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111 双性之神

匠心 沙包 2915 2021-12-11 07:27

对于工匠来说,材料是至关重要的世界,一件好的材料确实足以引起无数工匠的争抢。

有时候他们甚至不需要这材料的归属权,只要能让他们制作,他们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但是,什么样才是最好的材料呢?

品质上佳、形态特异、最好有足够的大小来支撑制作的空间……

高明的工匠可以在螺蛳壳里做道场,用自己的想象力,尽情发挥材料原本的属性。

但是就算是他们,也想要品质更好的材料,能够更好地发挥自己的能力。

黄桅指的就是这个吗?

许问下意识想要回答,但话到嘴边,又犹豫了。

黄桅瞥他一眼,笑了两声,没有催促他的答案。

他们离开了那些人群,黄桅非常熟练地踏上一条小路,往前方山峰的方向走。

他一边走一边给许问介绍:“这里大部分时候都是就地取材,能取到什么样的材料,全看你的见识和本事。说起来这地方本身也很有趣,它可能经过特殊的地质和地壳变化,情况非常复杂,各个不同的地层,有不同的材料种类。”

他介绍得非常熟练,许问见他一身古装,嘴里却在说着地质地壳这样的现代名词,所讲的内容也是非常现代的,总觉得非常奇妙。

他忍不住问:“黄大师也去过现代吗?”

“呵呵,是啊,有意思的地方,非常新奇,有自己的逻辑体系,很多东西值得学习。”黄桅眯着眼睛,有些怀念地说。

“是去的什么时候,哪一年?”许问又问。

之前他在许宅的光与影之中看见过很多人,现在回想起来其中不少应该都是天工。

他从开始见到黄桅就觉得有点眼熟,应该是当时在其中见到的天工之一。

不过那幕情景具体是什么样的,位于什么时代,他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

“2016到2021,在那里呆了五年。我还在那里见过你,怎么样,是不是没印象了?”黄桅笑着问他。

“啊?”许问呆住了。黄桅说的这个年份,正是他所处的时代!

但他真的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他了……

难道初见时的熟悉感不是来自于许宅的光影之中,而是走在路上的惊鸿一瞥?

“在平镇上。”黄桅笑呵呵地提醒他,问道,“你不会不记得了吧?你在那里参加了一个活动,亮眼得很哪!”

许问当然不可能不记得,平镇那次展销会,从各方面带给他巨大的收益,许宅的修复也是从那之后正式开始的。

黄桅也参加了那次展销会?他在路上看见的行人里,就有他一个?

许问想了半天,完全记不起来,最后还是只能摇了摇头。

“咦,不对,天工去往别的时代的时候不是类似灵体一样吗?其他人是看不到你们的,我就算碰到你了,也应该看不见啊?”许问突然想起一件事。

“看阶段的。最初的阶段,确实跟你说的一样,游荡天地,遍览万物。但那只是浮光掠影,到下一个阶段,你将……”黄桅边说边走。

这一路上,不止他们两个人,来来往往的还有很多其他工匠。

他们大多目不斜视,脚步也非常快,目的性极强,好像眼里除了他们要做正在做的事情,别的什么也不重要一样。

他们有的抱着东西在快步走,有的三五成群,一边走一边大声讨论或者争执,黄桅说这句话的时候,刚好路过后面这样的一群人,他们的声音太大,把黄桅的后半句话也压了下去。

“什么?”许问没听清楚,追问道。

黄桅却不重复了,笑着向前一指,道:“你看。”

许问本来在专心听黄桅说话,这时抬起头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向前看。

然后,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眯起眼睛,站定了脚步。

眼前的场景实在……太惊人了!

在现代,许问去过一些场景非常壮观的地方,龙门石窟、乐山大佛、峨眉山顶的普陀像。

而眼前这些,巨大壮观,简直是他以前所见那些东西的总和。

它是一座山,又不止是一座山。

山的正面,是一尊巨大的神像,女神像,圣洁宏大,俯视众生,表情慈悲而威严。

许问本能一般地估出了它的高度,从顶到足,一共九十九米,也就是三十三丈,比乐山大佛还要高上二十多米。

而且它的雕刻比乐山大佛精细得多,女神像头上有钗环,衣袂飞舞,六只手两大四小,分别握着不同的工具,最大的两只一手持规,一手持矩,其他四只也都是不同的工匠工具,意韵十足。

缥缈的云雾丝絮一般浮在神像四周,越发把它衬托得不像人间凡物。

好像这真的就是一尊神,真的就这样存在于天地之间,凝视着世间万物一样。

巨大的造物,本身就有一种超常的震慑力,这尊神像带给人的感觉,又远不止于此。

许问的目光一触及到它,就被它震住了,整个人完全被吸引了过去。

神像的目光如清冷的月辉一样洒落下来,冷漠理性,却又蕴含着执着与狂热。

这眼神、这神情,跟他在路上看见的那些工匠几乎一模一样!

许问呆了半天,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缓吐出一口气,略微冷静了下来。

在这个过程里,黄桅站在他身边,一样抬头注视着神像,表情严肃,完全没有提醒催促的意思。

许问转回头,重新打量着这尊神像。

仔细观察过后,他突然发现,它不是初见时那样以为的女神像。

它的女性特质确实非常突出,但同时,它也具备了很多男性的特质,譬如喉结以及一些肌肉,以及某些特殊的特征――他因此判断,这尊神像其实兼具双性,同时代表了男性和女性这两方面!

这尊神像虽然看上去拿了很多工匠的工具,但核心只有两件,圆规和尺矩。

同时,它位于一个圆形的神座里面,周围有很多方形的石窟,直接让人联想到了“无规矩不成方圆”这句话。

这个规矩,显然指的不仅是工匠,而是整个天地世界共有的规则。

这形态让许问想起了伏羲和女娲,这样说起来的话,它也不仅是工匠之神……

“这是青诺神像?”许问注视着神像,问黄桅道。

“对,青诺神的完整神像,据说它蕴含了世界的规则,真正的道理。”黄桅道。

“世界的规则,真正的道理……”许问重复着这两个词,陷入深思。

他的目光落到神像旁边的石窟上。

石窟大大小小,围绕在巨型青诺像周围。

这样的布局他在另一个世界也见过,石窟里的多半是佛像或者菩萨像,代表了人们深浓的虔诚与信仰。

但在这里,什么都有,每一个石窟里的东西都完全不同。它极尽奇妙,极尽丰富,每一项都是工匠们呕心沥血的精心之作。

各种工艺、各种设计、各种创意,许问看得目眩神迷,恨不得爬上去再靠近一点,细细欣赏。

看着看着,许问突然意识到那些工匠在五老山造的东西放在哪里了,正是这露天中,石窟里!

这就是他们在末日之前,赶着建出来的圣城?

不能住人,不能避难,一座纯粹的――

艺术之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