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88 动线设计

匠心 沙包 2633 2021-09-07 00:44

“这个小物首的确长得好看。”

“就是,不说他是来参加考试的,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公子少爷呢。”

许问上去了,庄守又跟陆鹏举一起说小话。

班门世界的许问今年十四岁,这个年纪在县试里比较普遍,府试里却很少见。

他无论个头还是长相,都明显比之前上去的几个稚嫩,但初见之后,很难意识到这种年龄上的差别。

他身姿挺拔,气质清爽,在周围这群人里真的有鹤立鸡群的感觉。

尤其是刚刚下来的咏志县物首苗旭,单论五官长相其实比许问更优越一点,但刚才这一上一下,气质上就明显地感到了差别。

“是啊,感觉挺舒服的,希望他表现好一点。”庄守说。

台上,许问的声音已经响起,清朗而有穿透力地传遍了四方。

“我所做的,是一个木匠的工具箱。我将工具箱分为了三层,每层可以分别从不同的侧面如抽屉一般拉出,展开后可以形成一个工具展示台,方便同时使用。”

许问并不像之前那些考生一样,只是指着箱子进行介绍,而是一边介绍,一边对箱子进行拆解,展示给所有人看。

他手指轻轻一动,就从箱子的左右前三个面各拉出了一个抽屉,每个抽屉里有不同数量的格子,里面已然放好了各种工具。

这就是许问做木工工具箱最大的好处了。

别人只能按照自己的记忆与想象来设定尺寸、进行解说,他要装的东西就在自己手边,直接就可以拿来用。

早在完工之后,许问就把各种工具装了进去,现在看起来非常直观。

打眼一看,几乎全部的小型工具全部被容纳在内,分门别类,尺寸恰到好处,做得非常完美。

孙博然低头看了一眼,问道:“你这里装的都是凿子啊刻刀啊之类的小玩意儿,刨子锯子这种的大家伙呢?就不管了吗?”

“……孙大师是不是不太喜欢许问啊?”庄守听见了孙博然的话,忍不住吐槽。

“不要乱说。”陆鹏举提醒。

“你不觉得吗?这么小个箱子,能把小件全部装进去已经挺厉害的了,怎么可能把所有东西全装进去?”庄守小声说。

“没准孙大师只是随口一说,不会拿这个评判。”陆鹏举说。

“他都提出来了,不判分也让人紧张啊……”

庄守还在替许问打抱不平,城墙上他就从容一笑,再度开口了。

“箱体体积有限,无法容纳全部工具,事实上我也不建议把大型工具装进箱子里。木箱自体重量不轻,体积过大的话反而会制造麻烦,不易携带。”许问说。

“你这样说就是不管了?”孙博然挑眉质问,云远际和刘修对视一眼,都觉得孙博然有点刁难,但这种场合,他们肯定不会拆主考官的台。

“当然不。”许问摇头,他伸手在箱子的几个角落按了一下,接着手掌一翻,四四方方的百宝箱突然间翻转开来,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平板。

箱子变成板子,上面的东西当然就哗地一下全部落了下来,来势非常突然,把上上下下的人吓了一跳,刘修还下意识站起来伸手去捞。

结果工具落下,却并没有掉在地上,而是摇摇晃晃地悬在了半空中。

定睛一看才发现,工具的把手上全部都被镶上了一根细麻绳,板上有绳扣,工具挂在绳扣上,当然不会掉下来了。

最巧妙的是,这些绳扣的位置全部都隐藏在雕花后面,与雕花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不留心完全看不出来。

小小的箱子展开成平板,空间马上就大多了,挂上放在箱子里的小型工具之后,还有大片空位。

“我把整个挂板分成了五个区域,每个区域悬挂一个种类的工具。甲区斧锯,乙区刨……”许问指着板子逐步解释,偶尔还把隐蔽的环扣拉出来示意。

“这个分区有什么讲究?”孙博然突然问。

许问声音微顿,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本来就打算解说的,没想到孙博然先一步看出来了。

“这个分区是按照木匠的常规工作习惯和顺序来的。不同的步骤走到不同的位置,可以使用不同的工具。板上另外有暗扣,每个分区可以拆开,便于在工作区域太大的情况下进行移动。”许问解释。

在属于自己那个世界,还在帝都上班的时候,许问虽然没有房子,但还挺喜欢看装修。看着那些装修设计,好像自己也拥有了一个家一样,令人向往。

他这一招,就是从这里面学到的,算是比较时新的装修理念。

这种理念叫动线设计,最常用在厨房这种功能性比较强的房间里,简单来说就是按照个人的工作习惯来排布需要使用到的工具。

譬如做菜,一般的人习惯是先洗菜,洗完削皮切菜,然后蒸煮炒煎,最后摆盘。

所以,洗菜池最适合放在打头的位置,接下来依次安排案板、炉灶、灶台。

这样,工作的人能够一条线工作下来,不需要左左右右地徘徊,能够最大程度地利用空间以及使力。

木匠的工作台,毫无疑问是一个功能性非常强的区域,正好可以用上动线设计。

不过,考试要求的不过是做一个百宝箱,也就是怎么进行收纳。

而许问更进一步,不仅研究了怎么收纳工具,还研究了怎么方便使用,从而开始设计个人的工作区域,这种思绪不仅是在场的考生,就连主考官也没有想到!

庄守跟陆鹏举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脸上看见了震惊。

“这是怎么想到的……”

“打死我也想不出来啊!”

两人同时开口,不约而同地说。

此时不仅是他们,其他考生也是一片骚动,魏斗下和苗旭下意识地回头对视。

他们也是上届物首,还是现在已经评了分的考生里分数最高的两人,很有希望再一次拿到物首。

但现在,两人同时感觉到了强大的挫败感。

“这他娘不是一个等级的啊……”苗旭喃喃自语,声音很小,没人知道长得这么温雅的一个人竟然这么轻易地在爆粗。

另一边,魏斗下也暗暗握了握拳。

他们都很清楚,就凭许问这番自述,只要他的硬功夫没问题,基本上就已经稳了。

至于稳的是考试过关还是物首,就看他硬功夫到什么程度了……

“我讲完了,谢谢三位考官。”

许问干脆利落地结束了自己的话,更加利落地将雕板还原成百宝箱,所有工具收回到箱子里,双手呈上。

孙博然深深注视着他,亲自起身,把箱子接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