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35 花活

匠心 沙包 3240 2021-09-07 00:44

悦木轩准备的工具非常齐全,光是锯子就准备了五把。

三把框锯、一把带锯、一把线锯,用以应对各种不同的情况。

许问用粗框锯锯开木段,把它切割成一片片的木板;又用中锯把木板锯开,切成木条。

细框锯是用来处理比较细小的地方以及制作榫卯的,带锯和线锯比较灵活,可以用来制作曲线。

换了到这里之前,这些工具里的绝大部分他都没有见过,就算见过也是在别人的手上,自己是从来没碰过的。

但现在,他的手一接触到它们的把手,就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一年以来,他接触得最多的除了木材就是这些工具,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这种熟悉与亲切的感觉,又似乎不仅仅只是时间带来的……

木板被刨平,丝丝缕缕的刨花顺着他的手,滑落到地面上,堆积起来。

许问的汗水洒落在刨花上,反射着高处狭小窗口照进来的阳光,他却浑然若无所觉,全部心神都沉浸在了手上的工作中。

在他原先世界的时候,许问工作时一直兢兢业业,尽可能地做好自己能做到的每个细节。

但现在的感觉,是那时的他从未感受过的……

一锯一锯,一刨一刨,他的心在这个过程里变得无比宁定,无比专注。

“这个年轻人……有点意思啊!”

现在的许问完全听不到周围的声音,更听不到屋外传来的窃窃低语声。

此时考官们巡视考场,刚好从他这边路过。

木屋地方狭小,与外隔绝,没有大扇窗户,只在一人高的位置开了一个小口,可以透气,也可以让屋外的人清晰看到里面的情况。

这个开口设计得很巧妙,外面的人看进来,刚好可以看见里面人的手部动作,却看不到再下面刚刚做出来的成品,尽可能地不让考官提前接触到将要评判的“考卷”。

三名考官看进窗户,一眼看见他的表情,秦师傅赞许地道。

“眼神好,是眼里有活的。”宋师傅言简意赅。

朱甘棠看见许问的脸,眉梢微微动了一下。

三人继续看,秦师傅先摇头了:“可惜,是个新手,应该做没多久。老宋你觉得呢?”

“最多两年。”宋师傅说。

“唔,我也这么觉得。他师父让他来练练手的吧?也不错,见见世面,下次也好过。”秦师傅赞同他的意见。

“怎么,不是说有些孩子很有天赋吗?两年时间不够他们学会基本功,通过徒工试?”朱甘棠意外地问道。

“也不是这样说。”宋秦两人对视一眼,秦师傅耐心给他解释。

“有天赋又认真的徒弟,两年时间其实已经够他们出师了。街头巷尾的,给普通人家做点常见的活计也足够了。但我们徒工试,是给皇上选人才――”

秦师傅一边说,一边向着北边拱了拱手,停了一下再继续道:“是优中选优!只会基本功,怎么超出同侪,在徒工榜上题名?毕竟,此次木活徒工试,总共也只取三十人!”

朱甘棠恍然大悟,微微点头:“这孩子年纪也不大,先参试一次积累一下经验也不错。”

“那也得要有名额才行啊。”秦师傅哈哈笑了一声,再次看向那边窗户,“这应该是个大工坊出来的孩子吧。”

宋师傅跟他看向同样的方向,片刻后突然道:“太基本了。”

一个太字足够说明他的态度,秦师傅也一样有同感:“是啊。”

两人明显对这边失去了兴趣,不再看许问,开始往下一座木屋去了。

他们都是老工匠了,年老成精的那种,只看许问手上的动作,就知道他现在在做的是什么,也知道他接下来打算做成什么样。

劈、锯、刨、凿,这些全是木匠的基本功,最基本的那种。

徒工试考的的确是这些,但又不完全是这些。

就像他们刚才说的,徒工试总共只取三十人,要如何在这三十人里脱颖而出?

单靠基本功可不行,必须得有额外的加分项!

