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97 原油

匠心 沙包 2667 2021-09-07 00:44

“你在想什么?”许问走到倪天养身边问。

“衣服有点不够。”倪天养还盯着那火,眼睛有点发直,“但这些人家里还有衣服,就是被雨淋湿了,穿不了。我在想能不能想个办法烘干。”

“基本的结构已经想好了,可以做个大型的烘干机。那是柴火还是有点不够……”他思索着道。

确实如此。绿林镇人多,需求也多。他们拉的东西里有两车柴火,但只是应急一下,让人临时驱驱寒气,要把衣服烘干那是远远不够。

许问的目光移到了广场旁边那堆黑漆漆的油污上,但很快又移开了。

原油可以分解成很多种物质,其中有柴油也有煤油。这是一种用途很多的能源,都可以来发电,当然也可以用来燃烧取暖产生热量。

但是这些原油不知道是血曼教从哪里弄来的,据许问所知,绿林镇和天云山一带都没有。要在短时间内确定它的位置,并且拿来应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就是石漆?”

这时岳云罗走到了他的身边,盯着黑漆漆的地面,叫出了石油在这个时代的名字。

“对。”许问回答,并不意外她会知道。

岳云罗的消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灵通。血曼教用这种非常原始的方式使用原油,还造成了逢春城的自焚事件,这些她肯定是知道的。在此基础上再去进一步了解也不奇怪。

“我手上有一些,但是没有想到用法,你有头绪吗?”岳云罗淡淡地问道。

许问猛地转头看她。

他刚才觉得很难解决的问题,岳雨罗突然给了他答案,简直像可以看到他的心理。

“两年时间,我们尝试了很多办法,一直搞不清楚这东西可以怎么用。当然也可以像这样直接焚烧,但是烟大味重,残余难以处理,绝不是可用之道。看你的样子,似乎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你也有想法吗?”岳云罗徐徐道来,好像只是随口一提,并没有把它当做太重要的事情。

许问看着他,突然回忆起了一件事。

连天青是知道原油的存在的。早在与岳云罗认识之前,他行走天下,就见识过这种特异的物质了。他以着顶级工匠大师的敏锐嗅觉,感觉到了这东西中间蕴藏的巨大能量,但并没有深入探索,之后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岳云罗。

许问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心里曾经想过,幸好连天青没有这样做。要是岳云罗知道了,以她的气魄,不知道会用它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结果没想到机缘巧合,她还是注意到了这个。而且现在直接把问题摆到他的面前来。

岳云罗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许问还是听出来了。他手上的缘由并不是从血曼教手上得到的,而是真正发现了它的源头,知道了它的来处。

这样她必定能看出它的存量,也能看出这种强而持久的可焚烧油矿的力量。

如果她再弄清楚它的使用方式……

许问不太相信她的心性,不太放心把这样一种力量交到她的手上。但是……

他转头,看向远远近近的人群。

无数人围在火堆旁边,瑟瑟发抖。

火堆数量有限,不可能容纳所有人,于是有些人想方设法地想往里挤,有些人实在挤不进去,留在外面,挤成一堆抱团取暖。

衣物发放和施粥施姜汤的地方排着长长的队伍,转了几个弯打了几个折的那种,有些人似乎已经听说要不够了,脸上露出了忧心忡忡的表情。

突然,火堆附近传来了嘈杂声,有人因为抢位置吵起来了。这骚动很快就被压了下去,但不安的气氛始终弥漫在四周。

这很正常,大灾大乱,前途未卜,人心当然不定了。

绿林镇现在还能保持这样的秩序,真的非常难得,还多亏了前面的那一场并肩作战,发泄了一部分他们内心的情绪。

许问沉默的过程中,岳云罗一直安静地站在一边,充满耐心的样子。

最后,许问终于转向她,点了点头道:“我确实知道一些,回头整理出来给你。”

“好。”岳云罗依旧平静,好像这真的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尽快,等着用。”

“嗯。”许问点头,岳云罗也不跟他啰嗦,转身就走了。

许问依旧看着那边的人群,片刻后,他跟连林林打了个招呼,走到了角落。

连林林正在分发衣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她马上就回过神来了,连忙跟秦织锦交待了两句,跟着许问一起到了那边僻静的地方。

“你要回去另一边了?”她压低了声音问他,眼睛闪闪发亮,兴奋好奇,却又有一丝……恐惧?

“是啊。有点东西,要回去查一下。”许问有心事,没多注意,点点头回答。

“我能在旁边看着吗?”连林林紧张地问。

这样看并没有意义啊。许问回去现代世界的时候,这边的时间是停滞的,直到他回来再会继续往前流动。

他以前曾经感觉,这样就像这个世界是为他存在的一样,但就现实层面来说,连林林守在他旁边,看见的也只是乍去乍回的他而已,说不定都不会有什么感觉。

“行啊。”许问笑着答应,牵起她的手,“在我回来之前,不要放开好不好?”

连林林低头看看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又抬起头来。不知为何,她的脸颊突然泛起了红晕,然后,她非常认真地说:“嗯,我不会放开的,绝对不会!”

许问牵起她的手摇了一摇,向着她一笑,下一刻,他就已经从湿气浓重、嘈杂而混乱的绿林镇回到了幽静的许宅。

可能是因为过来之前的短短交流,许问的心情变得轻松愉快了不少。

这时,他正坐在许宅后院的池塘旁边,凝视着水面。

风过莲叶,波光粼粼,红莲微微摇晃,一只青蛙停在叶面上,跳进了水里。

球球闪电般挥爪,差之毫厘,未能得逞,悻悻地回到许问身边,蹲坐了下来。

许问摸了摸它的皮毛,被它反过来用头蹭手。

许问笑了笑,正要起身,突然抬头看见身前多了一道影子。

熟悉的影子,他一边看向对方一边叫道:“荆管家,你回来了?”

他叫得很轻松,还带着一点戏谑,然而他的目光刚刚落到对方身上就停住了。

上次见到荆承的时候,他看上去有点苍老,身体还有点透明感,濒危的样子让许问很有点担心。

但现在,他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瞬间让许问回到了当初在万园高铁站外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他有点诧异地站起来,打量着他问道:“你这是……”

“你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荆承看着他,出人意料地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