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59 过冬

匠心 沙包 2734 2021-09-07 00:44

徐西怀很是费了一番口舌,才把徐二叔劝过来。

徐西怀太年轻了,当年跟着改嫁的母亲离开逢春城的时候,还不到他的腰。

因此,他在徐二叔的印象里也就是个孩子,需要照顾,但远没有到可以独挡一面的时候。

徐二叔见过徐西怀的那些同伴,都跟他差不多年轻,就是刚出师没多久的那种年轻工匠,真正要接活计都得跟着老师傅磨练一下。

这样一群毛头小子跟他说可以解决这两百多人的过冬问题?

开玩笑吧!

但徐西怀跟着许问一起学到的不仅仅只是新工匠方面的知识,还有其他更多。更何况一想到许问和他们的这些同伴,想到他们已经做好的那些设计方案,他就有了底气。

他说起话来不卑不亢,有理有据,徐二叔恍惚间觉得自己是在跟一个真正的成年人打交道,不知不觉就听了进去,跟着他一起走到了地方。

“我们初步确定的地方是在这里。”走到之后,许问就迎了上来,开门见山地对徐二叔说。

路上,徐西怀已经大致给他讲了一下他们的打算,描绘得非常动人,也是他会跟着一起过来的主要原因。

所以许问不需要更多的解释,徐二叔知道他们这是想做什么。

他往许问所指的地方看了一眼,那是一面不规则的岩壁,最高的地方一丈不到,勉强能挡点风,但也不算太有效。

跟绿林镇隔得有点距离,站在这一面能隐约看到城镇的外形,但许问指的是另一面,刚好能完全挡住,至少视野上完全区隔开来了。

“隔得这么远,没热气啊。”徐二叔皱着眉头道。

他不是这个专业,真看不出来这地方的好坏。

“以后我们也是要回逢春的,逢春也没有地热,我们还是要以此为预设的条件才对。”许问很自然地说。

“……嗯。”徐二叔承认了,接着又问,“你们打算怎么设计?”

许问偏了下头,方觉明递上了一卷图纸,把它铺在了地上。

许问蹲了下去,徐二叔不知不觉地也跟着蹲下,瞬间觉得眼花。

图纸上到处都是线条和数据,一项项一条条,其实挺清晰,但那是对内行人来说的,徐二叔什么也不懂,只觉得眼花缭乱,什么也看不清楚。

“这是一个通用设计稿,主要讲的是大体的设计思路,不算详细。接下来,我们会根据这里的地理条件,进行进一步的针对性设计,主要针对……”

方觉明侃侃而谈,讲得非常清楚,许问和徐西怀偶尔在旁边替他补充一下。

徐二叔听得两眼懵圈,整张脸上写着一个不明觉厉。

最后方觉明抬头,问道:“剩下还有什么觉得不妥的,或者什么特殊需求,我们也可以考虑进去,做一些变动。”

“没……没什么了……”徐二叔愣了半天,终于回过神来,用力摇了摇头,“只要能让咱们这些人住下来,过完这个冬天,我们就已经很满足了!不敢有别的要求!”

“嗯,不过也不急,你们也可以再想想,有思路了跟我们说。”方觉明收起图纸,?问道,“那我们就开始动工了?”

事到如今,逢春人是真的走投无路。

他们长途跋涉到这里,不过是想获得一线生机。

如今生机已现,就算还有点蒙昧未明,他们也只能姑且接受,把希望寄托在这群年轻人身上。

“那就拜托了!”徐二叔直起身,又深深躬了下去,万般诚挚地道。

年轻人们相互对视,一起笑了。

许问他们开始细化设计。

要满足两百六十五人的临时居住要求,至少让他们安全渡过这个冬天,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还好从知道逢春城的事情开始,许问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甚至抽空回去查了一些相关的资料。

而因为徐西怀,其他人也很关注这件事,自动自发地做了很多工作,为他提供了大量的思路。

现在,它们已经初步具现化了出来,昨天晚上就让吴可铭住得非常满意,现在看看能做到什么程度,还是挺值得期待的。

做到一半的时候,许问突然停了下来,有点疑惑。

说起来,他好像忘记什么事情了?

好像是之前一直在犹豫的一件什么事情……

他正在回忆,许三回来了。

他不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身边还跟了几个,许问抬头一看,有些意外地起身:“阎大人,黄大人,你们怎么也来了!”

阎匠官、黄匠官,另外还有几个穿着匠官服饰的生面孔一起走了过来,许问猜也猜得到,这应该就是绿林镇负责的匠官了。

阎箕带着他一贯的似笑非笑,抬头看了许问一眼:“你有这么大的计划,我们怎么能不过来关照一下?”

说着,他转头看向四周,目光触到那些看上去极为凄惨的逢春人,脸色阴沉了下来。

“其实我们也不相信什么血曼神的,但城里信这个的人太多,逢春人呆在城外他们的意见就挺大的了,万一闹起来了,情况就更不妙了。”旁边一个匠官叹了口气,解释道。

他这话不算搪塞,许问在绿林呆了不长时间就知道,绿林人对于在逢春发生的事情有多忌惮与恐惧。

他们最怕的,就是逢春的遭遇会再现在他们的身上。

万一绿林的地热也没了,他们会不会是第二个逢春,谁也不敢想象!

这种恐惧化成了对逢春人的厌恶,变成了血曼神诅咒的传说。

他们坚信,只要隔离逢春人,他们就不会有事。

这是他们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绿林镇的管理者当然要顾虑到这种群体意识,匠官们对此也是清楚的。

而且从根本上来说,他们是不是真的不信血曼神还不好说呢。

“嗯,只要不让他们进城就好了吧?那能从城里拿一些衣食出来布施给他们吗?也是为人的恻隐之心。”阎箕说道。

“当然可以,我去安排。”那个本地匠官微微有些为难,但一咬牙,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对同伴使了个眼色,匆匆离去。

“你们是怎么规划的,跟我说说。”阎箕不动声色地转向许问他们,说道。

许问胸有成竹,一一道来,的确是已经有了很清晰的规划。

“你预计完成这个需要多少时间?”阎箕问。

“五天。”许问早就已经计算好了。

“如果这五天里,我给你们安排了别的任务呢?”阎箕问。

“我会争取两边一起进行,两边一起做好。”许问认真回答。

“倒是挺有自信……”阎箕嗤笑了一声,对他伸出五根手指,来回翻了一下,“我会再安排一些人手给你,最多十天,一定要全部完工。后面我还有其他事情要交给你。”

“非常重要的,大事。”他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