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13 好好学习

匠心 沙包 2604 2021-09-07 00:44

安神茶的材料很快就被取来了。

云鹤楼的包厢很大,靠窗的位置放着一张茶案,可供食客在吃完饭后小事休憩。

齐娴坐到了茶案旁边,用绳子将袖子绑起来,开始煮茶。

她仪态优雅,一举一动从容自若,侧影非常美丽。

没过多久,幽幽香气从她那边飘了过来,许问耸了耸鼻子,感觉这气味有点复杂,有些茶香,又少许带着一些刺激性的混合花香,是一种很有辨识度的味道。

他看向周志诚,发现他果然也记起了这种味道,脸色有点微变。

片刻后,泛着白沫的紫色茶汤被送到周志诚面前,齐娴坦然问道:“你尝尝看,是这个吗?”

周志诚接了过来,先是嗅了一下,然后凑到唇边尝了一口。

他深吸一口气,点头:“就是这个味道。”

“姐……”齐坤紧张地叫了一声,齐娴却面不改色,道:“再喝一点,试试它的效果。”

周志诚有点犹豫,但很快就咬了咬牙,把一碗茶全部灌进了肚子里。

“请问还有多的吗?我可以试试吗?”许问突然问道。

齐娴讶异地看他一眼,说:“有。”也倒了一碗给他。

许问举起碗,闻了闻,然后先喝了一小口。

有点酸涩,有点甘苦,味道不算太浓烈,有些刺激性但不算太强。这种味道很容易辨识,一般不会搞错,周志诚过了一年还会记得不算太奇。

不过许问注意到的是,茶味相对比较淡,往里面加了东西会很容易尝出来。这跟他之前想的不一样,周志诚睡得那么死应该不是因为茶里掺了别的材料……

接着许问也把这茶喝完了,他把碗还给齐娴,齐娴接过,深深看了他一眼,仿佛很好奇一样地问道:“你就是今年县试的县物首?”

“是。”许问回答得很简短。

“听说你才十三岁?”齐娴又问。

“是。”许问继续回答。

许问就算十三岁也是个少年,未婚男女这样直接对话不太好。齐正则叫了齐娴一声,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阻止之意。

“年轻人前途无量,还需心无旁鹜,精进技艺。”齐娴说得老气横秋,像是长辈教训晚辈一样。

“……是。”许问顿了一下才回答,表情有点微妙。

“娴儿!”齐正则再次阻止,齐娴这才闭嘴,冲着许问一笑,转回去收拾茶具了。

那茶味道一般,但喝下去感觉还是蛮好的。许问很快平心静气,过了一会儿,产生了一丝困意。

困意很淡,让人有点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但不至于太迫切,连打个呵欠的冲动都没有。

“怎样?”恰好就在此时,齐娴问出了口,好像早就算准了时间一点。

许问如实把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说:“效果比想象中好一点,但不至于让人睡到醒不过来。”

齐娴又去看周志诚,周志诚有点迷惑,他说:“去年喝完茶之后也是这个感觉,挺舒服的,我直接就去睡了。躺下去一会儿之后才睡着,我还想了想第二天要带什么东西……”

连马上让人睡着的效果都没有,怎么会让人睡到醒不过来?

“我当时也喝了茶,以前喝过好多次,不是效果好又不过头,我怎么敢随便让别人喝?”这时齐坤也说话了,委屈得很。

“睡下去之后有什么感觉吗?譬如闻到什么味道,听到什么声音之类的?”许问沉吟着问。

“没印象了……”齐坤想了想,摇头。

“我……好像有点印象。”周志诚皱着眉头突然说,“我睡着之后好像闻到了一股很刺鼻的味道,还在想谁家在调胶调得这么难闻。”

当时住在那间房考试的全是木工类的,免不了要用各种胶或者漆脂之类,这些东西各家有各家的秘方,经常会有很难闻的,周志诚会这么想也不奇怪。

甚至这种味道放在一般情况下闻到也很正常,只是被许问这么一提,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你觉得是这味道让他们俩昏睡不醒的?”齐娴问。

“只能说有这种可能。”许问想起的是哥罗芳之类的东西, 但一来古代没有化学制品,二来也很难判断周志诚他们就是因为这个醒不过来的。

“不过当时最大的问题还是……”朱甘棠环视四周,缓缓道,“那间房门窗紧闭,进不去出不来,而整间房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跟齐正则关系不错,但事实放到哪里都是事实,他必须要说出来。

安神茶只是增加了齐坤的嫌疑,真正让他产生嫌疑的还是当时特殊的环境。

“太迟了,去年查的话,至少也可以看看那房子到底有什么蹊跷。让人住了一年,该有的痕迹也没有了。”齐娴咬着嘴唇,恨恨地说,还瞪了她爹一眼。

齐正则叹了口气,刚要说话,秦师傅突然问道:“是梓义公所三进左厢房?”

“对。”朱甘棠说。

“那屋子一直空着,没人去住啊!”他诧异地说。

其他人比他更诧异。

平时也就算了,每逢考试季节,梓义公所人满为患,房间根本安排不过来。

许问他们都被塞到马棚去住了,怎么会有房间还空着?

“去年那件事之后,去公所的人都不愿意住那间房,觉得……见过血不吉利。”秦师傅无奈地说。

匠人最迷信,平时做活的时候都一大堆忌讳,更别提徒工试这种大事了。

遇到这种情况,房子空着没人住也是正常的。

其他人也很无奈,尤其是班门这帮师兄弟,想起住马棚的经历,顿时觉得有点心塞塞的。

不过这事对现在来说倒是好事,许问主动问道:“可以让我去现场看看吗?也许能发现什么端倪。”

席面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一行人当即动身,往梓义公所走去。[笔趣岛 www.biqudao.vip]

他们一共二十多个人,开席面都要开两桌,一起上路有点浩浩荡荡的。尤其是到梓义公所附近时,不少人认出了他们,纷纷侧目,看着许问他们的目光犹为异样。

“那不是朱大人吗?”

“还有宋大师和秦大师……,马棚那帮人真是一步登天啊……”

“嘁,那人家也是靠自己本事!有本事也去拿个物首啊!”

“唉,不说物首,能登榜已经是万幸。”

“只好明年再来了。”

“他们这是来做什么的?”

“齐坤和他旁边那个人……好像有点眼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