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50 大明王

匠心 沙包 3439 2021-09-07 00:44

接下来洞里的人更忙了。

他们不断把光斑里的壁画提取出来,制成拓片,做好标记,根据光柱的指向把它们联系起来。

果然,地名的后面都是数字,是出入帐的标准格式。

山洞里热火朝天,许问走到山壁旁边,伸手去摸。

果然,墙面上有一些不太起眼的镶嵌物,一些暗黄色的薄片,其实是跟石像眼睛一样的材料,在暗处不怎么显眼,遇到光就会反射出来。

这些薄片也是人工的,类似琉璃和玻璃一样的硅制品,但又好像加入了其他一些辅料,有些不太一样。

但不管它是什么,这种东西形成成品都需要高温烧制,需要的技术和条件都不是栖凤那个圆窑可以完成的。

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是什么人做的?

不光是制作,还有这精准镶嵌的手艺与完美折射光线的设计,顶级大师水准,都是栖凤完成的吗?

还是说……

令人深思。

他思考了一会儿,又去看壁画暗处的部分。

就现在看起来,这些是无意义的,是用来混淆外人判断的图案,但真的是这样的吗?

许问看到一个图形,产生疑惑,向前凑了过去。

这时,他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齐如山清了清嗓子,叫道:“言大人。”

――许问用的还是之前的化名。

“那个神舞洞,我们清理出来了,您要去看看吗?”齐如山问。

神舞洞,就是先前他们提炼忘忧花,制作麻神片的那个山洞,许问曾经去过一次,对里面的石像印象非常深刻。

他转头看齐如山,发现对方的表情微微有些异样,不动声色地给他使了个眼色。

“走,去看看。”许问心中一动,点了点头。

两人一起走出山洞,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到了一个比较空旷又四下无人的地方,齐如山低声道:“栖凤不是从我们这里知道消息的。”

齐如山这支队伍来历比较特殊,他们属皇帝直辖,不听任何人命令,只受金牌调动。

当时岳云罗把金牌交给许问,实际上也就是把这支队伍交给了他。

他们当然是接到左腾的联络才来的,行进过程中非常小心,尽量不去惊动谷里的人,达到偷袭的效果。

所以按理来说,这里的人应该是不知道他们进攻的信息的,栖凤等有光村的人能提前得到消息,安排离开――甚至就银钱的转移来看,他们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这很不正常,齐如山正在内部追查这件事,但还没有得到结果。

说这些话的时候齐如山表情非常严肃,甚至还有一丝阴冷。

这很正常。

机密行动被人提前知道,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他们内部有泄露。

他手下这些人全是带了很多年的老部下,少有的几个新人,师爷小厮之类,这样的人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去做什么的。

这种情况,能让栖凤他们提前听到风声,从而离开,简直不可思议。

因为这件事,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心情其实非常沉重,已经在背地里做了很多工作。

但是,令人吃惊的是,他查来查去,完全没发现任何端倪!

他们这样一支队伍,内部当然是非常严明的,齐如山面粗心细,有自己的一套手段,查得滴水不漏。

但他用尽各种手段,结果都是一样,麾下所有人都是清白的,绝无泄露消息的可能!

而且他查的方式比较特殊,查的不是人,而是渠道。

人可能说假话,但去向分明,不可能有问题。

你没有渠道,消息怎么传出去?

不知不觉中,齐如山停下了脚步,表情严肃地看着许问,问道:“这就奇怪了,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来了的?”

许问安静地听着,一时间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问道:“有光村的人是走了,但谷里还留了很多人。这些人查的结果怎么样?”

“还在一个个问,分开来问,没给他们对口供的机会。”齐如山又走了起来,轻声对许问说,“这些人种类非常繁杂,什么人都有,大部分都是奔着忘忧花来的。他们自称是血曼教信徒,信的是血曼神,但平时没见他们怎么敬神,知道的事情也不多。他们就是来干一些活,换一些麻神片的。人很麻木,不关心外面的事情。”

“他们对有光村的那些人怎么看?”许问问道。

“说他们是血曼神的奴仆,可以支使,但不可伤其性命。”齐如山说。

“对栖凤呢?”许问沉默片刻,突然问道。

“侍神巫女,擅使巫毒,需敬而远之。”齐如山调查得非常仔细,对答如流。

“他们知道栖凤等人信仰的其实不是血曼神,而是青诺女神吗?他们怎么看?”

