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86 不懂

匠心 沙包 2412 2021-09-07 00:44

许问遮住眼睛,抬头看去。

他一开始还以为是祝老汉那条冰龙,仔细看才发现不是。比他那条个头稍小一点,但更精美。

它其实并不是真正飞在空中,而是用某个支架吊起来的。

但这么大一条冰龙,又是长形,要用支架撑起来,各处平衡点必须要找得非常准才行。

这也就算了,它还是动的,胡须、四肢、尾巴都在游动,下方雪堆的云层也隐约有些流动的样子。

这条飞起的冰龙,完美结合了冰雕艺术和有限的机械动力,是一件相当极致的作品!

许问他们走的时候,它还不存在,许问也不知道这些大师们是什么时候讨论出了这样的想法,又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它实现的。

“怎么样,还可以吧?”一个大师笑着问许问。脸很熟,但不知道名字,向着他的这个笑容亲切而温暖,好像已经非常熟悉了一样。

“漂亮!”许问笑着,毫不犹豫地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你们去那个鬼谷,有什么收获,真的有鬼吗?”

欣赏过冰龙之后,一群人聚到了一起,大家对他们的经历都很好奇。

许问首先拿出了那块木牌,如实告之:“那个谷里没有鬼,是一些自然现象和人为的陷阱相混合,给人造成了误解和错觉,才被认为是鬼谷的。”

“什么现象?”

“什么陷阱?”

好几个人一起问了出来,还有人接过了许问手上的木牌,翻来覆去的细看。

许问条理非常清晰,一一解释了出来。包括特殊的地理环境造成的风声,包括鬼打墙的特殊情况,包括了风刃,当然也包括了最关键的忘忧花。

一开始,大师们一边听,还在一边讨论这些自然现象。

“这让我想起了太湖旁边一块奇石,上面满是孔窍,风从中过时,会有音乐流出,应该是一样的道理。”有人马上就联想到了。

“其实就跟笛子一样嘛,不同的孔发出的声音不一样,有好听的也有难听的。你搁那儿瞎吹,也差不多就是鬼哭狼嚎!”也有人跟连天青做出了一样的比喻。

“这个风刃我倒没见过,要怎么才能割伤人?”有人直接蹲在地上,去看许问衣服上的伤痕。他穿的皮衣,割痕如刀刃,可见其锋利程度。

“我也没见过。风为无形之物,不会受损伤。如果能想办法还原出来,那不是能省很多铸铁?”

“咦,这个想法不错,可以试试!”

结果等许问说到忘忧花的时候,所有人语声一顿,安静了下来。

“那残香在哪里,带回来了吗?”一个皮肤黝黑的壮年汉子问许问,许问不记得他的名字,但有印象他是从西南来的。

“带回来了。”许问掏出油纸包好的残香,递给了他。

“果然是忘忧花。”那人小心闻了一下,叹了口气。

“任师傅你见过?”

“何止见过。西南一些地方,遍地都是。我一个侄儿,也是我徒弟,去做工的时候被人骗了,染上了瘾,整个人全废了。满脑子只想着吸忘忧花熬的大烟,手抖得连锯子都拿不住。后来把媳妇也染上了,两口子天天在家里躺床上对着吸烟,孩子在外面饿得哇哇哭。我媳妇看着可怜,把孩子给抱回来养了。”任师傅表情沉重地说。

“这么厉害!”不是每个人都听说过忘忧花的,有人第一次听说它的后果,脸色顿时就变了。

“比这还厉害。那两口子,吸得面黄肌瘦,眼窝都凹下去了,看着跟鬼一样。想当初我那侄儿是十里八村的好人品,媒人踏破门。手艺也好,很有灵性的。唉!”任师傅是真的惋惜。

“不能劝劝给改了吗?”有个北方人皱着眉问。

“改,怎么能改?这瘾一上来,人都不是自己的了,真的跟鬼上身了一样。”任师傅说。

一群人悚然而惊,再次看向那枝残香的时候,已经是跟之前完全不同的目光。

“这么可怕的东西,是血曼神教把它们带到西漠来的?”一个本地师大师问。

“他们想干什么?”很多人发出了不解的询问。

这件事他们插不了太多手,明山再次拜托李全,请官府加大力度,将此事追查到底。

“这雕工真不错。”这时,一个大师摩挲着那块木牌,喃喃说道。

这是一块榉木牌,灰褐色。上面的雕刻的手势造型简约,但是线条流丽,浓淡合宜,把那种似手而似花之间的形象刻划得非常到位。

“血曼神教的工艺向来不错,教内很多本地很出名的匠人。”明山说。

“为什么?”这个许问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转过头,意外地问。

“我曾经去打听过――有一个熟人加入了进去,据说是因为有很多不懂的东西,在神教里搞懂了。”明山说。

以前不懂的东西搞懂了?

这个答案也是许问没有想到的。

“譬如?”连天青对这个问题也很关注,转头问道。

“不清楚。我问过了,他说我加进去就知道了,但是……”明山笑了笑。流觞园地位这么特殊,他怎么可能加入这种来路不明的教派。

很多匠人?

说来也是,血曼神教跟祝老汉有联系,还有对忘忧花迷幻效果的利用,以及那石像和用石像和周围环境共同营造出来的共振效果……处处都说明着血曼神教对技艺利用的巧妙。

只是他们用在了歪门邪道上。

“不懂的东西而想知道的东西,我也有很多啊。”一人若有所思地说。

“谁不是呢?”人群中有人这样说,不知道是谁,好像出自每个人心里。

人群陷入异样的安静,这时,明山突然清了清嗓子,抬头笑了起来。

“我或者无法解答各位心中所有的疑惑,但想必也能提供一些帮助。”

所有人都抬起了头看他,心中隐约有些预感。

“我流觞园有一间物生阁,收集了不少历年历代的技艺以及珍品,如果大家不嫌弃,不如前往一观?”明山环视四周,笑吟吟地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