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96 焦虑

匠心 沙包 2745 2021-09-07 00:44

“收声!依序上前!”

兵吏一声大喝,考生们停止交头接耳,按照各自的门类重新排成了队伍。

木工类依然排在最前面,陆续走到城墙下木台后方站定。

没过多久,三名考官出现在城墙上,许问抬眼看去,又一次对上孙博然的视线。

孙博然看他的眼神明显跟之前几次有所不同,似乎有些狐疑,又有些探究,而且并没有马上移开,而是盯了他好一会儿,直到旁边云远际出声。

“孙大人。”云远际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主考官开口,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孙博然这才清了清嗓子,从许问身上移开目光,俯视下方所有考生。

“昨天头五轮评分,咱们是先开讲,再评分。今天后二十五轮,我们倒过来,先评了前两项分数,再开讲。不过不是所有人都能上来讲。”

说到这里时,他声音一顿,环视了周围一圈,才慢吞吞继续开口。

“前两项评分加起来超过六十分的,才有资格上台,获得得到第三项评分的机会。”

说完,他直接邀请两位副考官,“走,下去看看吧。”

他说得轻松,但昨天那个书吏已经迅速提着笔跟了上来。书吏身后又有两名小吏,捧着一大块木板,木板上铺着宣纸,显然考官们评完分数,马上就会被登记上去,成为考生们正式的结果。

云刘两位考官含笑点头,一起跟在孙博然身后,相携走下城墙。

这时,许问身后传来了一大片喧哗声,几乎每一个考生都开始议论起了孙博然刚才的话。

“就是说嘛,我们之前就在说时间肯定不够,考官得想个别的办法出来,这不就是了?”庄守恍然大悟。

“也挺有道理的,东西都做不好,考官凭什么要听你扯那么多?再怎么说得有个条件嘛。”陆鹏举跟着点头,很能理解。

不仅是他们,其他很多考生也很快就心平气和起来,迅速接受了这个新规定。

许问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但在心里摇了摇头。

按照昨天的进度,五天时间明显不够,这件事他昨天就想到了。他当时就在好奇主考方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现在他们果然给出了应对的方法。

不过,这样做真的好吗?

考试没有固定的制度与标准,昨天面试自述环节是事到临头才跟他们加上的,今天这符合标准才能自述也是临时加的。也就是现在的平民在皇权下逆来顺受惯了不会反抗,换到他自己的时代的话,铁定早就被喷成狗了。

“太不公平了!”

这些话许问只是在心里想,并没有说出来,但是紧接着,旁边就响起了一个声音,愤愤不平地表示。

他回头一看,又是万永安。

“怎么昨天不通知?而且时间不够明明是考官们没安排好,凭什么搞这种差别待遇?”

万永安小声叨咕,周围的人都听见了,都在看他。

“呃,你昨天该讲的都讲了,分数也挺高,对你没什么不公平的吧?”庄守愣了一下,表情有点怪怪的。

“切,公不公平,还要看我有没有占到便宜?”万永安又翻了他一个白眼,不屑地说。

庄守的逻辑能力明显没到这一块儿,想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倒是许问,盯着万永安看了很久。

万永安也只能发发牢骚,并没有资格也没有胆量反抗主考方的决定。

几句话工夫,孙博然等人已经走了下来,到达木台旁边。

还是这边的事比较重要,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去。

木台不高,只有约摸一尺,考生们探个头就可以看清上面的东西。

台子上摆的是各考生的百宝箱,一个间一个,顶上底下,排列得整整齐齐。

孙博然走上台子,随手拿起一个,翻开底部亮给众人。

可以清楚地看见,百宝箱底部的一角多了一样东西,那是一块方形的木牌,只有麻将大小,上面一片空白。

孙博然指着那块牌子介绍道:“我们在每个箱子的底部都粘上了这样一块木牌,它的正面紧贴箱体,上面注明了百宝箱的编号,一一对应到各位考生。一会儿我们考官会现场评分,评完后现场揭牌,分数在六十分以下的考生直接退到一边,失去陈述的资格――可听清楚了没有?”

考生们互相对视,纷纷点头。他说得很清楚,没什么不明白的。

孙博然点头,转身面向两位副考官:“请二位一起登台,评分即刻开始。”

这还是孙博然的风格,说来就来,不多哔哔。但考生们的心还是马上就悬了起来。

还没被评分的担心自己的分数,被评了分的担心有人超过自己。

“第一项四十五分,第二项三十分,两项相加三十五分。甲字三十八号。”

三位考官一碰头,分数马上就出来了,书吏提笔登分,马上就有衙役过来指挥甲字三十八号站到木台的左边。

他两项总分超过了七十五分,拿到了面试资格,顿时就松了口气。

其他考生齐刷刷地瞅着他站的位置,意识到这是合格等候区了,又齐刷刷地瞅向台上的考官。

“第一项三十分,第二项二十五分,两项相加五十五分。甲字四十九号。”

宣纸上添上新的分数,甲字四十九号考生一脸的如丧考纰,站到木台右边。考生们心有戚戚哉,很快又是一脸庆幸――不是自己,真是太好了。

“第一项三十分,第二项二十分,总五十分。甲字一百二十九号。”

右边又添一人。

“第一项二十分,第二项十五分,总三十五分。甲字一百七十号。”

右边第三人。

这两人的序号比较靠后,分数也打得非常低。如果说甲字四十九号还有一点希望进入合格区的话,这俩从一开始就没了机会。

“越往后分数越低啊……”庄守留意到一件事,小声叨咕。

“完成分也越来越低了,而且质量分总是没有完成分高的……”陆鹏举也留意到了,还点头补充了一句。

“还没到我,好紧张……”庄守焦虑地啃起了手指。

“你俩编号多少?”许问问道。

“五十七。”庄守。

“七十八。”陆鹏举。

“完成没有自己心里应该有数吧?照这个趋势,完成分高的话,质量分也不会太低,六十应该不难。”许问安慰道。

“大体是做完了,但雕花时间不太够,做得草了。看这样肯定是要扣分的,扣多少就不知道了。”庄守叨咕道。

“我也差不多。应该……能行吧。”陆鹏举说。

但分数一刻没出来,就一刻放不下心。

他俩都是和光县的,排名其实都比较靠前,没被叫到只是运气问题。

而此时,书吏笔下,宣纸上,属于于水县的分数仍然只有昨天五个,一个也没有增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