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07 担水

匠心 沙包 3432 2021-09-07 00:44

周师兄把这些少年带到后院,给他们每个人安排了活计,让许问去担水,要把檐下的缸全部灌满。

微风习习,掠过皮肤时带来秋意的寒凉。许多信息进入他的脑海,他渐渐明白过来。

周围的一切都是真的。

荆承说他不会可以学,就果然把他送来学习了。

时空穿越?幻境?全息模拟?

那幢宅子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荆承又是什么人?

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要解决的是眼前的事情。

周师兄安排去挑水的只有许问一个人,他提起缸边木桶,用扁担挑起来,想了想,去问师兄该到哪里打水。

可能是他的表情太木讷,师兄有点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但还是告诉了他地点。

缸里的水是用来做活的,不是用来喝的,它也跟生活用水分开,需要到特定的泉眼里的去打。

许问努力记忆着周师兄说的地点,心里有点诧异。

木匠活计用的水……需要这么讲究吗?

他点点头,用扁担挑起两个木桶,摇摇晃晃地往外走。

他在城市里生城市里长,从来没用过扁担,现在第一次用竟然有模有样。这个身体仿佛天然有着这方面的记忆。

后院出去是座小山,泉水在山里。许问走上山道,往回看了一眼。

位于他身后的是一座古代的村庄,全部都是黑瓦白墙的平房,映着环绕的群山,看上去有几分秀丽。

他一边走,一边整理着脑子里涌入的信息。

现在他正位于一个古代木工作坊里,具体不知道是什么年代,他要在这里学习木工技艺,最终学成出师才算完成任务,才能回到自己所在的世界里。

就像他之前听到的那样,进了作坊不代表已经拜师了,古代想要学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半年里,他相当于“预备学徒”,需要通过师父的考验,才能成为真正的学徒,正式拜在祖师爷门下,成为这个木工作坊的一份子。

预备学徒要做的事情很多,大部分都是打杂做家务。就这,也是要托无数关系才能进来的。

泉水离山脚不远,走了约摸十分钟就走到了。

许问放下木桶,弯腰去打水,摇晃的水面上倒映出他模糊的面孔。

许问动作一停,打满水,就着水面倒影看了看现在的自己。

果不其然,他不再是现代那个二十五岁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农家少年。不过这张脸还是他自己的,他摸了把脸,渐渐就适应了。

在记忆里,他的确就是个农家子弟,家里排行第三,名字仍然叫许问,是村里长者取的。他出生的村子叫许/家屯,跟这座小横村隔了一座山。

家里很穷,只有两亩薄田和七八亩山林,养几个孩子非常勉强。小横村的姚家工坊很出名,他家里托了关系,找了中保人把他送进来。

过去在家里的记忆黯淡而模糊,许问只记得几张愁苦的脸,总是皱着眉头。临走时,那个应该被他称之为父亲的人抽着旱烟跟他说,这是家里能给他找到的最好出路,以后学出来了有了出息,家里不图他啥;学不出来死在外面了,家里能给他做的也就是收个尸。

短短两句话,许问听到了深深的无奈,也明白了先前听说的“任打任骂”绝对没有半点水分。

在这个年代,师父对徒弟有着全部的人身所有权,拜师的时候更是要签下生死文书,从此生死再不跟家人相干。

即来之,则安之,虽然直到现在他也觉得一个人修那座宅子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既然荆承给了他这个学习的机会,他就好好学吧。

许问打完水,挑起扁担往山下走。

缸很大,是空的。两桶水倒进去,只盖了个浅浅的底。

许问默不吭声地拎起空桶,转身往回走。

两趟、三趟……

挑着水走山路绝不是轻松的活计,就算这具身体已经习惯干活,四五趟下来,许问的后心已经被汗湿透了。

他再次把水倒进缸里,看了看约摸只到三分之一的水面,吐了口气,再次挑起了桶。

“喂,喂。”

他身后突然传来招呼声,许问疑惑转头,看见一个跟现在的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正在向他招手。

“我?”许问左右看看,指了指自己。

少年猛点头,许问走了过去。

记忆里没这个人,许问确定自己以前不认识他。

“你是不是得罪周师兄了,他这么整你?”少年挤眉弄眼地问他。

“啊?”许问不解。

“你这个活本来是三个人做的,他让你一个人来,不是整你是啥?”