齐如山甚至连这点也问到了。

“他们说,青诺女神就是血曼神,是她在成婚前的称呼。”

“成婚?”

前者许问其实是有猜测的,但后者他真的完全没有听说过。

“青诺女神遇到大明王,心生恋慕,披上红衣与之成亲,更名为血曼神。大明王真神现身于世,降于此谷,所以这里名叫降神谷。大明王能预知未来,统管一切,但在约一年之前离开,预言此世将灭。他人走了,规矩还留着,后面的人只照着他留下来的规矩办事而已。”

齐如山的声音很轻,但非常清晰,“但是人走了,多少还是有点乱,降神谷早就已经有了乱象,只是还没来得及完全爆发出来。”

许问想起来之后看到的一些事情,同意地点头。

然后他一边走,一边陷入了深思。

大明王……吗。

大明王现身于世,证明他不是神,而是假托于神的真人。

如果把这些神的事情全部具象化,青诺女神是栖凤,而大明王,青诺女神的“恋人”,应该就是她口中的那个“朋友”,对应到真人,只有可能是一个人。

明弗如。

明弗如来到降神谷,带来了忘忧花和许多外人,同时带来的,还有出自明家典籍里的一些关于这个世界隐晦预言之类的东西。

可能是因为这些东西跟青诺神信仰里原有的一些东西相互对应,也可能是来自繁华之地的外乡人给栖凤带来了神秘感,两人交情不错,栖凤说是朋友,这扭曲了的传说里直接变成了婚姻关系,具体怎么样,现在也很难知道。

从谷外而来,带来新鲜的世界与从未有过的感情,却也带来了忘忧花这样一个祸根,以及对同乡村民的危机,现在的栖凤,对明弗如是怎样的一个想法?

她知道明弗如死了吗?

说到这个,左腾当初为了连林林,突然对明弗如下了杀手,明弗如肯定没有预料到,没有准备。这是不是也打乱了他的很多计划?

降神谷进入他们的视野,是不是跟这个也有关系?

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你的人在调查的时候,有没有听说过血曼经?”许问突然问道。

“没有,那是什么?”齐如山疑惑地问。

“我到这里来之后隐约听人提起过,跟我正在调查的一件事情有关系。”许问说。

“报告里没有提起,不知道是没有问到,还是查询的人没把这个当回事,一会儿我再去确认一下。”齐如山说得很严谨。

“那就多谢了。”

“太客气了。”

齐如山嘴上这样说,但对许问的尊重,心里肯定还是非常受用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神舞洞。

神舞洞算是里外两间,外面有一个很大的洞室,之前堆着很多箱子,但还是显得很空。

现在这间洞室已经全部被塞满了,内间的大量工具被搬了出来,分门别类地堆积,一些师爷在中间穿行,拿着帐篷,进行清点。

查抄这种事情,齐如山的手下们一点也不陌生,都是熟手。

许问跟着查看了一下那些工具,跟他上次来的时候看见的差不多,基本上都是用来提炼忘忧花、制作麻神片的,跟现代当然没法比,但先进程度跟有光村也绝不匹配。

――不用说也是谁带来的。

不过许问还是忘不了当初进入神舞洞时的那些震撼,只在外面逗留了一会儿就走进了内洞。

这里没有上次来的时候热闹,火把熄了一些,大概只保留了三分之一的亮度。

所以这里比上次更暗,地上的石像被张牙舞爪的火光投射到周围,鬼影幢幢,见之生寒。

“不怕你笑,我胆子挺大一人了,进到这里面来,心里还是毛毛的,有点吓人。你没感觉的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