速回答,显然正在跟他看着同样的方向。

林谢笑了,他没再说话,不知不觉中,他哼起了今天在阳宁村听过的小曲,又在不知不觉中,他睡着了。

马车走了一天又一上午,第二天中午,他们到达了南华镇。

他们来得刚好,到镇口的时候正好碰到西漠队,直接混进了队伍里。

不然没有路引,他们要进城还真有点麻烦。

一天不见,江望枫他们看见许问,还挺亲热的,不过没人问他们这一天不见去哪里了,也不知道阎箕那边是怎么吩咐的。

阎箕看见他们也没说什么,只淡淡地让他们归队,按下来一切按流程进行,好像他们这两天从没离开过,一直在队伍里一样。

他们在南华镇落了个脚就走了,午时刚过,他们就离开了继续赶路,接下来又进入了许问熟悉的白天赶路,晚上上课的步调。

当天晚上休息下来,许问没有马上睡觉。

昨晚到今天上午那辆车虽然非常颠簸,但他休息得非常充分,现在也精神奕奕。

他坐在火堆旁边,摊开了那份无梁殿的图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