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97 不能出事

匠心 沙包 3441 2021-09-07 00:44

这两人比许问和余之成和平多了。

他们发生争议的那段其实跟五连山情况也有点类似,属于地势转变的一个难点位置,都想借机把它划到自己这边来,方便到时候多要点预算。

不过这两人以前就是旧识,这时讨论起来有商有量的,最后也打算先搁置,拿出详细的方案来,谁的更合适就归谁。

其实从某个角度来说,余之成也是这样做的。

许问那几本装订完整的正规方案拿出来,仿佛给他们制定了一个标准:别来虚的,就务实,就应该照着这样做!

许问在旁边听着那两人讨论,感觉也很明显,卞渡在京城的地位更高、人脉也广,而李溪水对当地、以及争议段落的情况更熟悉。

这跟看到他们时的第一印象并没有什么出入。

想到这里,许问心中突然微微一动。

他本来是站在放着画卷图纸的长案旁边的,这时缓缓踱过去,在御座下面的几案旁边盘膝坐下。

坐在他隔壁位置的,就是余之成。

朱甘棠等人和余之成的手下都在孙博然附近,三五成群,一边听其他主事争执,一边讨论着什么,这一片地方只有他们两个人,显得非常安静。

各自端着茶杯,喝了一会儿茶,许问转头看向余之成。

这一转头,正好对上余之成的目光。

原来余之成也一直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许问,算是被他抓了个正着。

不过面对许问这种小年轻,余之成也没什么尴尬回避的,反而迎了上来,微笑着问道:“许大人远从西漠而来,可否有在我吴安逛过?我倒有几个地方,值得推荐一下。”

他带着笑,语气平和,仿佛一个普通人在对远道而来的朋友推荐本地特色,一点也看不出不久前两人还针锋相对。

“没有,我们赶路赶得急,昨天宿在了城外,今天早上才进城。”许问如实回答,笑了一笑道,“进城直奔大唐宫,真是辉煌壮观,让人震惊。”

“哈哈,那是的,不过我吴安繁华,更显旧唐遗风,值得一看。”余之成亲切地说。

他是晋中知府,许问一介白身,还是个工匠。

近几年来,大周工匠地位在不断提升,但官和民,士和工总归有些差别。

此时余之成态度亲切,许问还是从这亲切里看出了另一些东西,知道十年不到的提升,跟千年以来一直延续的固有观念终究是没法比的。

不过许问心平气和,不会因为余之成的态度产生任何的波动。

他垂着眸子,注视着建盏中清澈的茶水,突然抬眸看向余之成,道:“说到吴安一带的景致,我昨晚在城外驿站住宿,听说城外有座龙王庙,庙里有座照壁,题有先帝笔墨。不知是否有幸前往一观?”

“哦?”余之成面色异色,随之苦笑起来。此时他杯子里的茶喝完了,身后一名小厮提起茶壶,准备倾身上前。

许问随手接过,注水之盏,替余之成斟茶。

他的手非常稳,茶至七分即止,水面上有小小的涟漪,速度很快地变小消失了。

“说到这个,先帝笔墨确实是有的,现在也还在,不过这事,是有点闹了乌龙。先帝误把鱼鳞河当汾河,龙王险些因此迁了住所。”余之成笑着说,“但天子金口玉言,龙王庙也必是龙王庙。本官每年都会去龙王庙拜祭,今年还没去过,回头会议结束,倒可携小友一同前行。”

“好啊,那先多谢大人了。不过……”许问先是一笑,然后皱起了眉。

“什么?”

“听说鱼鳞河涨水严重,随时有可能决堤。会不会……大水冲了龙王庙,冲毁了先帝遗墨?”

他说得有点谐谑,脸上带着一点笑意,但说话的时候,眼睛紧紧盯着余之成,不放过他表情的任何一点变化。

余之成表情微变,手指轻点两下桌子,身后的小厮立刻上前了一步,俯首贴耳。

“去叫余之献,问问他……”余之成声音不大,三言两语交待完了,小厮立刻起身离开。

许问在旁边听得很清楚。

余之献?

