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78 追古

匠心 沙包 2579 2021-09-07 00:44

此时,许问正处于一片凝滞的空间里,连天青站在他旁边,指导他修复四时堂箱子里的一个书法卷轴。

当时荣显要他画的那个图样,说要好好裱起来放着。

许问本来打算直接给他让他自己去找人安排的,结果连天青突然出声,让他自己来。

到现在为止,许问并没有正式接触过书画修复以及裱装之类的学习与工作,近一段时间以来,他主要学习与研究的方向都是建筑方面的,肉眼可见未来一段时间也会把主要精力放在这方面。他一直觉得,学习贵精不贵多,最好是在一个方向上一直深研下去,没想到连天青对他提出了新的要求。

不过也没事,学就学吧,有许宅特殊的环境撑腰,他只是再多花份精力而已。

连天青以修复师自居,当然教得不会那么简单。

而装裱这项技艺很特殊,它从一开始,就与修复密切相关。

可以说一个好的装裱匠,必然是一个优秀的书画修复大师。

装裱的书面名称叫“裱褙”,又叫“裱背”,指把纸或者绢等贴在衬垫物上借以加固或供陈列的一个过程。

它最大的用途是加固书画,使其能够耐久保存,美观是它的第二需求。

装裱的品式有十多种,立轴、中堂、对联、横披、条屏……使用的材料有绢、绫等很多不同的种类。

它说起来很简单,无非就是把画心糊到背景上,但其实细细研究起来,讲究非常多。

譬如一幅新画需要裱,就要看它用的是什么纸,墨色浓淡如何,怎样分布的?

因为纸张易吸水易受潮,而墨本身是液体,墨着纸上然后干透,纸的吸水性已经发生了变化。

装裱是把纸抻平紧贴在背绫上,如果装裱不当,没有注意到纸张各部分不同的吃水缩水情况,之后一受潮,就很容易在背景上撕扯,甚至对画心造成损伤。

同时,书画是艺术品,周围的绫绢颜色纹样、长短大小等等必须要配合书画本身,起到衬托的作用。

这要求装裱师有着很好的审美,知道怎样欣赏书画。很多时候,甚至书画家自己都会去学习装裱,许问就亲眼看到过很多次吴可铭画完画之后,自己在屋子里忙活着把它裱起来。

但无论是绢还是纸,书画都是很容易受损的艺术品,而它又出现得非常早,历朝历代都有出名而出色的书画家。

于是在漫长的时间里,总会有受损的古书古画需要处理,装裱从一开始起就与修复结下了不解之缘。

其实修复虽然分为不同的门类,但总体来说流程都是一致的。

第一,了解物品的材质以及结构进行拆解;第二,清理表面及零件的脏污、去除损毁部分;第三,将损毁部分进行补全;第四,将清理完毕的部分与补配的部分进行组合,形成整体。

木器是这样,书画本质上也是这样。

不过单是第一项其实就已经不简单了。

纸和绢是书画最常用的材料,随着时代的变化,这些基础材料其实也在不断变化。

而且由于古代基本上都是手工业,品控一直是个大问题。

拿纸张来说,每一批生产出来的纸可能都不一样,更别提还有薛涛笺这样的,以个性化为特征,私人定制,出现以后就再也不能重复的纸张。

细微来讲,这些纸的性状都不一样,装裱以及修复时都有不同的讲究。

然后许问和连天青就发现了一件事,在许宅的假山密室里,竟然有大量的纸样与布样!

这些纸几乎囊括了所有连天青知道的类型,甚至有一些他只听说过或者在书上看到过的,这里也有,与他听说过的特征一模一样,完全对得上号。

“这宅子……当真了不起。”连天青挑了挑眉,说道。

有了这些,连天青当然更好讲解了。

然后讲着讲着,他们又发现了一件事情。

相比起其它的艺术品,书画更重内容。

而它的内容,与它的历史背景息息相关。

就书法而言,甲金篆隶楷草行,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字体,它们有着明确的传承关系,甚至与承载的载体也密切相关,脉络非常清晰。

历代书家对于书法都有一个共同的看法:任何创新都不能脱离对于传统的继承。

所以书法很讲传承,讲追古,几乎所有的初学者开始学习书法,都要临古贴,就算是现代的小学生也是一样。

就古代书法家来说,王羲之这一脉,他传承自卫夫人,卫夫人传自钟繇,钟繇传自蔡文姬。再往下,王羲之传王献之,王献之传羊欣,然后欧阳询、张旭、颜真卿依序传之,全部都有首有尾,记载得非常清晰。

这样问题就来了,这里与班门世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许问虽然没有了解过那边的历史,单看大周也知道不一样了。

两个不同的世界,历史传承可能一样吗?

书画的传承,可能一样吗?

那些大书法家大画家,在班门世界存在过吗?

连天青还在讲解纸的制法与材质差异时,许问就想到了这一点,产生了疑惑。

那是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他刚被连天青收为徒弟的时候,连天青拿起从旧木场翻出来的一个笔筒给他看。

黄杨木笔筒,上面写着杜甫的饮中八仙歌,盖着董其昌的印,是他的书法作品。

杜甫和董其昌都是历史名人,历史课本上写着,没接触过传统技艺也会听说他们的名字。

不一样的世界,为什么会有同样的历史人物?

难道他们也曾经出现过吗?

班门的历史究竟是什么样的,与这个世界究竟有什么关系?

同时,许问抬起头,看向四时堂。

他从四时堂里取出来并且修复的第一套官帽椅,被骆一凡认出来是黄云祥大师的作品,名家真品。

这说明,四时堂里的东西也是有来历有传承的。

那么,其他古物呢?

是纯粹的艺术品,还是真正拥有历史的古董?

许宅是怎么存在,怎么传承,怎么收集到它们的?

“怎么?”许问一分心就被连天青发现了,他抬头询问。

“欧阳询、史陵、虞世南、王羲之、王献之……这些人都存在过吗?”许问深吸一口气,问道。

“禇遂良?”连天青迅速反应了过来,而这三个字已然回答了许问的问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