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34 故事大师

匠心 沙包 2572 2021-09-07 00:44

“补得不错。”

连天青赞了一句。

连天青绝不是鼓励型师长,做得好的时候,能得他一个笑脸已经很不错了,像这样的赞赏更是少之又少, 许问听了简直有点受宠若惊。

“林林和齐小姐帮了我不少忙。”他诚实地说,把中午饭后发生的事情讲给了连天青听。

连天青一边听,一边拿着尺矩,开始测量许问所绘图形的各项数据,并与他列在旁边的进行对照。

许问看见他的动作,马上有点紧张:“我没用尺子量,就目测了个大概,可能会有出入……”

“没有出入。”连天青简短回答,“全部与实际一致。”

许问愣住了。

连天青直起身子,注视着他道:“你在实用方面倒的确有些天赋。不过细节为何只补完了这半张脸,剩下的部分呢?”

“剩下的缺得太多,想不出来应该是什么样的。”许问老实说。

连天青“嗯”了一声,转过身,示意许问跟着他。

他带着许问穿过两扇门,到了工作室的另一边,这又是一间屋子,许问还没有来过。

他一走进去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赫然是一间书房,一间俨然如同图书馆的大书房!

房间层层叠叠摆着木架,每个木架都高至屋顶。架上摆着的全是又厚又大的书册,规模颇为惊人。

连天青走过去,随意抽出一本,递给许问。

许问好奇地接过来翻开,发现这是一本画册,宣纸薄裱,炭笔勾勒,画的正是木雕。他翻开的这一页上面绘制的也是一个雀替,一名文士在一棵松树下面跟一个樵夫说话,画面非常生动,还有点眼熟。

许问向下翻开另一页,同样的雀替,这一次画的是一间屋子,屋外有一个人正在拱手相候,屋里一个人正在往外跑,他的衣服被水沾湿了,一只手握着湿淋淋的长发,好像洗头发洗到一半,就急着跑出去迎客了。

这画面特征太明显,许问马上就认出来了,叫道:“周公握发!”

周公握发典出史记,讲周公礼贤下士,求才心切,洗头发的时候“一沐三捉发……起以待士”。

相比较而言,同典故更出名的可能是周公吐哺,但许问不久前才恶补了一通,还是马上就认出来了。

“你识得周公握发,不识得太公钓鱼?”连天青淡淡问道。

“太公钓鱼?”许问有一瞬间的茫然,接着脑中灵光一现, 瞬间明白了过来。

对啊,那个残缺的雀替,有一个老人在钓鱼的,可不就是姜太公钓鱼嘛!

而且同时他还发现了一件事情。

“雕刻愿者上钩雀替的,就是这本册子上的这个工匠!”

“有点眼力。所以你觉得应该怎么补全剩下的细节?”

“同个工匠的风格有相似之处,观察个人设计制作的风格和习惯,进行补充还原。”许问马上就想到了。

连天青点头,指指那本册子:“这本你可以带出去看。”

许问有点恋恋不舍地回头,看着身后满满当当的书架――可想而知,上面应该全部都是这样的画册:“只有这本吗?”

“多而不烂,又有何用。”连天青拉开门,扔下一句话,许问老老实实地出去了。

******

许问坐在窗边案前,翻看着这本画册。

他本来应该全神贯注进行比对,补完愿者上钩雀替,完成他的作业的,但现在他有点走神,因为他发现了一些令人深思的事情。

这本画册上画的全部都是那位不知名工匠的作品。

他的作品以雕刻为主,但基本上没有纯粹的摆件,通常都具有一定的实用性。从头看到尾,也不都是雀替,还有花窗、椅面等等,以建筑装饰为主,家具相对比较少。

他的雕刻内容主要是历史人物,场景感十足,特色非常鲜明。这也是许问很快就能认出来的原因之一。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位工匠都称得上是一位真正的大师。但在现在这个时代,想要这样收集同一位工匠的作品,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许问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本画册的笔法非常眼熟,全部出自连天青之手。

也就是说,这些作品,全部都是他亲眼见过,一件一件地收集描绘出来的。

而这样的画册不止一本,那些书架上堆积的那些册子,全部都是这样的“藏品”吗?

为了收集它们,连天青去过多少地方,见过多少珍品,花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

在来到小横村这样一座小山村之前,他是做什么的?达到了什么样的高度?

他又是为什么会带着生病的女儿,来到小横村隐居的呢?

许问一直知道自己这位师父不是一个简单人物,现在看起来,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厉害,也更加神秘了。

许问转着笔想了一会儿,就收回了心神,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回了眼前的木雕。

每个工匠大师都会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和偏好,这些东西总会体现在他们的作品上。

譬如眼前这个不知名工匠,他画的基本上都是历史人物,他将人物与景物相结合,作品里具有强烈的故事性。

而历史人物,有着自己的历史背景与风俗文化,这位工匠不愧是大师,在雕刻的时候特别注重这方面的细节。

譬如周公洗头发的时候穿着的衣服,就跟松下问樵那个书生的完全不同,跟姜太公倒有点相似之处……

不过个人有个人的喜好,他在景物和构图方面有着自己的偏好。

譬如他很喜欢竹子,经常用竹枝做背景;还很喜欢动物,松树上蹲着一只松鼠,周公屋外檐上蹲着一只乌鸦,太公钓鱼也能看见半条鱼尾巴。

这些动物和人一样,生气勃勃,还有所呼应,使得画面的故事性更加丰富。

这大师也不知道是谁,真的太厉害了!

许问越琢磨越是沉迷,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事情,也忘记了时间过了多久。

日光渐斜,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他一本画册连一半都没有看完,倒在旁边的纸上做了一大堆笔记。

连天青悄悄走过来,站在他背后看了一会儿,给他点亮了蜡烛。

许问毫无所觉,连天青走到屋外,看着找到这里来的女儿,轻声说:“许问不去吃饭了――给他端过来吧。”

许问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待遇,连林林惊讶地看了看她爹,又往屋里张望了一眼,蹑手蹑脚地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