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77 这个留下

匠心 沙包 2612 2021-09-07 00:44

岑小衣这一顿操作可真是太绝了。

刘胡子一通怒骂,首当其冲的其实就是岑小衣。

刘胡子要收寿礼有一半是被邓知府强迫的,邓知府说得再冠冕堂皇,背后为了谁是不言即明的事。

岑小衣通过邓知府走关系,想提前在孙博然和这么多考生面前露脸,算是这件事的主要祸因。

而他做出的那扇屏风完全不顾刘胡子的喜好与需求,装饰性大于功能性,个大没地放,设计风格富贵堂皇,跟孙博然从刘胡子那里学去的截然相反。

刘胡子骂出去的话,可以说字字句句都是针对着他来的,他根本百口莫辩。

结果岑小衣倒好,既然辩不明就不辩了。

他直接爽快地道歉,完全顺着刘胡子的话说,仿佛真的理解了他话里的含义,态度非常真诚,一点迂回也没有。

如果不是许问因为之前的那些事情对他心存定见,也要真的相信他被一棒打醒,真心悔悟了。

对于刘胡子这样的人来说,不解释比解释是优秀一百倍的处理方式。

然后岑小衣说完话,转身就走,不留给刘胡子继续追问的机会,也让自己的再次亮眼令人印象深刻。

果然,刘胡子注视着他的背影,表情有了些变化。

“这小子……虽然有点误入歧途,但还算有救。”他转头对孙博然说。

孙博然收回目光,也点了点头。

真的厉害。

那边对话声音虽然不大,但还能是让人听得清楚的。许问低下头,在心里又重复了一次。

岑小衣一走,刘胡子也有些意兴阑珊了。

他扶着孙博然的手,坐回到自己的马扎上,挥手道:“行了,没劲,都把自己的东西拿回去吧。老头子活了九十岁,从来没收过礼,现在也不想收!”

说着他指了指刚才帮岑小衣搬东西的两个捕快,“这扇屏风,你们给他搬回去。”

“我们并不……”捕快惊了一下,试图解释,但在刘胡子淡然的目光下,声音渐渐变小,“是。”

人群僵凝了一阵,几个捕快小声商议了几句,开始收拾岑小衣那扇屏风,把它抬走。

这仿佛是一个开始的信号,接着更多的考生走上前去,一样样拿走自己的礼物,转身离开。

不管他们有没有把刘胡子的话听进去,孙博然的意思已经表示得很清楚,继续把东西留在这里不是讨上峰欢心,是纯粹的自讨没趣了。

人群来来去去,没有说话,但仍然有些嘈杂纷乱。

刘胡子安静地坐在马扎上,看着周围纷扰的人影,感觉有点萧索。

孙博然站在师父身后,不知从哪里摸了把蒲扇,开始给师父扇风。

有人殷勤地上前想要接过蒲扇帮忙,孙博然摇摇头,固执地拒绝了。

刘胡子没有去看徒弟,目光在垃圾场里游移,不断落在那些打开的箱子盒子上。

“我们也去收拾吧?”此时,许问正注视着刘胡子,一脸的若有所思,突然听见旁边齐坤的声音响起。

“嗯,过去吧。”许问如梦初醒,点头道。

三人一起上前,先去收拾了齐坤那个箱子。其实他的东西不算太大,就是装进去的时候需要小心包裹,以免移动时撞伤。

虽然是个没送出去、还被斥了一顿的礼物,但三人还是收拾得很小心。

“这是你们悦木轩的拿手绝活?”吕城艳羡地看着那极致精美的玲珑球,忍不住小声问齐坤。

“嗯,是齐家祖传的。齐家最早就是做这个积攒了一点本钱,慢慢做起生意的。”这些不是秘密,齐坤也小声回他。

“齐望峡还健在吗?”

刘胡子的声音突然扬起,熟悉的名字让齐坤怔了一下,迅速转身垂手应道:“家祖父已于五年前过世。”

“哦?”刘胡子的表情动了一动,接着叹了口气,“又一个吗。活得太久就是这样,眼看着熟悉的人一个个不在,最后能留在身边的,只有这些手艺。”

许问听见这话,突然抬头,刘胡子脸上无悲无喜,叹息中也没有伤感的意思,好像早就已经习惯了。

“师父你还有我啊。”孙博然突然道。

“你?百工试完了,你也要回你的京城了吧。”刘胡子说。

“我,我可以……”

“闭嘴!”孙博然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刘胡子打断。老人头也不回地斥道,“想清楚再说话!你现在回来,当初我为什么要送你去京城?人可以没了,东西一定要留下!”

刘胡子声音不算大,但落地有声,震得孙博然直接低下了头。

许问瞬间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注视着刘胡子,心里有些震动。

而这时,吕城突然”呀“的一声叫了出来,跑到另一边叫道:“小心,这是我们的东西,别踩坏了!”

之前孙博然不小心把他们做的微型家具打翻了,掉了一地没收拾,现在其他考生来来去去地收拾,其中一人一不小心险些踩了上去。

吕城立刻冲过去阻止,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手托起那人的脚,另一只手则小心翼翼地把只有半个巴掌大的小家具拣了起来。

[八一中文网 www.zw-du.me]

“几个玩具,有什么好小心的。”那人一眼瞥见,随口嘲讽了一句。

“那也是我们花了十天时间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吕城不满地反驳,跪在地上把一件件小家具放回到盒子里。

这边的动静不算太大,但还是引起了刘胡子的注意。他很随意地瞥过去一眼,盯着盒子里的小家具就不放了。

“小家伙,把那个拿过来给我看看。”他命令道。

吕城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旁边齐坤连忙提醒,木盒连同里面沾满了泥土的微型家具一起被送到了刘胡子面前。

刘胡子拿起其中一个,眯着眼睛看上面雕刻的图案,用粗糙的手指轻轻擦去了上面的污泥。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把它放回去,又拿起另一个,轻轻抚摸,细细观看。

他一直沉默着,直到看完全部的十件家具,他才看向吕城,轻声问道:“这是你们自己做的?”

“许师弟画的图,我动的手,我俩一起做的!花了整整十天呢!”吕城清脆有力地回答。

“整整十天……有意思。”刘胡子短促地笑了一声,向徒弟招手,“博然你来看看。”

自从刘胡子那句话之后,孙博然就有些走神的样子。这时听见师父叫,才低头去看他手里的东西。

只看了两眼,他就“咦”了一声,手里的扇子停了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