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12 仓储

匠心 沙包 3436 2021-09-07 00:44

许三是连师傅的徒弟,跟着师傅有三年了。

所以,他稍微可以从事一些更加深入的工作,譬如清除木头上残存油漆、各种污物,对它们进行一些初步的处理。

他家一共七个孩子,他是老三。爹娘给他找了这样一份活计,只要他出师,怎样都能混口饭吃。

他很清楚这点,从来都非常认真。

这天,他正在埋头干活,突然听见师傅的叫声:“老三。”

他茫然抬头,看见师傅正皱着眉头望着另一边:“你过去看看,你师姐和新来那孩子在库里做什么。”

许问应了一声,乖巧地站起身,这才慢慢意识到是怎么回事。

新来那小孩他当然知道,昨天就是他引他进门的,也姓许,是他本家。

这小子有点木讷,昨天在这里呆了一天都不知道向师父请教。明明师父这么随和,只要你问,他就会教你。

今天他来了之后,一直在跟小师姐嘀嘀咕咕,很高兴的样子。

许三当时还在想,师姐也还是个小孩子啊,还是能跟同龄人玩到一起去。

所以,师傅没有发话,他们几个师兄弟也没有理会。

后来他就没留意了。现在听起来,他们俩进了仓库,半天没出来了?

这怎么行!

男女有别,就算他们俩还是孩子,师父也不是太在意这些,也不能这样啊……

许三加强脚步,刚刚走到仓库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话声。

一个人正在发号施令,另一人则在不断应声。

他脚步一顿,有些吃惊。

就这么两句话,他已经听出来了,发号施令的是许问,不断应声的是他的小师姐连林林!

“三角一月三点一块。”许问说。

“好嘞,刻好了!”连林林轻快地说。

“五星一月四点一块。”

“嗯嗯。”

“交叉二月二点。”

“好了。”

两人一应一和,速度非常快,许三在窗户旁边听了半天,完全听不出来什么意思。

不过听得出来,他们在配合着做什么事,没什么暧昧,许三总算放心了点。

“你们在做什么?”他走进门问道。

“小三师弟!”连林林转过头来,看见是他,笑着说,“小许好聪明,他想了个法子,重新清点库里的货物,到时候我们交货就没那么费劲了!”

连林林年纪不大,仗着自己进门早要当师姐,许三他们早就习惯了。

“什么法子?”他好奇地问。

“就是用木牌给每份木头贴标签,按标签的顺序来摆放。他说最好做个木架,把东西放到木架上,每个架子旁边贴牌子列单子,这样就更方便了!”连林林毫无隐瞒,全盘托出,看着许问的眼睛闪闪发光。

“不过他好傻,一开始还问我有没有纸笔。书生用的东西,我们怎么会有嘛!咦,对了,小许,你的意思是你学过写字?”

连林林的确兴奋,叽叽咯咯地说着。许问正拿着一块奇形怪状的木头,皱着眉琢磨着什么,闻言转头:“认得几个字,但不太会写。”

“识字!”这一下,也许三的眼睛也有点发亮了。

“只能勉强认认,写起来缺笔少画,不太像样。”许问有点不好意思地强调。

“你也太厉害了吧!”连林林看他的眼神简直是崇拜了。

“嗯……你想学吗?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许师兄也是。”许问说。

“可以吗!”师姐弟俩异口同声,得到许问肯定的回答后,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咧开了傻笑。

许问提到纸笔,连林林立刻表情古怪地看他,他当时就意识到了自己犯了个错。

在这个时代,读书写字是少数人的特权,像他们这样的工匠,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的。

他小时候学过两年书法,大概知道毛笔应该怎么拿。过了这么多年,繁体字只会认不会写,但在这些从没得到过机会的年轻人们面前,已经是足以炫耀的本事。

连林林和许三高兴了一阵子,许三突然想起件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对了,我听说学认字得要束修,我……”

许三还是学徒,学徒只包吃住不发工资,他当然是没钱给束修的。

许问笑着摆了摆手:“小师父教我辨木识木,我教你们认字,本来就是等价交换,要什么束修。”

“也对,我会好好教你的!”连林林马上放松,笑嘻嘻地说,“不过这样的话,你就不用叫我小师父啦,还是叫我小师姐吧!”

