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78 人手

匠心 沙包 2788 2021-09-07 00:44

许问到了山下。

这一路他们都还算顺利,主要是工匠们经过这两年的训练,能力确实极强。

而在一开始,他们就为山道预备了各种防灾措施,虽然面对这种规模的地震还是没办法完全安然无恙,但损坏程度有限,都在可处理范围内。

而且,他们有许问跟在一起,比较有难度的地方完全可以由他出马,解决起来更容易了。

后面,黑甲军似乎摸着了一些要领,主动上前帮忙,于是他们的行动变得更快了。

一路到了山下,刚刚进城,许问抬头,皱了皱眉,道:“要下雨了。”

地震同样会引起天象变化,震后暴雨是很常见的情况,但许问也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听见这话,所有人一起抬头,果然看见乌云密布,层层压低,好像随时都要落到他们的头顶上了一样。

“要找个地方避雨……”

“这会给救灾带来麻烦啊……”

刘总管和皇帝同时开口,说的完全是两个方向的事情。

刘总管迅速低头,道:“大人还是请保重身体。”

许问一点头,道:“先去县衙那边。”

令行即止,大队人马迅速行军。

路上,许问一直在对向前以及工匠首领交待事情,他们迅速点头,层层分派,一队又一队人马被一一安排了出去。

没一会儿,他们的头上就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眼看着就要迅速转大。

这时,县衙已经到了,这里的损坏不严重,已经收拾过了,肉眼可见的周围布防森严。

队伍一到这里,就有好些人出来,冒着雨站在道路两边,俯身恭迎。

这些人里有一些知道这是皇帝,有一些只以为是特使,心里有些疑惑为什么要行这么重礼,但这种紧急时刻,都随了大流,没人多问。

皇帝在众人的列队恭迎中走进了县衙的正厅,许问目送他进去,自己则一个转身,带着剩下的部队重新进了城。

一路上,他已经收到了一些关于逢春新城的信息,包括损坏程度的汇报等等,但耳闻不如眼见,很多事情还是自己看看确切情况比较靠谱。

据汇报,逢春新城建筑总体情况还算良好,但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房屋倒塌的情况,居民有死伤。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城西的地下水管发生了爆裂,路面被淹,交通不便,需要紧急处理。

除此以外,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事情出现在城市各处,这次巨型地震带来的情况比想象中要好一点,但需要处理的情况还是非常多。

雨渐渐变大,许问身边的人渐渐分派出去,现在只剩下了五个人。

他看了一眼四周,心里有点担忧。

情况太复杂了,人手不够啊……

不过这时候也没法多想了,他们全部冒着雨,没人使用雨具,也没人有一丝胆怯回避的意思。

许问走到一片街区,突然听见一阵痛哭声与求救声,心里顿时一紧。

这一带水管爆裂,地面果然积了很多水,及膝深。

雨水打在上面,溅起连片的水花,迈步趟过去,根本分不清是脚步溅起来的,还是天上下下来的雨水。

许问毫不犹豫地迈步,踩着水跑了过去,到了传出哭声那所民居的跟前。

到了这里,他愣了一下,这里围着一群人,穿着短打,袖子撸到了肩膀上,正围着那所民居讨论着什么。

他们听见声音,转头一看,立刻喜笑颜开,乱七八糟地叫了起来。

有的冲着许问说:“许先生来了!”

有的则转身面朝民居,大声叫道:“别哭了,许先生来了,你们有救了!”

“真的吗,真的是许先生吗?”民居里的哭声顿时一止,转而惊喜地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许问问道。

人群有了秩序,大部分人停了说话,其中一个人开始解释。

许问走了过去,人群让开道路,许问一边听那人说话,一边观察周围情况,迅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一带地势比较低,建的两层楼是分给两户居住的,楼上一家楼下一家。

现在楼上的人已经逃出来了,楼下的可能是地震停了又回去了,结果遇到水管爆裂,地下水倒灌进屋,被卡在里面出来了。

现在下起了暴雨,屋中水面不断上升,一户五口人都只剩下了一张脸在水面外,再过会儿水面直接接触屋顶,他们必死无疑。

严格来说,这是当初设计的疏漏。他们做了防震,但没有预设这种震后的极端情况,结果这些人就被陷进去了。

但你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面面俱到,这是难免的事情,也是许问必须赶过来的原因之一。

情况非常紧急,屋里的人却已经停止了哭声,有女人偶尔抽噎两下,马上里外都有人喝止:“哭个啥哭呢,许先生都已经来了,没事的!”

如此信任……

许问的心里像压了个担子一样,但他什么也没说,反而更集中了精神,很快拿定了主意。

“你们听我指挥。”他当机立断,起身道。

在他的指挥下,一面墙壁很快被破开,许问亲自进去,把那五个人一个人接了出去,手递手地传到了外面。

生死间隙被救出来,那些人简直狂喜,直接跪在水里抱头痛哭,又转过头来对许问连连磕头。

“好了没事了。”人群里一个络腮胡子对那几个人说,“你们现在去杏花场,杏花场知道在哪里吧?那里有人招呼,喝点姜汤换身衣服暖暖身体,免得风寒生病。收拾好了,女人在杏花场帮忙,男人赶紧回来帮忙!”

他说得非常熟练,好像这样已经重复很多次了。

那家人连连道谢,说知道杏花场在哪,相互搀扶着去了。

许问看着他们离开,有些意外地转身问道:“杏花场?”

杏花场是附近的一个公共露天广场,地方他当然知道,但这件事他一点也没听说。

他们要在杏花场做什么?

“对!查先生组织的,说书里写着,大动之后会有余动,不宜在家逗留。所以说先在杏花场临时收容一下,再组织人手出来救人帮忙!”络腮胡子大声说。

查先生……

许问当然记得他是谁。

当初他在逢春城教书育人,后来逢春遇难,他组织难民,救了不少人。

后来新城开建,他跟徐二等人都回来了,徐二加入了建城的工作,查先生则到刘万阁那边,回归了老本行。

他以前率领逢春城难民,有点这群人领袖的感觉。结果回来之后就扎根了进去,连名字都没怎么听说了。

没想到,遇到这种大难,他竟然又站了出来。

许问心里情绪异常激荡,但他只是深吸一口气,强行把这情绪压了下去,大声道:“很好,那我们现在先一起加把油,救一下周围的人,再看看有没有办法,把这周围的水退一退!”

“是!”所有人齐声应答,声音震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