榫卯结构,是用文字明面上列举出来的加分项,满分一百的话,每种不同的榫卯类型相当于加五分,这就是很大的优势了。

除了这样明面上的东西,背地里其实还有更多的加分项。

题目要求是木凳,但是木凳也有很多种,它本身有方有圆, 有经验的徒工,还会在制作细节上增加很多花样。束腰、云头、圆弧、雕花……这些花样做得好,完全能让人眼前一亮,一开始就留下非常好的印象分。

可以说,这几年徒工试,凡是涉及到木凳这样的成品家具制作的,排名靠前的就没有不做花样的。

刚才看许问动作,他的基本功还算扎实,但动作横平竖直,就是最简单的操作,一看就没有花活。

这样的成品做得再好,也不可能拿到高分。

屋内许问专心致志,完全不知道考官们来了又走了。

他被分到的这段桐木内部空洞比较大,很难取出完整大块的木材,于是他把它们全部锯成了一立方厘米粗细的木条,方方正正,表面全用细刨刨得非常光滑,一点毛刺也没有。

然后,他开始在这么细小的木条上凿出榫卯结构所用的方孔。

木材都是有纹理的,这些纹理通常向着一个方向生长,所以会有横切面和竖切面的区别。

许问做的这些木条,全是顺着桐木的纹理竖切而成的,在这么小的木条上凿洞,很容易打散它的纹理,直接把木条凿断。

许问做得很快,木屋里不断传来“叮、叮、叮”的清脆声音,一个个方正的孔眼不断出现在木条上,边缘清晰,没有丝毫裂纹。

先前宋秦两位师傅判断得并没有错,许问的确只会基本功。

这一年来,连天青教他无数知识,但在手艺上,却只反复磨练最基本的几项,务必要求他做到尽善尽美。

而现在,许问就是用他教的这些基本功,来制作这个最简单的方凳。

朱甘棠等人离开许问所在的木屋,继续巡视考场。

他们在每一座木屋旁边都停留了一段时间,少许交流几句,然后继续向前走。

一段时间之后,他们来到跟许问几乎呈对角线的另一座木屋窗外,向里看了一眼,立刻又收回目光,对视了一眼。

里面那少年长着一张娃娃脸,眼睛又圆又大,带着几分稚气。

这张脸他们三人都很熟悉,正是悦木轩齐坤。

“走吧。”朱甘棠说。

“嗯。”宋师傅立刻抬步,秦师傅迟疑了一下,也跟着一起走了。

“跟小坤太熟,反倒不敢看了。万一到时候判卷的时候认出来了怎么办?”朱甘棠笑着说。

“理当避嫌。”宋师傅说。

“两位有所不知,之前选择考官的时候,本来选了齐家二师傅的,后来听说齐坤要应试参考,临时把他撤下去换了人。就怕他对齐坤的手艺太熟,就算涂名也看出了端倪。”朱甘棠又多解释了几句。

“哈哈,也是,齐二爷一双神眼,不可能看不出来的。”本来说其他师傅比他们优先,是比较忌讳的事情。但提起齐二师傅,两人眼里却都只有敬服。

“说起来,齐坤去年究竟是为什么临时退考的?”秦师傅突然想起了这件事,问道。

“这个……也是说不清楚的事情。不过过去的也过去了,还是不要多说了。”朱甘棠叹了口气。

“说得也是。不管怎么说,他今年来考了,就是好事!”朱甘棠明摆着不想多说,秦师傅马上把话题转移开。

“齐坤手艺又精进了。”宋师傅突然来了这样一句。

“嗯?怎么说?”秦师傅刚才一眼没看清。

“线锯下手果断,曲面一次成型。”宋师傅说。

“线锯能做到这种程度?那是的确……”秦师傅有些惊讶,他是真没想到齐坤已经有了这样的实力。

更为关键的是,有这道工序,就代表他做出来的方凳绝对简单不了。

“看来这次县物首,非他莫属啊。”秦师傅感叹地说。

“唔。”这一次,就连宋师傅也没有反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