这名字听上去跟余之成同宗同族,像是兄弟的感觉,而且听余之成话里的意思,鱼鳞河包括东岭村一带,都在他的管辖范围内。

所以现在余之成要问情况,也是直接问他。

这是……袍带关系?

许问不动声色,只在心里想。

果然不愧是晋中王,这种事情,做得一点掩饰也没有。

这时代消息传得没那么快,小厮出去了好一阵才回来,轻声道:“大爷说了,他知道龙王庙要紧,看得很严,必不能让它被冲了。大人要去,随时可行。”

“不错。”余之成很满意的样子,点了点头,转向许问,笑吟吟地道,“许大人不用担心,晋中一带,俱在我掌握,必不可能出事。”

许问垂着眼,好像没听见他俩说话一样。片刻后,他抬起眸子,微微一笑,道:“确实,龙王庙重地,必不能出事了。”

这时,晋北至京城一段的两人已经讨论完了,那边传来嘈杂的声音,孙博然等人纷纷回座。

余之成看向那边,没留意许问话里更多的意思。

许问也没再说什么,站起身,迎接过来的那些临时同僚,注意力也转了过去。

…………

卞渡和李溪水总地来说挺和气,但还是经历了一番唇枪舌战,各自摆道理讲细节,寸土不让,想为自己争取各大的范围、更多的权益。

最后,那个争议区段,以李溪水七成,卞渡三成的比例最终确定。

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划分完各自的势力范围,并不代表他们就只被局限在自己的范围里埋头干活了。

两个区域相接的地方,必然还有很多需要配合的地方。

总不能你的渠宽百米,我的只有八十米,那怎么对得上?

总之,第一天的会议大致到这里为止,后面还有几个,会进一步商议确定很多细节。

等到会议结束回去之后,马上就要动工了。

会议结束,侍女托盘而入,端上各种美酒佳肴,一一摆在了各人面前的案上。

酒是美酒,余之成端起杯子,就要一饮而尽,孙博然微微笑着,道:“明日会议还要继续,各位尚需节制。”

他说话的时候,余之成稍微停了下动作,结果等孙博然说完,他朗声笑道:“各位今天齐聚一堂,是难得的缘份,我先敬大家一杯!”

说完,饮酒亮底,还是把那杯酒喝完了。

孙博然淡淡瞥他一眼,笑了一笑,没有说话。

有了余之成带头,酒席上大部分人都还是挺放得开的。

没一会儿,侍女抱上来的那瓮酒就被喝了个干干净净,又上了一瓮。

许问向来很少饮酒,一开始陪了一杯,后来都没怎么喝。

他在旁边看着,跟他一样的只有孙博然。李溪水明显一开始不打算多喝的,但被强压着喝了三杯,情绪渐渐起来,就开始自己主动举杯了。

余之成不知道抱着什么心理,也来要求许问喝,许问一开始陪了一杯,后面拒绝地非常坚决。

他是立志天工的,酒饮过量,会对肢体产生不可逆转的反应,他绝不可能放纵自己。

余之成惯经酒席,很擅于强迫别人,李溪水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多喝了两杯的。

但许问也非常坚持,两人一时间有点僵住了。

幸好这时候孙博然出面,帮忙缓了颊。

孙博然也是工匠出身,但一路走到现在,官职地位已经不低于余之成,常常出没于皇帝面前,颇得信任。

更何况,这次孙博然主持万流会议,余之成只是一个分段的主事,至少在会议这段时间里,两人的地位是略有差别的,余之成必须给孙博然三分薄面。

所以最后,余之成还是举着杯子,深深看了许问一眼,起身走了。

他没有笑,而当他不笑,隐隐的威胁感就透了出来。

“他心胸颇为狭窄,要小心。”孙博然轻轻提点了许问一句。

许问的区段和余之成的相邻,以后两人打交道的机会不在少数,许问还是不要太得罪余之成比较好。

“我懂。”许问看着余之成的背影,微微一笑。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殿门口一名兵士的身上。

大唐殿是皇帝行宫,虽然皇帝在大部分时间都不会来,但该有的礼制一点儿也不会少。

这名兵士甲胄齐全,里面衬着红领,非常鲜明。

他肃立在旭日殿门口,动也不动,仿如一尊雕像。

就这个角度看过去,许问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他的绑腿上额外扎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