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02 细节

匠心 沙包 2646 2021-09-07 00:44

许问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状态。

他几乎没有关注自己手上在做什么,而是全身心地去回忆与连林林相识以及这一路走来的经历。

其实他们俩之间完全没发生过什么大事,全部都是些点点滴滴,小小的日常。

在旧木场相处,那些日升与日落,饭菜的香气,月夜的苇塘,甚至连旧木场积木沉腐的臭气,也变成了他们习惯的氛围。

许问一天一天地数着,一天一天地回忆着。

刚过去的时候,他其实已经二十五岁了,一个不上不下的年纪。那时候的他,刚刚经过社会的磨砺,因为工作中的不满而辞职,不说身心俱疲,心里多少也累积了一些情绪。

但在班门世界,他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身体仿佛也影响了心灵,让他的心情回到了十三岁的时候,变得纯粹了起来。

旧木场是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几乎没有对外联系的通道,当然也没有接受信息的渠道。

这些木头、这些人、连天青教给他的东西、这一片天空……

他的世界变小了,却也变得宁静了起来。而连林林,就是这片宁静的小世界里最明亮最灿烂的那道光。

憧憬、喜爱……渐渐化成一次次属于少年的萌于最深处的心动,又因为种种原因压抑了下去,在内心积蓄起来。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许问的父母离婚很早,两边都不愿意养他,把他放在了寄宿学校,就连放假也很少回家。

因为这个,许问对父母的感情挺淡漠的,但一直也并不觉得自己缺少了什么。

直到来到旧木场,这里有一个固定的地方,放着一张长桌。每天吃饭的时候,连天青父女还有师兄弟们就会在长桌旁边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不分男女尊卑,也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就是大家一起乐呵呵开开心心地一起边吃边聊。

许问当然也有一个座位,在连林林右手边。

一开始因为他是新来的,连林林主动要照顾他,后来不知不觉就固定下来了。

每天要吃饭的时候,许问走到桌子旁边,看见那把椅子放在那里,等着自己坐进去,心里总有一种莫明的感触。

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心底涌了出来,越泛越高,最后满满的,快要溢出来了。

坐在那个座位,许问可以看见连林林的侧脸,她的头发与耳朵,她右边耳垂下面有一个小红痣,有时候跟师兄弟们争执什么吵起来,情绪激动了,那颗痣会变得更红、更显眼。

这种时候,连天青总会敲敲桌子让他们安静吃饭,连林林会乖巧地听从不说话,但那颗痣的颜色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褪,好像这段时间里,她像个小河豚一样,一直都气鼓鼓的。

想到这些极其不起眼的细节,许问微笑了起来。其实算上两边的时间,这些情景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

但如今想起来,它仍然如在眼前。

当初的心动点点滴滴,是少年慕艾,是归属感。但也是在这样丝丝缕缕的蔓延攀升中,逐渐形成了新的感情。

前往西漠路上的思念与忐忑,在绿林镇重逢的狂喜与欢欣,还有分隔两年的时间里,那一封封来往的信件、那一次次光与影中的相会与相离……

独一无二的连林林,他的女孩。

许问满脑子都是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把心思分给手上的工作。

这当然也是因为经过他自己的刻苦努力与反复磨练,这些基础技术他实在是太熟练了,几乎已经变成了身体的本能。

光阴在这里停滞,许问的工作却一直持续着。

等到最后一个鳞片被缝合上去时,许问清楚地听见心里有什么东西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就像有一些不知名的阻隔被击碎了。

对于一些东西,他有了全新的理解。

他展开成品,看了看,然后把它收起来,走出了四时堂。

刚刚到达有信号的地方,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许问看了一眼,是陆立海打来的。

刚分手不久,怎么又来电话了?

他随手接起,陆立海问道:“你已经回万园了?”

“是啊,怎么,有事吗?”

“嗐,不是你找我有事吗?说了见面谈的?我也给忘了,刚把客人全送走歇下来,突然想起来了,赶紧来个电话问问!”

许问一拍额头,也想起来了。

他确实有事问陆立海,本来打算见面聊的,结果现场根本没这个机会,后来记者提起那个问题,荣显的回答让许问心有所感,然后就沉浸了进去,一路回来完成了这件作品,剩下的全忘了。

幸好这时候陆立海提起来,不然他可能就要直接回去班门世界了。

“你现在还在清遇?什么时候回万园?”他问道。

“对,可能还要两天才能回去,怎么?”陆立海回答。

“有个东西想去你们宗地那里查一下。”

“什么东西?”

“当初我第一次去五岛的时候,你给我介绍班祖。我记得你说起班祖事迹……”

许问说到这里,略微迟疑了一下,没有马上说话。陆立海一听自己家的老祖宗,马上就兴奋起来了,大声说:“对!我们班祖可牛逼了,曾经建天启宫,凿怀恩渠,建一品门,都是举世无双的大型工程,享誉天下!虽然时间太久了,记录得不怎么详细,我也不知道这些工程现在在哪里,但肯定是存在过的。宗地那里现在还留着关于这些的只言片语和一些图纸呢……”

“我可以看看吗?”许问突然打断了他,问道。

“啊?”陆立海一愣,感觉好像突然又有点不好意思了,“很零散的,大部分都丢了,看不出什么东西……”

“没事,我只是想查证一下。”许问说。

“查证什么?”

“我的师门,好像真跟班祖有点关系……”

“什么?!”陆立海马上就激动起来了。

“只是有些端倪,还不太确定。”许问说。

“那你赶紧去给我确定了!你等着,我现在就回万园,两个半小时以后见!”

其实陆立海不自己回来,随便指个人也能让他带着许问去宗地查资料的。但现在陆立海一点这方面的想法也没有,毫不犹豫地准备亲自回来。

许问挂了电话,心情也非常奇异。

当日里,皇帝在地震之后,出于某种微妙感应,将潜龙行宫重命名为天启宫。

那一瞬间,许问就想到了班祖。

原来天启宫真的存在!

修建它的,竟然是自己!

既然有天启宫,那……怀恩渠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