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54 总会看到

匠心 沙包 2468 2021-09-07 00:44

“你眼光不错。”张总督在两名考官的目送下,走出考场大门,对旁边的邓知府说。

“大人也觉得这少年有前途?”邓知府眼睛一亮,问道。

“容貌俊秀,心性沉稳,知进退,懂取舍,可惜出身匠籍。不过好在时运不错,匠籍亦有出头之日。”张风贤淡淡地说。

“大人过奖了,不过一个小小少年,六儿也不过是看中了他的容貌。总算是运气不错,哈哈。”邓成生笑着说。

“运气的确不错。”张风贤回头,淡淡瞥了邓成生一眼,又是一笑。

邓成生被他这一眼看得敛了笑容。

是少女怀春相中了貌美儿郎,还是邓成生想要以此为助力平步青云?

大家都是老狐狸了, 谁能不知道谁?

张总督不打算跟他继续掰扯,这时马车到了,他正准备上车,突然街尾又驰来一辆马车,在他们旁边停下。

“张大人。”车里走下一个人,向着张风贤拱了拱手。

“孙大人来巡考吗。”张风贤回以拱手,手指刚刚搭上另一只手就放了下来,非常敷衍。

“大人公务繁忙,孙某来林萝之后还未能有幸拜会,不料在此处碰见,真是意外。”孙博然扬眉道。

“徒工试乃朝廷大事,就算百忙也得抽空出来。”张风贤抚须淡然地道。

两人对视,孙博然向他微一点头,再次拱手,转身就离开进去了。

气氛明显有些剑拔弩张,旁边两个副考官一脸的不知所措。他们都是普通工匠出身,换了以前,遇见张风贤这样的大官都要跪下去磕头的,正面撞上,顶头上司说话还夹枪带棒的,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结果张风贤眼皮子都没往他们那边扫一眼,转身就上了车,一点跟他们对话的意思也没有。

两个副考官不仅没有怨言,反倒一起松了口气,匆匆忙忙跟着孙博然走了进去。

他们刚刚进门就遇见了孙博然。他没走远,正在向门里两人问话。

“两位大人来这里,看了什么,说了什么,跟我说说。”孙博然状似随意地吩咐。

“总督大人的言行,我不便泄露……”其中一个小吏有些为难。

“总督大人进去,本场考官向他行礼,他说‘二位只管忙,不用管我们。徒工试是一地大事……”另一个小吏则毫不犹豫地侃侃而谈,不仅把张邓二人的一言一行听得记得清清楚楚,也跟孙博然说得清清楚楚,一点保留也没有。

当然,他能听到的也仅止于张总督他们刚进去时说的那些话,再往里走的,就只见其行不闻其声了。

“重点看了岑小衣和许问?对许问的表现表情不豫似乎不太满意?”孙博然皱眉,思索片刻,向这名小吏点了点头,走进考场里面去了――并没有问他的名字。

两个副考官也跟着进去,前面那个小吏有点酸溜溜地说:“好大的胆子,总督大人的事也敢说这么多。”

“总督大人是总督大人,咱们这里是官家工坊,朝廷直属,孙大人才是咱们真正的上司。”后面那个小吏理所当然地说。

“那又有什么用,你说得这么仔细,孙大人连你的名字都没有问,谁知道你是谁?”前面那个小吏还是很酸。

“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时候到了,总会被人看见的。”后面那个小吏跟刚才一样侃侃而谈,接着又露齿一笑,对着同事眨了眨眼睛,“而且江南工坊就这么大,管得这么严,今天守门的就是咱俩了。孙大人真想问, 还能问不到?”

真想问,问到的不是他就是他。前面那个小吏一时间心情极其复杂,闭嘴不再说话了。

孙博然三人走进工坊大门,两名分场考官连忙上来招呼。

孙博然向两人一点头,长驱直入。

过了很久,他离开考场里的一排排工位,再次回到门口,眉头已然皱紧。

不过他什么也没解释,跟分场考官讲了一下考场纪律方面的事情就离开了。

出门之后,他站在屋檐下,望着天空看了很长时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最后,他还是回过头去,向着门内某个固定的方向,投去了一个深深疑惑的目光。

天明又暗,最后归为深夜。

刚入夜时,工坊里依旧烛光如昼,随着时间的流逝,光芒渐次熄灭,但有一些一直燃到了早上。

许问中途就睡了,跟昨天晚上差不多时候。

时间的确很紧,但睡眠不足会导致精神涣散,肯定会更糟糕。

第二天他已经完成了全部的构件制作工作,八个雀替、八面花窗、以及其他一些细节地方的雕刻工作也全部完成。

考试第三天,他开始组装这些零件。

对于其他考生来说,这是很难的一关。你前面做得对不对,是不是能完成构想中的建筑物,会在这一关得到彻底的验证。

但对于许问来说,驾轻就熟,甚至闭着眼睛都能做到。

――所有最困难的工作,他都已经在前序的设计过程中搞定了,现在要做的只不过是无脑的机械工作罢了。

到这一步为止,他的进度处于所有考生里的第一梯队,但是是比较靠后的一位。

包括江望枫和岑小衣在内,所有的府物首都已经完成了建筑的搭建,正在进行修光与打磨。

在此之下,各府的第二名也有好几位做到这一步的,其余的也正在陆续搭建中,离完工不算太远。

他们不过是学徒,学的也都是细木。

就算要复制的这种建筑的类型相对比较简单,以学徒的身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无至有地完成它的复制,也足以显示他们的能力了。

江南路,不愧是整个大周工匠实力最强的地方之一。

许问往右前方淡淡扫了一眼,又低下头去。

他留意到,这两天岑小衣也老老实实的,头都没怎么抬过,就像任何一个最普通的考生一样。

这是打算认真考试不玩其他花样了?

这个念头只是在许问心中一闪而逝,迅速就被扔到脑后去了。

岑小衣表现怎么样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要做好的,是自己手上的事情。

修光打磨之后,还有至关重要的一步在后面等着他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