“没有吧……我第一天来啊。”

“唔……算了。顺便教你个乖。”

“嗯?”

“水这种东西,哪里的不都一样?上山下山多累,你出门往南,那里有口井。打井水不就省事多了?”

少年拍拍他的肩膀,笑呵呵地走开了。

许问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摇摇头,还是担着担子继续上山。

他本质是个认真的人,既然被送到这里来,就想好好学点东西。偷奸耍滑的事情,不符合他的性格,他也不打算这样做。

不过一个人要把水灌完整口缸,做起来真的有点费劲。

水面到缸体一半的时候,他就有点担不动了。扁担磨着肩膀,火辣辣生疼,热气从体内最深处升起来,不断向外蒸腾,身上衣服里里外外全湿透了。

他又把一桶水倒进缸里,扶着缸沿歇了一会儿,再一次把扁担担在了肩膀上。

两个少年从他身边路过,手里抱着一些东西,有说有笑,非常轻松的样子。他们看见许问,露出一些诧异的表情,交头接耳几句,又笑了两声。

许问把这一切收在眼底,但一句话也没说。他拖着脚步,担着空桶继续往外走。

不可避免的,他的速度越来越慢。一开始,他挑一趟水只需要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到现在,一趟半小时已经算是快的了。

他被送到这里来的时候是早上,渐渐的,日影偏移,眼看着将要近午。

许问有点饿了。

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许问往外看了一眼,吐了口热腾腾的气,再次迈开步伐。

又饿又累,他已经很久没有受过这样的皮肉之苦了。

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刚刚进公司的时候。

他学历不是太好,找工作不怎么容易,第一份工作由于公司人事变动,只干了半个月就被辞掉了。因为这个,许问刚进第二家公司的时候一直很焦虑,有活抢着做,生怕再被辞掉。

那段时间很不好过。

开始工作才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懂,文件拟定与打印的格式、接打电话的话术、与客户沟通的方式……所有的一切都是大学里不会教的,他只能拼命去留意别人是怎么做的,然后一点一滴照着学过来。

身为男性,他还主动抢着做一些体力活。各种资料成山成海,展会布置要在时限内完成,工地上还要帮着工人一起拿工具搬材料……那时候的辛苦绝不比眼前逊色。

相比之下,现在他的心情是安定的,看着缸里的水一点点满起来,他甚至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许问下山的时候,在泉眼流下的小溪里洗了把脸,对着溪水中自己的倒影笑了笑,直起了身子。

下午最热的时候,他终于把大缸全部灌满。

他一屁股坐倒在缸边,汗水迅速在身边积起了一个小水洼。他正在喘气,一片阴影走过来笼罩在了他的头上。

许问抬头,看见周师兄和他未来的师傅站在一起,师傅换了一身短打,看上去比早上的长衫适合多了。

许问站起来,默默地退到一边。

姚师傅打量了一下他,问周师兄:“你把担水的活给他了?”

“这小子傻愣愣的,也就配做点粗活,担水不用脑子,正适合他。”周师兄笑着说。

许问看了周师兄一眼,没有说话。

姚师傅一脸似笑非笑,走到缸边,伸出右手。

周师兄递了一个瓢到他手上,姚师傅舀了一瓢水,小尝了一口。

只这一口,他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点点头说:“木是木了点,但是个老实孩子。”

许问瞬间明白过来,有点庆幸。

这木匠师傅跟老茶艺师一样,竟然能尝出是哪里的水。要是他真的学了“乖”,现在马上就得现形。

认真做事,果然是有回报的……

恰好就在这时,他的肚子咕的叫了一声。接着又是一声。

“没吃饭?”姚师傅居高临下地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