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29 万物归宗

匠心 沙包 2658 2021-09-07 00:44

万物归宗是易迅公司半年前新出的一款手机电脑双平台游戏,自推出以来就口碑销量双丰收,是最近半年来热度最大的游戏之一。

与其他游戏不同的是,游戏从启动界面开始,就把顾问的名字放在了非常显著的位置。所以所有玩家都知道,万物归宗的总顾问名叫许问。

胡本自从游戏刚上市开始就开始玩了,货真价实的老玩家。他当然也知道许问的名字,只是这个名字虽然不算常见,但也不算太稀罕。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位许顾问这么年轻,还这么轻轻松松地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哦,你在玩万物归宗?我也是呀。”第一时间答话的不是许问,反倒是萧西山,“你打到第几张地图了?第二张过了吗?那个桐木巧残卷你是从哪里拿到的?”

“过了过了,早就过了。不过你的说这个我还真想不起来了,我看一眼哈。”胡本自掏出手机,打开游戏,开始检索。

“查什么查,顾问老人家在这儿呢?”萧西山看着许问笑。

“我是技术顾问,游戏内容这些事儿我还真不清楚。”许问失笑。

“技术顾问……这样说的话,游戏里这些传统技术全部都是你提供的?”萧西山眯了眯眼睛,问道。

“那也不至于。项目组那边自己也收集了很多资料,包括班门的中证券以及译本,还有各地文传会提供的大量资料。他们全部把它吃透消化,融入了进去。”

“吃透消化……”萧西山把这四个字放在嘴里咀嚼了一下,问道,“这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儿,你帮了大忙?”

“嗯。”这确实是,许问也没有否认。

万物归宗,就是当初拍下班门锁之后,常思危要跟许问合作的那款游戏。

最早它是打算直接命名为班门锁的,后来经过认真考虑,决定把它做成半开放性世界,于是名字也跟着发生了变化,改成了万物归宗。

常思危拍下班门锁,并且决定做成这款游戏,有一半以上的原因是想跟进国家推广传统文化的这个趋势,在经商经营之外讨得一点好处。说白了就是做政治方面的用途,没打算靠它赚钱。

结果没想到游戏推出来,意外的受欢迎。

游戏的主线是一个年轻人进入了一个叫班门的世界,在这里获得指引,结交朋友、学习技艺、获得晋升的过程。

最早许问知道这个游戏主线以及进入世界的名字时,是真的吃了一惊,觉得简直像自己的经历被人看见了。

但很快他就知道了,这个班门,是班门锁的班门。

游戏主角进入的,其实是班门锁,是一位工匠大师――这游戏就直接使用了“天工”这个词――以毕生心血制作的一件作品。

班门锁日久通灵,自成世界,将游戏主角引了进去,让他一路行来,看见了煌煌华夏文化,认识了古代无数知名或不知名的工匠,感受到了他们潜心追求技艺、平淡而又浓墨重彩的一生……

当初听完这个游戏流程,许问觉得很有意思。那时候他这边修许宅,那边修逢春城,两边进展都很顺利,每修完一部分的许宅,还能跟连林林有一次隔空见面的机会,虽然累,但真的累得很充实、很有满足感。

所以,他在这边也投注了相当的热情,甚至还把自己在班门世界的一些经历和感受拿出来,提供给万物归宗的策划部门,给他们做参考。

万物归宗策划部门如获至宝。

这些可不是许问自己编出来的,而是他亲身的经历、亲历的感受。

它的真实性无以伦比,而这种真实性,是游戏代入感的核心来源,也是最难得的东西。

所以到现在为止,许问还没正式玩过这个游戏,但关于它的内容知道得可不少。

毕竟他的半个人生,都已经融入进去了。

不过有些东西,当初做这个游戏的时候没认真想过,现在回想起来,又有了些不一样的感受……

他们没讨论太多游戏方面的东西,毕竟他们见面的时候就在七劫塔松林外面,松林虽然规模不小,但说着话,很快也就到了。

七劫塔是石塔,但采用的是木结构塔的样子,这种仿木构也是中式石塔最常见的样式之一。

它建筑的位置非常特殊,位于五岛最高峰明堂山的后峰悬崖上,与前面的宗正庙遥相呼应。

这段悬崖整个儿就是一块巨石,建造者直接把它当成了石塔的地基,将塔建于悬崖之上。

悬崖上风很大,在松林里还不觉得,走出去立刻感觉到了,三个人的头发衣服全部一起飞扬了起来。

“塔顶有一口钟,风最大的时候会把风吹响。钟的把手上有‘鸣风’两个字,真是名符其实。不过这钟是纯铜制的,对基站有点干扰,为了把基站安在塔顶,还真想了不少办法。”三人里只有胡本自上过塔顶,这时主动介绍。

塔周有一圈平台,用白色花岗石雕的柱子围着,与松林以金水桥相连。

三个人走过石桥,跨上台阶,到了七劫塔下面。

风比之前更大了一些,许问抬头往上看。这样看七劫塔更雄伟了,它背着阳光,倒像是光线是它本身散发出来的一样。

七层宝塔皆有塔室,外面回廊环绕,廊上有飞檐,异兽伏于檐角,整座塔气度俨然,非常庄重。

青石搭成的平台上有个人正在扫地,看见他们上来,抬眼看了过来。

那人头发全白,脸上皱纹不多,身材非常矮小。

许问第一次来这里,并不认识这个人是谁,他问了一下,胡本自给他介绍:“这位他们都叫他十五师傅,好像是个哑子,只能听不能说,不过能不能进七劫塔都是他说了算。我们以前就是把申请书给他看,验过了才能进的。”

“我也是被他拦住的。这人跟鬼似的,我本来还想偷偷进的,结果不管从哪里钻空子,他都一声不吭地站你后面,用眼睛瞪着你,吓人。”萧西山说起自己偷偷做的这些事情,也一点都不害臊,倒有点心有余悸的感觉。

许问看着那人,明白萧西山的感受。

这位十五师傅的眼睛非常大,但眼白多而眼黑少,这样翻着眼皮子看人的感觉,确实有点吓人。

五岛大部分人都认识许问,但也不是所有人,所以上次来的时候,陆立海给了许问一个令牌,凭此令牌可以随意出入五岛的任何地方。

许问向着十五师傅走过去,一边把令牌从口袋里掏了出来,准备递过去。

结果他还没伸手,十五师傅就已经向着许问躬下了身,行了个礼。

然后,他说道:“许先生您来啦,请进吧。”

他似乎是真的很久没有说过话了,声音嘶哑,明显的生涩。但即便如此,他语气里的尊敬,仍然透露得明明白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