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81 大老板

匠心 沙包 2797 2021-09-07 00:44

万园市市区内不许建高层建筑,市内别墅非常多。

但这里大部分别墅都是小区化建设的,叠拼联排独栋,免不了要跟周围的人住一样的房子打交道。

这栋别墅却完全不同。

它位于湖畔,周围全是湖水以及花园绿地,像独处于一个景区里,完全脱离了尘世的喧嚣。

陆立海在离别墅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了车,说:“那边没有停车场,只能走过去。”

许问看他一眼,把球球放在车里拍了拍,跟着他一起下了车。

不能停车,难道荣老板自己也得这么大老远的一路走过去?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明显不是没法停车,是停车的人不对。

不过这种事情,陆立海自己不可能不知道,许问也清楚这一点,并不打算说什么。

陆立海跟许问一起把那个巨型乐高卸下来放到拖车上,拉着它往别墅的方向走。

湖边有木制的步道与围栏,一阵湖风吹过,微腥的气味不仅不让人难受,还有点心旷神怡的感觉。

“住这里挺舒服的。”

“是还行。我们宗宅那里也很好,太湖边一座小山,整山都是我们的,回头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陆立海话里附和许问觉得这里不错,其实隐约就在说这里不行比不上他们宗宅,许问听出来了,唇畔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陆立海看见他的表情,也跟着笑了,解释说:“也不好比。我们宗宅是几百年前一代代扩建起来的,多少代大师花了心力,这种宅子就一个主建设师,建了不到十年,单说味道就不够。”

几百年世代传承?这个班门……

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许问这样想着。

别墅离停车的地方也不算太远,几句话功夫就走到了。

这座别墅虽然被陆立海勉强说成是“还行”,但其实非常不错。它融合了传统与现代,简洁优雅,既有传统建筑的韵味,又有现代建筑的敞亮,非常符合许问的审美。

别墅门前是石子路,朱红门微敞,仿佛正等待着人来。

陆立海上前按响门铃,没一会儿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出来开门,轻声问道:“陆先生和许先生是吧?少爷正在等您,请进。”

许问看了看她的和服,移开目光的时候发现陆立海也在看,还非常隐蔽地撇了下嘴。

和服女子带着他们进去,前面是个庭院,栽着一棵金枝槐。现在是初秋,槐叶开始变黄,但地上扫得干干净净,一片落叶也没有。

穿过前庭就是客厅,大片的落地窗透明洁净,可以清楚看见厅内的情景。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性正站在沙发旁边,对着沙发上的人说话。她身穿米色的西装裙,精明干练,应该就是陆立海说的李经理。

沙发上那人歪靠着,只露出一个黑色的头顶,看不见长相。

李经理长得很秀美,此时正蹙着眉头,似乎不太高兴。

和服女子进去通报,李经理往外看过来,目光落在许问身上,又对陆立海点了点头。

“李经理脾气不是很好,但很讲道理。跟她说话不能情绪化,要尽量冷静。”

陆立海小声对许问说,很肺腑之言,一听就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

李经理走了出来,对着陆立海有点无奈:“少爷有点闹脾气,一会儿你进去说事就行了,别的事情不要跟他多说。”

“好好,我懂的。”陆立海连连点头。

“这位就是许经理?”李经理看向许问,表情微和,主动伸手,“你好,我是显少爷的私人助理,叫我李姐就好。我听过你,很负责任,项目的事情还请多费心。”

公司没把我辞职的事情通知他们?

许问马上就听出来了,不过他辞职是六器公司内部的事情,跟甲方无关。因此他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话。

“其实我不建议你们直接跟显少爷对话,让他来决定。你们说的问题非常专业,应该交给专业团队来判断,显少爷只是个外行人,他的知识不足以支撑他做出正确的判断。”李经理严肃地说。

“说到专业,玄璜和班门都是专业的,现在是两种不同的专业之间发生了冲突。我们可以用最简单的方式给荣老板介绍清楚,他要做的不是判断而是决定。毕竟这个项目是他的,建筑的主体风格和倾向最终也应该由他来确定。”许问冷静地表示。

“我记得你是玄璜的副组长?”李经理看他一眼。

“是的。”

“你今天跟陆老板一起来,站的是谁的立场?”许问虽然没说自己辞职的事,但李经理还是看出来了,犀利地问道。

“我站的是这个项目的立场。这是我第一个接手的大型项目,我希望它能顺利完成,甲方也能满意。”

许问非常诚恳,他说的也的确是真心话。如果不是这样,单凭陆立海的央求,他是不会过来的。

李经理点了点头,没再继续发问,领着他们走到会客厅外面玄关的位置,抱歉地说:“老板有点事情,麻烦稍等一下。”说着把许问他们留在了外面,一个人走了进去。

馥郁的水仙香气弥漫在空气中,许问看见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一盆水仙,阳光照在它嫩黄的花瓣上,娇嫩得像一位翩然少女。

水仙是冬天开的花,现在才初秋,它就已经摆上了,还开得这么好。

有钱人真是为所欲为。

李经理走到里面,话声隐约传来:“来客了,快起来!”

许问一愣, 跟陆立海对视一眼。

这是对老板的态度?怎么像教训自己儿子一样?

紧接着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别叫我让我睡,现在睡了,我半夜就能起来了……”

“别作怪了,已经约了客人。老爷子的寿礼,你不……”李经理压低了嗓门,告诫的意思仍然非常浓。

“又要我考试考个好成绩震慑班上那一干无知小民,又要我才高八斗精通美英意法俄多国方言,还要我来管理这么一个一窍不通的项目,纪女士要求太高了,臣妾真的办不到啊。”

回话的声音轻松快活,也听得出来明显的委屈,最重要的是,它真的非常耳熟。

许问的表情变得有点古怪,陆立海在旁边跟他说悄悄话:“听着怎么像是个学生呢?”

“你不是说荣老板好像年纪很小吗?”许问也悄悄地说。

“那也没想到这么小啊……这顶多就是个大学生吧?”陆立海非常震惊。

那你多半还是估多了……

许问在心里默默地说,这时李经理提到乐高,终于引起了“荣老板”的兴趣,让他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拖鞋拖拖沓沓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

李经理为了表示对慢待客人的歉意,强行要求荣老板到门口来迎接,荣老板竟然也答应了。

虽然对方年纪可能很小,但陆立海还是有点受宠若惊,手下意识地在裤子上擦了一下。

然后荣老板走到门口,抬头看见许问,立马夸张地叫出来了:“哇,大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