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52 立场

匠心 沙包 2464 2021-09-07 00:44

两名考官正在说话,突然听见大门一响,接着被推开,一队人走了进来。

被簇拥在中间的正是张总督和邓知府。

张总督管辖整个江南路,邓知府管的虽然不是林萝当地,但也是个大官,一见他俩到来,两名考官顿时迎了上去。

“两位大人……”鲁考官行完礼, 话还没有说完,张总督已经笑着摆了摆手,道,“二位只管忙,不用管我们。徒工试是一地大事,我等也就是过来看看。”

他的目光扫过面前的一大片考生,含笑道,“我江南路向来是工匠重地,这些学生里,总有一些得已亲赴京城,前往皇上面前奏对的吧。”

听见这话,鲁考官脸上又惊又喜,肯定地说:“那是必然!”

鲁冼二人虽然在这次重要的考试里担当了考官,但说到底还是工匠。以他们的地位,以前别说跟和总督面对面说话了,远远见上一面的机会都是非常难得的。

而现在有了徒工试,以前张总督对这件事表现得有些不咸不淡。该他配合的事情他会配合,但除此以外,需要他捧场添光的场合,他一律都不会参加,久而久之,大家也都知道他对这件事的态度了。

不过徒工试,或者说百工试,会提升工匠的地位,也无疑会触及另一些人的利益,张总督这样的态度并不止出现在他一个人身上,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这件事鲁冼两位考官都是听说了的,所以现在看他突然出现,又是意外又是惊喜。

难道张总督的立场,有了一些松动?

这时,邓知府对着两人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两人顿时明白了过来。

难怪不一样了,这是中间有人说和啊!

两人松了口气,脸上同时挂上了笑容,鲁考官笑着说:“两位请随意,有什么问题请随时召唤我等。”

张总督笑着点头,十分亲切和蔼,鲁考官更加高兴,反倒是冼考官建议了一句:“考场里有些拥挤,二位大人的随从,还请留在门口。”

“那是自然。”张总督非常好说话,随意摆了摆手,随从们果然全部转身出去了。

考官有自己的职责,就由邓知府陪着张总督往里走走看看。

鲁冼两位考官留在门口的位置,拱手看两人进去,才一离开他们的视线,考官们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转身对视了一眼,背过身去。

“这是什么意思?总督大人想要插手考试结果不成?”冼考官轻声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既然他说是看看,那我们就当他是来看看好了。”鲁考官脸色凝重,摇了摇头。

两人一起迈步,一边并肩巡逻考场,一边轻声低语。

“皇上把徒工试全部交给了咱们,又派来了孙大人主考,总督大人心有不满也正常。老实说,他这态度一变,我心里还有点打鼓。”冼考官小声说。

“就是,咱们几个帮头一起出工,还要争个谁先谁后谁主谁次。工匠出头了,他们读书人怎么办?总督大人有他的立场。他以前那态度,我还觉得挺安心,不帮咱们做面子,但也不扯后腿,就当没这回事,这就挺好了。”鲁考官深有同感,附和道。

“是啊,现在这是……想插手了?”冼考官眉头紧皱。

“不至于吧,孙大人那牛脾气,又是负了皇命的,他真能跟总督大人犟到底。”鲁考官说。

“犟到底也麻烦啊,那就乱了。江南路的徒工试百工试还搞不搞了,这么一帮崽子们还想不想要出头了?”冼考官忧心忡忡。

“不至于到那种程度的,总督大人想插手,以前就插了。现在箭都已经搭在弦上了,他一地总督,总不至于看着江南路弄出乱子来吧?”鲁考官说。

“也是。”冼考官思来想去,觉得鲁考官说得有道理,终于点了点头。

但即使如此,两人还是同时回头,向着邓知府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

要不是这老货,张总督怎么会突然想起徒工试,还亲自跑来看?

还跟他们表功,表你/妈的功!如果不是上下有别,两名考官恨不得抓着这家伙狠捶一顿!

张总督和邓知府对两名考官的心思一无所知。

他们两人都是正经科举出身,任职几十年,在官场浸淫了太长时间的。

士农工商,这种地位差别对他们来说是理所当然根深蒂固的东西,他们今天来徒工试现场就是给他们面子,他们不跪着迎接就已经是对他们很好很客气了,心里会有其他想法?他们想都没有想过。

两人走进考场,竟然没一个考生抬头看他们一眼。

“别的暂且不停,倒还真是挺专心的。”张总督抚须笑道,声音倒也不高。

“这都是训练过的。学徒进门第一年,不教技艺,专训规矩。做事就要专心,旁边就算响锣也不能抬头,抬头就要挨打。久而久之,就能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了。”邓知府笑着解释。

“这倒有趣。是所有师父都会这样教?”张总督兴致勃勃地问。

“那倒不是,也得是比较有规矩的师父。不过这两百多考生全是优中选优,自然都是有这样的教化的。”邓知府说。

“有道理。”张总督不再问话,而是负着手,在考生旁边踱步,果然走了好长一段距离,都没有考生抬头。而从他们手上的动作看得出来,不是装的,都是真的没有分心。

张总督并不懂匠作手艺,但他看事情自然有他自己的角度。尤其是现在大家在做同样的事情,左右可以进行比较,结果更加明显。

光是“规矩”这一项,就可以拉出明显的差别了。

打个比方,他左边的这个考生,工具材料全部摆得整整齐齐,要用什么头也不抬,伸手就拿,整体流程非常流畅。

他右边这个就不行了,拿什么都要抬头找一找,手上活计虽然也很熟练,但总是要被打断一下,看上去就没有左边考生那么舒服。

他很清楚,这影响到的不止只有感观。时间一长,两边干活的速度自然会拉出差别,左边的进度肯定要比右边的快不少。

他默默点头,又往前走了两步,突然一抬头,注意到了一个人。

他扫了对方一眼,心里顿时明白,这就是自己要来看的两个人的其中一个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