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17 心意

匠心 沙包 2806 2021-09-07 00:44

“我不知道。”许问话没有出口,但只看表情,连天青就已经知道了他的迷茫。

最开始,班门世界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游戏副本,一个技能学习基地,索性他也不是像很多穿越小说里那样,是被送到这里来就再也回不去了的。

他随时可以来回于两个世界,一开始还有点限制,到后来越来越随意,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来回于两个世界之间了。

那种感觉,就像他对某些东西的掌控力越来越强了一样……

同时,他对这个世界的感情也越来越深,除了连家父女以及班门兄弟像是他的家人一样,还有更多的朋友、更多的人。

不然,他到这里来学学技术就好了,有什么必要想着去改变这个世界,还因此而深深苦恼?

现在这个世界对他而言代表着什么,他是真的不知道了。

“林林中意你,你知道吗?”连天青注视着他,突然移开目光,随口抛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许问猛地抬头!

一瞬间,强烈的喜悦疯狂地涌了上来,充斥了他的身心。

他的嘴角几乎瞬间就咧开了,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紧紧地盯着连天青,有点不敢相信,又无比希望这是真的。

然后他才意识到,连天青绝对不会拿女儿的事情开玩笑,也就是说,这件事绝对是真的,做不了假!

连林林喜欢他!

就像他,就像他……

想到这里,或者说,想到未来,他的喜悦突然像被戳了个洞一样,泄出了去了一些。

但这一次,却不像之前那样,只要想到这件事,他马上就会去想这是不可能的,必须要拉开距离。

他有些喜悦,有些迷茫,又有些期待。

他一时间难以整理自己的思绪,但欢喜还是像蜜糖一样溢开,融化在了他的整个心灵里。

“我……她……”许问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突然变得有点干,像是吃多了糖腻住了嗓子一样,他清了清嗓子,脑子又是一片混乱,平时那么能言善道,现在却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你不用跟我说什么。”连天青说,“这是你跟林林之间的事情,想必她也不会愿意我先一步把这件事说出来。这个,你还是等她自己跟你说吧。”

“嗯……嗯!”许问点了点头,一想到连林林会跟他说这些事情,他就止不住的笑意。

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原来他已经这么喜欢她了。

不止是心动,而是真的愿意去思考他们的未来,并且为此做些什么。

想起最早的时候,连林林对他来说还只是游戏里的一个人物,他对她的喜欢也不过是对游戏里一个NPC的好感。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恍若隔世了……

“那么,你现在知道,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了吗?”连天青凝视着他,又问。

刹时间,许问冷静了下来,回视着他。

前后话题连贯,连天青的逻辑无可指摘,但是许问是真没想到,他会把女儿的心意拿出来作为让他看清真心的引子。

“……我不知道。”他闭了闭眼睛,然后又睁开,摇了摇头。

许问是真的不知道,而且他能感觉到,这个问题的答案非常重要。

就像他不久之前,才意识到许宅为什么会发生变化一样。

许宅的变化,是因为这个世界在发生剧变,在向着一个不可知的方向前进。

这个剧变的起始可能是因为内物阁,因为徒工试,但现在加剧一定是因为他。

不仅因为他的想法,也因为他的举动。

传统技艺正在没落、正在消亡,许宅也随之发生变化。

旧的生命正在死去,新的生命开始诞生。

死而复生,周而复始,这本身是自然正常的循环,但许问却犹豫了。

新事物出现当然是很好的事情,但是旧事物就应该如此消亡吗?

它曾经拥有着无尽的快乐,无数的心血,无比的辉煌。

新的生命的确会不断出现,但新的就是新的,消失了的东西就是消失了,永远不可能再回来。

许问越是深入学习,越能理解那些将要消亡的事物的魅力,越是舍不得它消失……

就像他不希望球球的朋友小乌龟死去一样,就像荆承再怎么冷漠,他也不希望他消失在自己眼前一样……

“我要再好好想一想。”许问最后这么说道。

“嗯。”连天青也没有催他,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一人坐着,直盯前方冰碑天地二字;一人踱着步子,一件件去看那些各色各样的冰雕,目光悠远,若有所思。

到了这个阶段,技艺只是末端的事情了,思考变得更加重要――或者说,其实它一直都很重要。

就像知行合一,知永远是在行之前的一样。

沉默只代表两人没有交流了,但他们的思考,是一刻也没有停止的。

过了好一会儿,许问突然回过神来,表情有些古怪地说:“师父,关于我的来历,你好像一点也不奇怪的样子。”

“哦?”连天青慢了半拍才说话。他冷笑一声,嘲讽地道,“为什么要奇怪?你以为你藏得很好吗?不,我应该说,你真的有藏过吗?”

“哪个农家少年会像你那样昂首挺胸,哪个农家少年会像你那样说话?这世上可能真有生而知之者,但你明显不是那样的。你的思路自成体系,不可能自然生成,必然受过长年的教育。我派人去许家/屯查过,那里只是一个普通乡村,只有一名村老识字,没有人能教出你这样的弟子。而你的来历清楚分明,也没有任何异样……我想不出别的可能。”

连天青徐徐道来,听得许问一身冷汗。

他知道自己的破绽肯定很多,但真没想到连天青不仅不作声不作气地把一切看在眼里,还派人去调查过他!

还好他是真的来拜师学艺的,要是有什么坏心思,连天青肯定早就把他收拾掉了吧……

“既然这样,那师父你为什么还要收我?”许问忍不住问。

“那又怎么样?你是个好苗子,是真心来学艺的。我的确要收徒弟,收什么样的不是收?”连天青若无其事地道。

许问盯着他,完全说不出话来。

他其实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要小瞧这个世界的人,没有谁会是傻子,结果还是小瞧了。

不愧是半步天工,从一开始他就不是普通人……

“不过你放心,我做了安排,再有人去查的话,会查到有人教你,不会怀疑。”连天青安慰了他一句。

“谢谢师父。”连天青想得太周全,许问只能道谢。

此时,在洞外,流觞园前面,连林林坐在墨子大像前等他们出来。她曲着一条腿,另一条腿自然垂下,晃来晃去的,一派悠然自得。

四下无人,各位大师今天在流觞会上得到了很大的收获,很快各自回去慢慢消化了。

“连林林?”

突然一个声音从连林林身后转来,她转身看见来人,表情疑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