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51 入定

匠心 沙包 2656 2021-09-07 00:44

许问开始进行雕刻的准备工作。

江南官坊提供的材料全部都是白榆,是原木。

榆木材幅宽大,质地温存优良,变形率小,硬度和强度适中,通常主要用来制作家具。

它不算硬木,虽然能够适用一些雕刻的场合,譬如透雕与浮雕等,但由于硬度不够,相对比较有限。

而它的原木连树皮都没有去掉,木质纤维里饱含水分,没办法直接用于雕刻。

所以在正式动工之前,需要进行干燥处理。

一般来说,木材的处理主要分为人工干燥、自然干燥、简易人工干燥等几种。

人工干燥需要蒸汽室等特殊的环境,工程非常大;自然干燥利用空气流通带走水份,经年累月,需要的时间非常长。

现场这些考生能选择的只有简易人工干燥,它主要使用炭火烘烤、水浸去腊,用时比较短,但很容易产生副作用。

一个不小心,木材就会被烤得过于脆弱,动辄开裂,那是真正的废材。

要避免这种副作用,主要得靠控制火候以及处理的时间。

而要掌握这一些,必须要对木性有极深的了解。

工作台旁边准备了小炭炉和小铁锅,特制的,专门用来处理小型木料。

很快,炭火燃了起来,水汽蒸腾而起,将许问的面孔映得有些模糊。

此时他的呼吸在这一小片空间里听上去有些沉重,但由始至终,他的手却一如即往的稳定。

简易人工干燥本身分两种,第一种是用火烤干木料内部的水分,第二种是水煮去木料中的树脂成分,然后放在空气中干燥或烘干。

许问采取的是第二种。

火焰蒸腾,透过特制的隔离层之后,明火消失,周围的热度非常稳定,但仍然很高。

许问用工具把它们固定在特定的位置,细心观察它们表面的颜色和细节状态,不断调整火势。

水浸又火烤,木材的变化是非常细微的,很难观察确定。许问现在是视力最差的时候,他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受影响。

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调整实在太基础。

最后,干燥而坚硬的木质零件整整齐齐地摆在他手边,随时等待着动工。

应该是为了配合雀替的形态,花窗上的雕刻以祥云、卷草、蟠螭等图案为主,形态构图相对比较简单,重复的部分比较多。

木材雕刻第一步是打胚。

工匠根据设计稿锯掉木料多余的部分,再用斧头按照作品的大体造型劈出块面,叫作“头过胚”。

第二步是把木坯置于孬上,逐步凿出形体结构,这就是“二过胚”。

第三步是将作品进一步凿实,称为“三过胚”。

整个打胚讲究打虚留实,从上到下、从前后到、由表及里、由浅入深,一层层地推进。

这一步注意先整体后局部,要为以后的深入留出余地。

民间有行话:“留得肥大能改小,惟愁瘠薄难复肥。内距宜小不宜大,切记雕刻是减法。”

粗胚是整个作品的基础,它看上去简单,其实在这一步里,已然使用几何图形将整个构思全部概括了出来,后续的工作全部蕴含其中,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变化的。

如果有旁人此时留意到了许问,就会发现,在这个过程里,他的眼睛仍然是半睁半闭的。

这其实是非常令人吃惊的事情。

雕刻是整个工序里最细致、最耗费眼力的一项,绝大部分人在做这项工作的时候,必然都会全神贯注,眼睛紧盯着刀尖和材料不放。

但许问像是胸口成竹,又像是整个心神已然与手中的木材相贯通,将要雕刻出的形状已经从木料深入呈现出来,许问要做的只是将它表现出来而已。

“你看许问。”

两名考官此时正在巡逻考场,一边散步一边交头接耳,突然,鲁考官注意到了许问,一拉同僚,小声提醒他。

冼考官看向许问。

他之前看的其实是另一边,但鲁考官一说话,他马上朝向了准确的方向,一点迟疑也没有。

“怎么了?”冼考官第一时间没看出不对,疑惑地问。

“仔细看。”鲁考官没有解释,只是又轻轻说了一句。

冼考官没有再问,而是站定脚步,彻底转过头去紧盯着许问的方向不放。

渐渐的,他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眼神同时变得凝重起来。

从他们的方向,是看不见许问的眼睛的,因此也不可能看见他的眼睛是睁还是闭。

许问现在坐在马扎上,身体微曲,两只手稍向平伸,从他的姿态就能判断出来他在做什么工作。而就是这样的姿态,透露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他们这种老道工匠能清楚感觉到的东西。

“入定了啊这是。”冼考官惊讶地说。

“是的没错,小小年纪……”鲁考官轻声说道,话里有些意味不明,说不出是羡慕还是感慨。

“运气真不错。”冼考官说。

“有点可惜。”鲁考官却说。

工匠工作的时候有时候会出现“入定”的现象。

这不一定是发生在老工匠身上的,有时候新工匠歪打正撞了也会碰上。

这也不是单木匠会发生的,其他门类的工匠也是一样。

这种现象很难完全解释清楚,表现就是工匠与手中的材料、要做的工作产生了共鸣,全身心地投入了进去。

那种感觉有些玄妙,也是许多工匠一直在追求的。因为每逢遇到这种现象,工匠们制作出来的成品都会比寻常的水平高出一筹,精品大作时而有之。

据说最顶端的高手工匠随时随地能进入入定状态,妙手偶得就能佳作天成。

中低层工匠,甚至包括许问这样才出师没出师的半学徒偶尔也会碰上,通常会被认为是“灵光乍现”,撞上大运了。

许问能在院试过程中进入入定状态,运气当然不错,两位考官推测,这多半跟他的身体状态有关。

人在进入绝境的时候,经常都能爆发出比平时更强的能量。

但也就是因为这种身体状态,让鲁考官觉得“有点可惜”。

入定的时候,只是你的精神恰巧与材料契合了,手感知觉更敏锐了。但你的身体状况是什么样,就还是什么样,不会因此有所好转。

今天现在才是院试的第二天上午,离结束还有一天半有余。

许问的身体他们都看在眼里,健康状态肉眼可见地在不断变坏。

现在这样,他能不能坚持到最后还是问题,更别提拿出出色的作品了。

难得入定却不能以最好的状态呈现,真的是想想就让人觉得可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