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77 天下有人

匠心 沙包 2542 2021-09-07 00:44

“我……靠。”

江望枫靠在许问旁边,轻轻感叹了一句,表情非常复杂。

事情急转直下,岑小衣这分数实在太高了,离满分只差一分。他真没有把握自己一定能超过他。

许问很在意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他小声问道:“这位王一丁王大人,你听说过吗?”

“听说过。少年英才,一举成名,我娘跟我咧咧了好久了,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让我警醒点儿。她还说下次去京城看能不能找机会跟王大人见一面,好好拜会一下。”

“墨艺殿呢?究竟是什么样的?”

“刚落成不久,没有亲眼见过。不过有人从京城回来,说它神异惊人,宛如不在人间,我也有点好奇。”

神异惊人,宛如不在人间?

这个形容让许问也有点好奇了。

不过在这个世界呆得越久,他越能清楚地感受到,这个时代信息来往是多么的闭塞。

这位王大人可能是京城的新贵,名声大噪,但在此之前,他完全没听过他的名字和事迹,好像那是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一样。

除此以外,墨艺殿、朝知阁……这些东西一鳞半爪地露了一点端倪,就再也没有接触的渠道了。

不光是这些,对于他们这些工匠学徒来说,江南路以外的世界,就像异国他乡――甚至还不如现代的外国――那里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点消息也得不到。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京城,见识一下墨艺殿,见识一下这个世界最顶级的建筑工艺啊……

许问对岑小衣的分数表现得很平静,江望枫也跟着冷静了下来。

“我就不信我会比他差了。”他握着拳,踌躇满志地说。

接下来果然就是他。

与先前岑小衣的不同,考官们一见他的作品就纷纷展开了眉,露出了愉悦的表情。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成品质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模型摆放的位置。

模型位于台下,下午时出了太阳,光线比上午反而明亮得多。此时日光已西斜,恰好透过过白玉廊柱,半铺在他的模型上,明暗交错,仿佛让它焕发了一种别样的神采。

而这样看过去,他的作品与刘胡子的当真是一模一样,一根线条、一个雕面也不差。

果不其然,江望枫强大的记忆力在这种类型的考试中发挥了极其强大的威力,那么短一点时间,别人只能大致记个梗概与最核心最主要的部分――之前那些作品就算看上去是一样的,也没办法达到百分百统一的地步。

只有江望枫,连其中的一草一叶、一鳞一羽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并也有能力在实际制作中还原到与其完全一致的程度。

考官们绕着这个模型看了几圈,最后相互对视,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他们回身打分,给出的结果再次让其他考生吃了一惊。

九十九分。

全部六名考官全部打出了一样的分数,一分也不差!

这样,江望枫最后的得分也显而易见了。

九十九乘以七再除以七,他同样九十九分,与岑小衣同分,与他并列在了第一名!

岑小衣刚刚露出的笑容又消失了。他是四舍五入拿到的九十九分,江望枫是实打实的整分,最后统分肯定是他比较吃亏。

就算两人真的同分要再加试的话,他也没信心能超过对方。

一夜没睡,还受了风寒,他竟然还能发挥得这么出色?

天作阁果然不愧是一品工坊,名不虚传。要是我也能托生在这样的家里,从小到大严传严教的话……

岑小衣的眼中掠过一片阴霾,淡淡扫了江望枫一眼,又再次移开目光。

“啧,我就知道……阿嚏!”江望枫自己却不太满意,他刚好又一个喷嚏出来,打完喷嚏,揉揉鼻子,他不爽地说,“做花窗的时候我也正好打了个喷嚏,一根花棱雕错了。本来想重做的,但时间太紧了来不及,只好算了。考官们眼神真的太好了……”

一根花棱雕错,扣了一分,不然他就是满分了。

“天道缺一,自该如此。”许问安慰他。

“哼哼……不过好歹跟那小子同分,回头物首花落谁家还不知道呢!”江望枫还是有点不太满意,但心情倒是马上就平复了,再次得瑟了起来。

左数第七件作品得分九十六,分数不低,进前十肯定是没问题,但物首肯定是没希望了。

那名考生表情微妙,有些高兴,但不免又有些失落。

能走到这里的人,谁会没点野心?

但也正是因为来到了这里,他们才看到了天下之大,自己绝对不是独一无二的。

然后,所有未评分的作品里只剩下了许问那件。

这件做得有多敷衍粗糙所有人都看得见,这种水平,放在两百多人里也只能算个中游,别说物首,通过院试也没戏!

于是大部分考生都纷纷放松了下来,开始对照各自的分数,确认自己所在的排名。

还有一件让他们很感兴趣的事情。

现在榜单上江望枫和岑小衣两人同分,物首是谁还没有真正定下来。

考官们是会计算小分,直接判江望枫获胜,还是让同分的两人加试一场,再看物首究竟花落谁家?

不管怎么说,两强相遇,肯定是有好戏看了!

但也有些人注意到,排名并列第一的江望枫和排名第三的林豆表情却并没有放松。

他们仍然紧紧盯着许问那件作品,留意着考官们的举动。

受他们影响,其他考生也渐渐安静下来,一个个把目光投了过去。

“怎么回事?他们不会觉得这东西还有威胁吧?”有人凑到同伴身边小声耳语。

“看他们关系不错,也许是代他操心?”也有人这样猜测。

“这会儿操心有什么用,东西做完了就是做完了,没做好就是没做好……”有人撇了撇嘴。

“不是,你们没觉得吗?这个模型看着有点怪怪的,越看越……”终于有人开口,但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把结尾两个字咽了进去。

更令人看重的是,此时考官们的表情也与江林两人极为相似,那种显而易见的凝重,表示许问的作品绝不是那么简单!

轻风掠面,带不走人声。

不知为何,考场上再次安静了下来,考生们集体屏息凝神,好像又将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大事发生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