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32 危机

匠心 沙包 3103 2021-09-07 00:44

“搜遍了整个静林寺都找不到人,会不会是被歹人胁持,转移去了其他地方?”

静林寺几乎已经看不见的山门跟前,一个中年捕快眉头紧皱,提出了自己的猜测。

“我觉得不太对。”武七娘一身短打劲装,表情凝重,“我感觉江望枫就在这附近,并没有被转移到别处去。”

“感觉……”捕快被她的话堵了一下,劝道,“感觉做不了数的。”

“你也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凭据。”武七娘断然道。

她看上去还算冷静,但很多人还是看出来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已经有了一些隐隐的焦躁。

“女施主,老衲很能理解。但你们上上下下也搜完了静林寺的每一个角落,证明人的确不在这里。不早点另作他算的话,说不定还延误了时机。”

发生了这种事情,静林寺的主持自然也不能独善其身。他陪着捕快们搜遍了整个静林寺,连江望枫和许问的一根头发也没有找到。

此时武七娘就凭“感觉”两个字,就一口咬定人的确在他们这里跟他们有关,老和尚不满再正常不过了。

武七娘紧抿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转向孙博然,问道:“跟许问有仇的那个考生叫什么名字来着?岑小衣?他现在在哪里?”

“明天就要考试,他自然是留在公所里休息备考。不过此事现在尚无证据表明跟人有关,我们也不能指鹿为马,随便乱来。”孙博然正色道。

“但江望枫第一次出门,以前从来没跟任何人结过仇,想来想去,只有此人最有嫌疑!”武七娘朗声说道。

“再有嫌疑,没有证据,就不能作数。”孙博然道。

他对岑小衣算不上有什么好感,之前对他的态度也很一般,但此时他一口咬定此事,并不为武七娘的强势所左右。

******

“岑小衣是怎么跟你们联系的?”茯苓岛上火堆旁边,许问突然问左谦。

夜已渐深,左谦治完徐林川的胳膊,给许问脸上的伤口也敷上了药。接着他们就没事做了,坐在这里等天亮,大家都有点昏昏欲睡。

许问的话让他们突然打了个激灵,一起抬头看向左谦。

“你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左谦笑吟吟地说。

许问表情一凛,其他几个人的表情也都变了,甚至左腾也紧盯着他的义父,一脸质疑。

“你以为静林寺里这一帮是什么玩意儿?”左谦反问许问。他仍然笑着,很是轻松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在说自己的同伴。

“一群亡命之徒,只认钱不认人,给了钱,让他做什么都可以。”不等许问回答,他自己紧接着说了下去,最后轻笑一声,总结道,“这种货色,谁会把自己的身份透给他们?”

说完,他特地转过头去看许问,好像想以他的表情取乐一样。

许问却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

他微微皱眉,思考了一会儿后问道:“静林寺呢?跟你们什么关系?”

“挂单的行脚僧而已。”左谦说。

“这种小庙能挂单?”许问意外地问。

行脚僧人路经其他寺庙时,可以要求暂时留宿,这就叫挂单。

挂单是免费的,就是白吃白喝,所以不是所有寺庙都会接受挂单,只有比较有实力的大寺庙才行。

一座寺庙会否接受挂单,在庙门口附近会有很明显的标识,那就是门口韦陀菩萨韦陀杵的方向。

韦陀杵扛在肩上,表示这座庙比较大,可以容留云游至此的和尚免费食宿三天;韦陀杵平端手上,可以免费食宿一天;韦陀杵杵在地上,表示我们家是小寺庙,不好意思不提供免费吃住。

许问回忆了半天都没记起静林寺的韦陀像是什么样子的,但这座寺庙怎么看都是座小庙,理论上来说应该不能挂单才对。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关键,挂单最久也只有三天,这群和尚六七个人,在这里逗留的时间肯定远远不止三天了,静林寺养得起吗?

“在静林也就是挂个名,咱家不花老和尚的钱,老和尚也不管我们。”左谦哂然,往火里添了两根树枝。

“……不止如此吧。”许问沉默片刻,道。

睁只眼闭只眼也是有风险的,静林寺凭什么让他们挂名?

“老和尚也是没办法,他们也穷得很,不靠这种门外生意,饭都吃不起。”左谦难得为主持说了句话。

许问想起静林寺都快看不见了的山门,沉默了下来。

火花噼哩啪啦地炸响着,周围一片沉默,远处的秋蝉仿佛也睡了,远没有之前那么嘈杂。

突然间,一声咕噜声响了起来,在安静的空气里格外清晰。

江望枫不好意思地揉揉肚子,说:“有点饿了……”

他们早上出来,中饭晚饭都没吃,不饿就不正常了。

“还是先回去吧。”许问站起来说,“一直饿着,就算安全了明天也没法好好考试。”

居高临下,他清楚地看见,左谦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这神色非常轻微,要不是他一直留意着对方,根本不可能发现。

但左谦这是什么意思?

他是有意把他们留在这里的?

他想做什么?

一瞬间,许问所有的警惕心提到了最高,左谦的表情却很快恢复了正常。

“也是。我倒是准备了一点吃的,但不够这么多人的,还是先上岸再说吧。”他站了起来,走到旁边树下,在草丛里扒拉了一阵。

许问没有动,紧紧地盯着他的背影,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个动作。

左谦很快提起了一堆东西,转身走到他们面前,轻松地扔在地上,说:“这是浮板和芦管,不会游泳也不要紧,咱们游过去。本来还打算准备水靠的,但人太多了,备起来太显眼。”

火光照亮了地上的东西,的确就是他说的那些。东西比较简陋,但非常齐全,就像他说的一样不会游泳的人也能使用它们游上一段距离。当然,有会游泳的人在旁边照应就更简单了。

不管怎么说,准备这样一套东西,左谦的确是很有心的。

许问还没有放下警惕,江望枫和徐林川先松了口气。两人一起道谢,江望枫很好心地帮徐林川绑浮板,自己也绑了两板,怕距离太远会后继无力。

两人收拾到一半,江望枫疑惑地看许问:“你不是也不会游泳吗?怎么不用浮板?”

许问有点无奈地回看他一眼,也捡起了浮板往身上绑。

左谦似笑非笑地看着许问,到了没人注意的时候,他凑近到许问身边,轻声道:“放心,我的确对们没有恶意。当然,我也并不是别无所图……我要什么,事情结束之后,我会跟你说的。”

他这话倒是真让许问放心了,他说:“行,回头再说。”

一群人带好装备,左谦带着他们往湖边走。走之前,许问专门把林火给熄了,确认不剩火星再作罢。

这动作让左谦尤其多看了他一眼,无声地笑了笑。

五人到了湖边,江望枫叮嘱不会游泳的两名同伴:“这边往对岸有荷田,还有很多水草,小心别被缠上。缠上也不要慌,放松身体就能漂起来……”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左谦一声沉喝,质问道:“谁?!”

许问几乎跟他同时感觉到了不对,下意识地想:“他在作戏!阴谋?”

然而他看到左谦的表情,才知道自己想岔了。

这的确不是他的安排,他跟他们一样很意外!

许问深吸一口气,平静地看向面前几个人。

他们慢吞吞地从石头上站起来,好像在这里已经等了很久了。

当先一人身材格外高大,一步迈到他们面前,笑嘻嘻地对后面的同伴说:“我说得没错吧,这家伙就是个――叛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