约定好教学认字的时间之后,三人之间的气氛变得非常轻松。

许三终于拿起一块木牌,仔细看上面刻的东西。

旧木场有的是木头,这块是松木,两寸长,五分宽,本来是堆在角落里的边角料,被连林林拿来废物利用了。

木头被削得很平整,连林林在上面刻了一些记号,是一个三角形,旁边有一个弯弯的月亮加两个小圆点。

“三角形是铁力木。月亮越多,木料越大。小圆点指的是同批货里的第几件。”连林林解释给他听。

许三稍微一联想,就知道了这样分类的好处。

按照这样的顺序把木头依序排放,他们不仅更能心里有数,找起来也很方便。

“有纸笔的话,还可以做个帐册,这样就更清楚了。”许问有些遗憾地说。

“你还会做帐册?我还以为只有帐房才会这些东西呢,你可真厉害啊。”许三佩服地说。

这就是古代与现代最大的区别了。

他们能不借助任何工具,单靠自己的经验与一双肉眼就辨认出破烂得看不出原形的木头,在自己的专业方面做得极为精深的程度。

但是在知识的广度上,他们远远比不上被海量资讯洗礼的现代人。

许问只是在之前的工作中稍微接触过一点关于仓储方面的知识,现在只是拿一部分出来,就足够让许三惊讶羡慕了。

“没事,我去找我爹,让他帮忙!这么大一间仓库,我们全部整理好!”连林林踌躇满志地说。

也不知道连林林跟连师傅说了什么,连师傅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都用一种奇妙莫测的目光看着他。

不过他没有把许问叫过去问话,许问也就当没看见一样,自顾自地做自己的事。

许三口风很紧,这件事只有连家父女、许三和许问四个人知道,以致于周师兄如常打听完许问的情况,回去之后又对着姚师傅无奈地摇了摇头。

“可能我真的看走眼了。这孩子……一天都跟连丫头两个人呆在一起,一点正事也没做。

姚师傅表情淡淡,同样有些遗憾地说:“两天之后评定结束,就送他回去吧。”

“是。”周师兄叹了口气,点头道。

这天晚上,吕城不知道听到了什么风声,吃完饭就过来找他。

“我听到一个消息,不知道你听说没有。”他故作高深莫测,但太年轻了,这种姿态在许问眼里只觉得有些好笑。

“什么?”

“姚氏木坊每逢月底,都会有一次评估总结。黄字坊也有,各木场比试实力,最后进行排名。排名靠后的在接下来一个月里,在路上遇到排名靠前的,都得让路行礼!”

“每个月都有?”

“对!”

这件事许问的确是第一次听说,他有些意外,思考片刻之后,有点佩服。

让路行礼,形同在尊严上提高身份。这样的规则,不费一文,但同样能很好地调动工匠们的积极性。

“月底……”

“就是两天后了!怎么样,你们木场准备好了吗?”

“完全没有动静。”

“我就知道!嗐,师傅师兄不着急,你不能不放在心上啊。在评估里表现好的话,也许大师傅就看中你了!”

吕城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许问听完,却抬起头来问道:“你为什么来跟我说?我表现不好,不是更能衬出你的好吗?”

吕城似乎没想到他会问出这句话,目光一阵乱飘,最后说:“大家都是一起进来的同门师兄弟,我怎么会踩着你上去?我是看你不经心,提醒一下你!”

他带着一种假装出来的忿忿不平,转身要走。

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用意来的,他提供的这个信息的确对他有帮助。许问拉住他,说了几句好话,吕城终于满意了,又叮嘱了许问几句,转身就要离开。

这时,一个娇嫩清脆的声音在他们不远处响起:“许小问?”

“小师姐,你怎么过来了?”许问抬头,看见连林林,有些意外地说。

“你忘记我们约好的事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