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80 三个项目

匠心 沙包 2454 2021-09-07 00:44

“项目很多啊。”许问看完方案,若有所思地说。

“难得遇到您这样完全合意的合作对象,当然要可着劲儿压榨了。”常思危哈哈笑,玩笑话里带着一些真心。

六娘子厨下手脚十分麻利,许问也没看多久,他们就把菜一样样地上上来了。

蔡记私房菜卖的是定食套餐,每人一份,小盅小碟装着,食器皆美。

各种菜色依序上上来,色彩清爽又丰富,香气或浓郁或淡雅,混在一起不仅不会冲突,反而互相衬托,前阵子着就让人很有食欲。

常思危招呼他们吃,不愧是这位大老板常来的地方,确实美味非同寻常。

许问一边吃,一边还在思考着刚才看到的方案。

总地来说,一共三项。

第一项,易讯公司决定全面深入地推广传统文化,将其作为长期的、持续性的方针方案,体现在VI设计、活动流程等种种方面。

为此,易讯公司想要聘请许问作为顾问,对此进行指导。

第二项,易讯公司想要新修一个工业园,既然已经确立了新的企业文化风格,新工业园当然也是要走华夏风的,对此,他们也想请许问来当这个主设计师。

第三项,回到易讯公司的老本行、当前的核心业务之一,他们打算制作一款名为《班门锁》的游戏,游戏的核心元素,就是常思危花了一亿八千万买下来的这套班门锁。

看到最后一项,许问还是挺服气的。

人家买艺术品是为了收藏,常思危除此之外,还准备用它来挣钱。

可想而知,以易讯公司的体量和实力,这款游戏要是能做起来,收入根本不是一亿八能打住的。

这样算起来的话,常思危花了一亿八,买了这件班门锁,买了一个游戏创意,还买了跟许问的关系,真正一举多得,太划算了。

“第一项没问题,我可以当这个顾问。”许问一边思考,一边缓缓说道。

易讯公司有这样的计划,影响力必定巨大,他当然乐见其成,也愿意为此贡献自己的力量。这么大的项目,顾问肯定不止他一个,需要花费的精力有限,不至于影响他的正事。

“第二项只能说抱歉了,我未来的主要工作必定是修复许宅,恐怕接不下这么大的任务。”

“也没关系,那能请许先生当个设计顾问吗?就像对蔡记这里一样。”常思危了解情况之后,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立刻退而求其次。

说起来,许问身上还挂着一个监理的职位呢。在其位谋其职,看来有空要去清遇看看了。

“这个应该没问题,具体得看两边的时间安排。”许问想了一下遁世的事情,保守答应。

至于第三项,方案中对许问的职责规划得更多一点,需要他提供技术支持。甚至从某个一方面来说,他是这个游戏的技术核心,很多事都需要他来做。

这一项许问略微有些犹豫,但思考良久之后,同意了下来。

计算下来,班门锁里一共藏了一千零八种不同的技术,囊括了一共五个门类,里面有他从各种学来的,也有在进境之后,受到启发自创的。

这些技术不少都是工作中的灵光一现,但现在他也记得清清楚楚,如说家珍不说,也可以完全把它们详述出来 ,教给其他人。

一方面是受到连天青的影响,另一方面是他自己的本性,许问从没有敝帚自珍的想法。

他巴不得有人来向他学习,他好把这一千多种技法全部教出去。

但问题在于,第一,没人来学;第二,他没时间教。

教学生是件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的事,他要重修许宅。当然,在重修的过程中他可以带一些学生,但数量总是有限,教学质量也有限。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前一件事。

用一句现在比较时髦的话来说,传统技艺这一件现在内卷化严重。

很多时候,它就像一个小圈子里的自娱自乐,总是那些人在玩,新人不仅很少加入的,甚至很多流失的。

就像现在,昨天许问特别留意过,那些围在门口叫他一声先生的,基本上都是老工匠了,没什么新人。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班门的小平头张毅就是其中一个。但这真的太少了,完全不足以支撑起一个行业的传承。

所以,常思危提出的这个方案让许问心动了,非常心动。

以班门锁为题材,做成一个融解谜、探险、对战等为一体的大型游戏,旨在推广传统文化,教学传统技艺。

许问是个货真价实的现代人,游戏这东西有什么样的魅力,他当然是很清楚的。

这个游戏做得好的话,势必会吸引很多人,尤其是青少年。

就算不能吸引他们从事这一行,让他们对这一行有所了解也是好的。

基数大了,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老实说,他一点也不怕常思危挣钱,他就怕他不挣钱。

在这种事情上,能够双赢当然是最好的。

“这项我没问题。”许问很快做出了决定,道,“不过我还希望看见更进一步的策划方案,好从中找到介入的角度。”

“那太好了!”常思危笑了。

他格局很大,来找许问确实更多地是为了方案的前两项,尤其是第一项。但他游戏发家,很清楚这样一款游戏能做到什么,也很清楚许问为什么会对这一项格外感兴趣。

“现在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回头我会督促下面完成更具体的方案的。到时候具体的合作方式和薪资方案,我也会一并发过来,细节内容,再慢慢商量。”常思危向着许问举杯道。

许问从不假清高,而且他现在确实资金短缺,九千万都填不了这个空,剩下的当然要多多益善。

“行啊,那我就等着了。”许问回以致意。

武斯恩一直旁听没有插话,这时听见他们达成一致,非常兴奋,甚至轻轻挥了挥拳头。

他一直在为这样的目标拼尽全力,而现在,眼看着它渐渐成形了。

许问三天之力,顶他十年之功。

武斯恩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他一点也不失落。

他很高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