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74 又一响

匠心 沙包 2630 2021-09-07 00:44

许问一直在观察秦天连。

他像,但又不那么像。

最关键的是,这段时间他旁敲侧击过,秦天连似乎没有妻子,也没有孩子――连曾经的也没有。

光这一点,两人的差别就太大了。

而现在,秦天连突然对连林林表示了一些兴趣,这对他来说是非常少见的事情,这代表了什么?

“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许问开始给他讲。

“是我师父的女儿,今年二十出头。她很小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平衡感和手眼协调能力比较差,从此失去了成为一个工匠的能力,但她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最早我开始学习的时候,辨木识木的所有本领都是她教我的。”

“她……”许问起了个头,但接下来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连林林的长相、性格、这些年来一起共处经历的那些事情,共同构筑成了一个完整而独特的她,许问完全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讲起。

秦天连静静地等着,中间还去泡了个茶,表示自己很有耐心继续听。

许问停顿了一会儿,再次开始讲。

他没有归纳,基本上是想到哪里就讲到哪里,非常随意。

他没用自己的话来描述连林林这个人,而是讲的生活中的点滴小事,她教他辨木识木时是怎么做的,说过什么话;给他们做了什么饭,怎么招呼他们吃饭。

春天时,她收集桃花给他们洗澡,弄得他们每个人都香喷喷的,还说这是让他们有桃花运能娶上媳妇。

那时候两人还处于懵懂时期,许问也有一份,心里莫明的有点不太高兴。后来跟连林林再聊起这件事的时候,才知道她虽然给许问准备了,其实也有点不高兴,但完全不知道是为什么。

夏天,她忙着给每个房间熏艾条,驱蚊子,到时间就张罗着换窗纱支蚊帐,大家还一起去看萤火虫。

当只在照片与视频里看过的萤火虫之森出现在眼前时,许问转头,看见点点萤光映入她的眸中,仿佛整条星河落入了她的眼中。

秋天,农忙季节,这时候师兄弟们会有一个长假,放他们回去自己家里帮忙收拾庄稼干农活。

许问最开始也回去过,但很快被家里撵回来了。

家里兄弟多,田地少,他回去反倒要添张嘴,更麻烦。

还不如就把工钱送回家,人不要回来。

他第一次在农忙季节回去旧木场的时候,连林林非常吃惊,然后用万分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那天晚上,他的面里格外多了一个蛋,夜里,他枕头里的荞麦被换成了新的。

温和的香气伴随着他入梦,许问对那个世界的家里其实没什么感情,但此时此刻,仍然暖到了心里。

冬天苦寒,反而是旧木场最热闹的时候。

师兄弟们农忙结束回来了,嘻嘻哈哈地闹成一团。

连林林也忙活起来了,照顾每一个人,给他们统筹今天要做的活汁,安排好各种后勤的细节。

连天青常常说她简直要把他们惯坏了,她瞪着眼睛喊:“就惯,就惯!”

冬天的烤红薯、火堆里爆开的栗子、烤熟的橘子香气……是许问一生之中也难以抹灭的记忆。

他对秦天连回忆着这一切,可能是因为秦天连跟连天青长得太像,也可能是他看着他的眼神太温和,聆听的姿态太安静,许问不知不觉就说多了。

不过他还是稍微选择了一下讲述的内容,听上去旧木场就是一个纯粹传统的乡下手艺作坊,没透出更奇特的地方。

不知道讲了多久,许问终于停了下来,凝望着池塘旁边的一片紫花发呆。

那是柞浆草的花朵,它生命力极强,在春天,只要有一个缝隙,有一点种子落了进去,它就能轻轻松松地长出来,开起来。

把它拔了也没用,没两天又是新的叶片与花朵冒出来。

许问把它打理了一下,让它与芦苇茅草等错落,自然野趣,又不显零乱,自成一片景观。

这是许问现如今的审美和选择,是在许宅当前的基础上整理出来的。

现在的许宅,跟当初许问见到它的那一座显然已有不同,其实跟当初它刚建成时的样子肯定也不一样。

许宅要往什么方向修?

形可似,但不必全部一样,就像五声招魂铃,修复之后发出的乐声可能并不一样,但招魂镇魂的概念,应该是一样的。

许问明明在讲连林林,不知为何,此时胸中突然一片澄明透澈,有些东西微微动了一动。

他阻塞已久的瓶颈,也突然动了一动。

他安静了一会儿,站起来道:“我去把那个五声招魂铃修完吧。”

…………

之前许问挂在唐青卿病房的那个五声招魂铃,是他新做出来的。

原先那个铃,暂时只被当作了雏形参考,还没正式开始动工。

现在许问要修复,就是原物。

前后做了两次五声招魂铃,许问对它的结构与原理已经熟知在心,现在修复起来也得心应手。

他只要工作起来就很专注,完全不知道他开始干活之后,秦天连又跟了进来,一直站在他身后看他,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五声招魂铃是用宿铁术制作的,由多种不同炼法的钢铁混合而成,从而达到不同的音质效果。

火光映红了许问的脸,映亮了他的眼睛,叮叮当当地敲击声更是响彻了整个熔炼间。

最后,他终于完成了,五声招魂铃锈蚀的内部完全被打开,看上去陈旧古老,表面却仿佛蒙着一层神秘的光泽。

“挂回去看看。”秦天连接过来看了一眼,把它还给了许问。

许问点点头,回到四时堂,爬上梯子,把它挂回了原位,那扇芭蕉窗的下方。

他的手非常稳定,挂铃的过程中,整个五声招魂铃几乎没发出一点声音。

刚刚挂好,一阵恰到好处的风过来了,拂过风铃。

先是一声响,如同音阶被撞击,低沉悦耳。

接着,一个又一个音阶被击响,声音连绵起来,奏响了一首乐曲。

声音宁定,听着它,仿佛整个灵魂都变得安静下来。

许问突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在这声音中颤动了一下,变得更加清晰、更加细腻。

许问站在梯子上,仔细聆听着这首乐曲,片刻后转头对秦天连说:“每个招魂铃的声音都是不一样的……”

这时,他眼角余光突然看见一个人,再下一刻,周围的环境突然变了,变得一片漆黑!

黑夜里,星空下,荆承站在一片荒原之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