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76 碎片

匠心 沙包 2741 2021-09-07 00:44

许问小跑着往里走,一边跑一边也在想着这件事情。

血曼教确实是个邪教,尤其还使用忘忧花这种东西来控制教民,可以说是罪大恶极。

但是说起来,这个邪教确实也透着种种古怪的气息,很难说清楚。

他们能使用忘忧花,还使用了黑漆,也就是石油。虽然使用手法非常拙劣原始,但至少是能用的。

最关键的是,不久之前,许问听到了有关这次地震的预言……

半年之内,天摇地动,逢春必亡。

天摇地动,指的不就是这场地震?

虽然半年的时间实在太久了,这让这个预言变得好像瞎猫撞上了死老鼠。

昨天预言的,今天就出事,虽然确实也在半年之内,但是把时间归纳得更精确一点,譬如三天之内什么的,不是更有威慑力吗?

这感觉就像他们隐隐约约知道了这样一件事情,无法确定细节,所以随口瞎编了一通一样。

还有别的事情,让许问非常挂心。

刚才皇帝一时激动,心有所感,给这座行宫定了一个新的名字――天启宫。

许问知道潜龙勿用只是暂定命,它被重新命名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天启这两个字入耳,他陡然产生了一阵熟悉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一样。

现在他终于想起来了……他确实听说过。

天启宫,班门班祖的代表作品之一。

当然这个班门,指的是另一个世界,也就是他自己世界的班门。

当初他进了班门宗地,听了五岛的传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班祖其人。

班门建立伊始,拥有高得惊人的名望,靠的就是班祖其人。

据班门宗正卷记载,当初班门创立的时候,万千同行齐至五岛共襄盛举,冲的全是班祖的面子。

按照这种说法,这位班祖在当时,几乎形同工匠们的领袖。

班祖统七十二艺,撰宗正卷,建天启宫,筑一品门,凿怀恩渠,走遍西北,联通南北,天下尽皆声名。

至今,许问仍然能够记起陆立海骄傲提及此事时的声音与神态。

那是有如个人精神支柱一样的信仰。

但当时许问就还有一件事情觉得很奇怪。

七十二艺和宗正卷是技艺的集合,至今相关传说以及案卷仍然留在班门,算是实证。

但是那些大型工程呢?

天启宫、一品门、怀恩渠,这三项工程按理说应该非常出名,但他怎么一样也没有听说过?

是不是当时它是这个名字,后来在历史记载里又换了个名字?

关于这件事,许问一直想找个机会问一下陆立海。

但陆立海一直忙着遁世博物馆的事,许问两边跑,比他更忙,结果就忘记了。

一直到了现在,在记忆里逐渐淡去的名字突然又跳了出来,在这样一场灾祸最后,在天与云、光与影之间出现在了他的耳中。

天启宫,天之启,真的有如天之启!

那一瞬间他就意识到了,此天启宫即彼天启宫,那个世界的班门班祖,也与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天启宫现在已经存在了,那么一品门,怀恩渠,会不会也接下来一个个出现?

也是在那一刻,他突然心有所感,仿佛触及到了他一直追寻的那个“真相”的边缘。

因为在皇帝说出天启宫的前后,他确实再一次看见了异象。

天启宫位于湖边,湖光山色,宫影倒映,美不胜收。

这也是许问每次经过,都要欣赏一番的景色。

今天,在持续不断的余震中,在紧紧尾随于身后的死亡恐惧逼迫中,他驾车狂奔到了它的跟前,却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

山还是山,水还是山,宫殿还是宫殿,但是倒映于水中的景象却完全变了。

水中景与水上景完全不同,看上去有些异样,许问的心神却完全被吸引了进去,他瞬间认出了那是什么。

他修复许宅的时候,每修完一个建筑,就会以各种形式看见一些倒影。渐渐他总结了出来,那是班门世界的各代天工在晋升前发生的一些事情。

他们,或者说他们的灵魂去往了各个世界,看到了各个时代不同的技艺,令他们心醉神迷,无比向往。

现在,这些场景再次出现在他眼前,出现在天启宫的倒影中,连绵不绝,持续不断。

两个不同的世界,各个不同的时代,在这一刻连接在了一起,更加辉煌的是呈现出来的那些技艺、以及技艺制成的作品,人类的智慧结晶,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生辉,不断变化,不断成长,一直延伸向了未来。

一瞬间,他想到了传说中的“唐”,那个位于大周之前,失落的时代。

现在的班门世界,是在唐之后出现,仿佛是由它延续而来的。

唐是什么?

就现在看来,好像是无数他所在世界历史的人类智慧结晶碎片,以及它们背后的那些前因后果、时代故事拼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独特而独立的世界,然后延续了下来,直至如今。

这些碎片从何而来?

那些惊人的作品、艺术品,难道不也是天工的杰作?

那么现在呈现在水影中的这些,由班门世界天工凝聚出来的新的碎片,会不会再度形成一个新的世界?再次自成一体?

真有意思啊……

无数思绪在他脑海中掠过,不过他没时间细想,现在手上有急事要做。

果然如同李师傅所说,地震一停,就有很多人已经上工了,开始赶着修复天启宫刚才被损坏的部分。

许问一个个叫停,把他们赶到空旷的地方,先避开最有可能发余震的时间段再说。

这么多人,这么多天的生活,都是需要安排的。他路经天启宫各殿,一边走一边处理,井井有条。

这两年,他管理统筹的能力真是得到了巨大的锻炼。

他对天启宫惊人的熟悉,很快就走遍了各处。

在此之前他们启用了一级通信渠道,这是驼子设计的体系,利用旗语、信号烟等进行长距离通话,实现紧急通知。

这在他们日常工程时也经常使用,通讯便利也是工程推进如此快速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过许问亲自走一趟还是对的,大部分流觞园过来的大师都集中在天启宫里,这些人里不少都是犟脖子一根筋,把作品看得比命还重要,要不是许问亲自过来把他们拖到空地,他们是根本不会理会什么信号通知的。

处理完这边的事情,许问回到天启宫门口,看见皇帝站在湖边,正好转过头来,看见了他。

然后对方伸手向他一指,道:“把虎符交给他,七天之内,全部听他调度。”

他身边站着的,是一支杀气腾腾的黑甲部队,看上去比之前在饮马河畔救援的那支还要精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