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116 缺失

匠心 沙包 2442 2021-12-11 07:27

“我知道。”郭.平回答。

他仍然凝视着那块木头,表情和声音都非常淡然,全身上下一丝多余颤抖也没有。

这其实在许问的预料之内 ,但实际听见他这么说,还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有点不太淡定。

“双生兄弟,一直在一起工作,再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他。你知道把他留在降神谷,他会努力戒除忘忧花,也知道受到忘忧花严重影响的他,必然只有死路一条!”许问紧盯郭.平,声音缓慢,压抑着很多东西。

“不对。”听到这里,郭.平突然抬起眼睛,扫了许问一眼,摇了摇头。

“郭安性子很软,喜欢好茶好菜,爱吃评书,喜欢享受。我临走的时候让栖凤给人打了招呼,郭安想要忘忧花的话,随他取用,让他安安心心地过完最后一段日子,人能舒服快活一点,那就足够了。”郭.平平平淡淡地说,甚至有些理所当然的样子。

许问脑海中掠过那张看上去与郭.平一模一样的面孔,无名的怒火突然间从心底烧了起来。

他咬了下牙,轻声道:“所以,你并不知道他是为什么死的。”

“用了忘忧花,到他那种剂量的,最后只有一个死字,只是早晚而已。忘忧花,本来就是毒花。”郭.平说着,想起许问之前的话,皱了皱眉,“不对,听你的意思,郭安努力戒了毒?是因为别的原因死的?”

许问突然想起件事,也有点疑惑了。

“是。他意识到忘忧花毒瘾给他带来的危害之后,他就一直努力控制自己,让自己不要再继续服食。但是,毒瘾给肢体带来的损伤不可逆转,他无法再完美控制自己的身体,无法完美完成自己理想中的作品。他因此绝望,在把一身技艺全部传授给我之后,烧毁了忘忧花田,也烧死了他自己。他,是自杀的。”

许问深吸口气,问道,“当时栖凤与他里应外合,借着火灾带着族人遁去,来到五老山。不然,郭安根本不可能得到原油,也不可能把它带进降神谷。这件事,栖凤没跟你说过吗?”

郭.平安静地听着,听到这里,他嗤笑一声,斜了许问一眼,“她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事?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她是个聪明女人,她知道我不会关心,所以压根儿也没跟我讲。再说了,她也不是很在意这件事,她知道,我当初把郭安送进降神谷,就没打算让他活着出来。他求仁得仁,已经圆满。”

他说得理所当然,包括许问在内,周围几乎所有人都听呆了。只有站在最后面的黄桅与连天青,相互对视一眼,非常现代地耸了耸肩膀,好像这一切,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一点也不奇怪。

许问呆怔了一会儿,听见了身后连林林的声音:“可是,他是你的兄弟!亲兄弟!你怎么能这么不管他的死活?”

“我没有不管他的死活。”郭.平似乎有点懒得理她,但停顿了一下之后,还是叹了口气,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做错了什么?救了郭安的命?他想要什么,就给他什么?最后也是他想怎么死,我就随便让他怎么死?”

连林林语塞,竟然有点无法反驳,郭.平冷冷地道,“他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还要我给他把屎把尿,操办后事?”

连林林咬着嘴唇,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许问拉了一下她的手,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把目光转移到了郭.平面前的那段木头上。

这是一段非常好的木头,正宗的楠木,直径大约有两尺五,高度约有一丈,上好的材料。

许问只扫了一眼,就看向郭.平,问道:“你打算用这个做什么?”

说到这个,郭.平明显兴奋了起来。

他的眼中有了热度,很积极地反过来问许问:“有了点打算,还没完全想好。在你看来,你觉得做什么比较好?”

许问走过去,从头到下把这块楠木全部摸了一遍,停顿片刻后,脸上露出了一些惊异的表情。

“这段木头,很特别啊。”他又确认了一下,说道。

“不愧是天工三境,离天工只有一步之遥的天才。竟然这么快就看出来了,天人合一已臻化境。”郭.平跟之前比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着许问大肆夸奖。许问夸了这段木料,对他来说比夸了他自己还开心。

许问也点了点头,说:“它生长的时候遇到了很多灾害,但这反倒给它带来了不少好处,让它内部的生长结构变得与众不同。它内部有一些裂痕与结疤……”

他一边说,郭.平一边点头,一脸欣赏与赞同。

连林林非常讨厌郭.平,看见这种情况心里很不舒服,但她看了许问一眼,什么也没说。

郭.平跟许问讨论了一阵子,主动把自己的设计图拿出来给他看。

跟他兄弟郭安一样,他的设计图也是画在木板上的,一大叠。

看得出来,木板上的内容经过反复修复,刨过很多次,有的已经很薄了。

许问接过来翻看,发现他的画风与设计风格都跟郭安有些类似。

这两兄弟几十年时间一直呆在一起,相互浸染,有些东西早已不可分割。

许问认真专注地看了一阵子,郭.平一直盯着他,脸上带着一些笑容,满眼都是期待。

许问没有说话,一张张木板全部看完,把它放到一边,然后解下自己的背包,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递给了郭.平。

那是一叠纸,钉在一起,形成了一本册子。

郭.平疑惑地翻开,看见第一页,脸上的表情就发生了一些变化。嘴唇抿起,笑容消失,瞬间又恢复成了之前的冷淡。

一页页翻下去,郭.平的表情再次变化。

惊疑不定,兴奋,喜爱,羡慕,嫉妒……

无数的表情接连不断地出现在他的脸上,层次分明,每一种都非常清晰。

许问给他的是郭安的遗作,他没能完成的那个。

郭安也正是因为失去了完成它的能力,才绝望自杀的。

很明显,同样是基于材料本身的木雕设计,郭安完败了郭.平。

这不是所选材料的不同,也不是个人能力的差别,而是从根本上,郭.平就比郭安少了些东西。

说不清道不明,但确实存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