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18 适合你

匠心 沙包 2487 2021-09-07 00:44

此时的林谢,跟三个多月之前许问见到的完全不同。

许问第一次见到林谢就觉得他不对劲,那时候他身穿奴仆的布衣麻服,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也被弄脏了。但他脸颊脖子上露出的皮肤、手的皮肤、手部的形态,甚至站立行走说话的姿态,都跟普通人不一样,处处都透着他“上等人”的身份。

但要是换了现在的林谢,许问可能还是会认出来,但可能不会那么轻而易举了。

三个多月,这个年轻人身上的变化无比巨大,简直像换了个人一样。

许问留意到,他穿着普通役工所穿的麻织帆布工装。

这种麻布帆布是倪天养和秦织锦夫妇合力发明的,比棉织帆布便宜易得,比普通的麻布细密舒适且结实,当然没前者舒服,没后者便宜,但综合起来优势非常明显,成为了逢春城工匠最常穿的服装。

当然,虽然许问想了很多办法,秦织锦那边也想了很多办法竭尽了全力,但产量始终有限。

于是许问索性换了个思路,这工装不卖,而是当作奖品,把奖励的方式公开给所有人。

奖励方式一共十条,囊括了他们日常工作的各个方面。

有持续性地在自己的工作里取得比较好的成绩的;有开动脑筋创新工作方法获得认可的;有在工作之外的学习中取得很好成绩的……

这些项目都能获得额外的工分,也能使他们在工作中的地位得到改变和提升,而最直接的奖励之一,就是这样的深蓝色工装了。

它穿起来笔挺精神,行动方便,还非常的方便耐用,很快在工匠里风行起来,人人都以得到它为荣。得到第一套的,也想方设法想要得到第二套――可以换洗嘛!

所以一时间,新工装在成为了工匠们最值得炫耀的勋章,成为了极大的激励他们向上的动力。

林谢走过来,看见许问正看见自己的衣服,跟着也低头看了一眼,笑着说:“真没想到,挣个衣服,你也能玩出花。不过也别说,刚刚走过来,一路都有人看我,那感觉……”他挺了挺胸,荣光焕发,“还挺美的!”

许问跟着也笑了。

林谢身份非常特殊,绝不是那种从小到大缺乏关注的人。但这时他抬头挺胸的样子,绝不是在作假,而是真心在为身穿这套衣服感到骄傲。

而且许问清楚地知道,他这套衣服不是通过特权弄来的,而是像这里的每一个普通工匠一样,靠自己的双手或者头脑挣来的――他工作扎实,还针对某项技术提出了改进方法,现在被整个新城工地普遍使用,确实配得上这套衣服。

“很适合你。非常精神。”许问笑着说。

“嗯!”林谢重重点头,跟着他一起往外走。

许问还在打量他。

他说适合,不光是这衣服很合体,最重要的是两者的精气神也是完全统一的。

现在的林谢,比刚认识的时候黑多了,皮肤很粗糙,头发也枯了不少。但他眉目间的那种文秀的软弱之气完全消失了,整个人变得刚强起来,目光明亮而坚定,仿佛已经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应该怎么去做一样。

短短三个月就能有这样的变化,很惊人,也充分地表示,他本来就有这样的潜质,只是被挖掘出来了而已。

林谢现在来找他不是为了闲聊,而是在工作中有一项技术方面的难题,需要找人来解决。正常走流程的话需要一段时间,比较麻烦,于是林谢就过来找许问了,看看能不能走个后门。

这种后门,许问当然是不会拒绝的。他仔细询问了那项技术的详情与各项数据标准,林谢对答如流,非常熟悉。

许问很快给出了答案,不过他很小心谨慎,指出了其中可能存在的几个问题,又约定了到时候过去 现场,亲眼看一看。

林谢掏出纸笔,把它们记了下来――非常普通的毛笔和纸块,还是随便沾了沾口水打试了笔就开始写的,现在的他,确实跟以前完全不同。

处理完这件事情,林谢道了谢,转身就要走。

走出两步,他若无其事地回头,面向许问,突然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忘记跟你说了。最近我有个兄弟,将从京城远道而来。可能这两天就会到。他脾气不太好,你要小心点。不过也没事,我会帮忙的。到时候闲下来再跟你说一些这废物的事情。”

说完,林谢挥了挥手,脚步很快地走了。看来对他而言,这个远道而来的兄弟远不如手上的工作来得重要。

许问看着他的背影,扬了扬眉。

对于林谢的身份,他是有过猜测的。

他很有可能就是皇帝的儿子,但他在宫里应该不是很受关注,按照他以前看过的电视或小说什么的,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生母的身份不够高贵之类。

不过生母不够,养娘来凑。他应该是被抱养给了“贵妃”岳云罗,归到了她的名下。

许问不清楚岳云罗跟皇帝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之前偶尔听她提到,不像再婚的丈夫,反而更像同事友人,没有太多的亲密感。

但两人之间的真实关系并不会影响岳云罗在宫廷中的地位,至少在名义上,她就是个贵妃,身份很高。

林谢被认到她的名下,对他来说是个很大的提升,至少会获得一定量的关注。

但为什么他会离开京城,不远万里地来到龙神庙呢?

他又为什么会主动跟随他们,来到西漠,一副暂时不会再回去的样子呢?

在他们这个阶段,在皇帝面前刷存在感,可也是很重要的……

许问有一些猜测,但没有去问。

这是林谢的私事,他没有主动说,他也没有去问的必要。更何况,现在的林谢,无论言行,都是一个最普通的工匠,还是比较优秀的那种。

他乐在其中,许问也乐见其成。

至于他这个兄弟……

可能会有些麻烦,但那又怎么样呢?

现在的逢春城,与大周其它所有的地方都不一样。

是他许问的逢春。

他微微一笑,迎着堆积如山的花岗岩走了过去,初升的太阳照在高高的石堆上,反射出耀目的光线。

不过这时候林谢和许问都没想到,那人来得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此时此刻,他的马车已经停在了城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