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50 胡数

匠心 沙包 2778 2021-09-07 00:44

教给他们……

而不是教给阎匠官本人。

许问迅速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思,不假思索地点了头:“行。”

阎匠官愣住了。

他本来以为许问不会这么快答应,再准备再多说几句开开条件的,没想到许问几乎秒答。而且看这样子, 就算他没有说会给他报酬,他也会答应把这些东西免费教给别人一样。

当然,阎匠官说出去的话不会反悔,说给还是会给,只是他对许问的态度又跟之前不一样了。

“很好。什么时候能够开始?”创意顺。

许问看了看手里的卷轴,沉吟道:“我要想一想,怎么把我要教给他们的内容,跟这上面的课程融合在一起。大概……后天开始吧?”

他征求阎匠官的意思,阎匠官深深看他一眼,点了点头。

许问又看了一遍卷轴,把上面的内容全部记了下来――什么东西,你理解了其中的逻辑关系,都会变得好记很多,这个也不例外。

再说了,工匠们以前在这方面完全是一片荒地。开荒种地,一个月时间太短了,只能给他们打个基础。

许问可想而知,到了西漠之后,这样的教学还会继续进行,到时候,朝廷将会拥有一批这样的新式工匠。

许问不知道在自己那个世界的历史上是不是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工匠们太底层,总是被忽略的那群人,关于他们的记述不是没有,但真的非常少。

这个世界,这样的三百人无疑代表着某个或大或小的变化,某个崭新的开端。

能在中间成为其中一员,许问非常期待。

回去之后,许问发现自己的“床”已经被铺好了。

这天他们太累了,回来的时候瘫在地上瘫了一会儿就开始上课考试,根本没时间搭窝棚。

现在他回到预先定好的营地一看,“尸横遍野”。实在太累了,大部分人都是随便找个树根之类的地方倒下就睡了。

但某棵树下还是搭着一个窝棚,比前几天的尺寸小一点,只能容纳一两个人睡进去。

江望枫他们在这个窝棚旁边躺着,一看见许问回来就用力向他招手。

这边这边!

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鼾声,许问蹑手蹑脚走过去,江望枫往窝棚里指:“你睡里面!”

“啊?”许问纳闷。

“他俩给你搭的!”江望枫又指旁边,孙四和陈万年刚刚坐起身看着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

“……谢谢!”许问想了想,没有拒绝,认真地向他们道了谢。

一瞬间,孙四和陈万年笑得更开心了。

窝棚里很狭窄,但一个人睡的话刚好合适。

棚子里铺好了草垫,草垫很干很软。

走了一天,他们早就走出下雨的范围了,就是衣服湿着有点糟心。

许问把湿衣服换下来放到旁边,擦干了身体,想了想,又找了几根树枝,把衣服撑起来挂在了比较通风的位置。

他找了半天才找到合适的位置,抬头一看,那里已经挂满了树枝和衣服,布料在风中招展,像是支起了一面面旗帜。

许问笑了笑,盯着这些衣服看了一会儿,转身走了回去。

他的动作很慢,一边做,脑子里一边还在想着之前阎匠官跟他说的事情。

那份卷轴上的内容很清晰,就是这一路上要教给工匠们的东西,更准备地说,是要帮他们建立的一套体系、一套思考方式。

这很先进。

但相对来说,里面涉及到的关于数学的表述方式和算法就很不先进了。

首先一点,卷轴上内容半文半白,涉及到数学的内容几乎全是文言文。

这原因很简单,之前会去研究它们,并且把研究结果整理成书籍文稿的全是精英份子读书人,他们的书面语言就是文言文。

但工匠这种市井俗人,你跟他拽文他只会一脸懵逼地瞪着你看,他们惯常使用的语言全是大白话。

要让他们更快更好的学会这上面的东西,表述方式肯定是要变的……

其实现代的用法就很好,阿拉伯数字和各种符号,简洁明了,易于列式,但能直接用到这里吗?

许问双手抱头躺在草垫上,眼睛盯着棚顶,沉思良久。

第二天早上继续上路,年轻人恢复得就是快,许问旁边的这些年轻工匠一个个精神奕奕,一边啃着干粮一边交头接耳,气氛闹哄哄的非常好。

再远一点的地方,中壮年工匠情况也还比较好。他们精力不如年轻人旺盛,但耐力更强。这几天的确辛苦,但比起以前也不算什么,还在可接受范围内。

挺有意思的是江望枫,他是天作阁的继承人,出身比别人都好。

但他比许问想象中的能吃苦多了。

这几天他一声苦一声累也没有叫过,该走多远走多远,该他背的东西从来不会分给别人,还很自来熟的交了不少新朋友。

这时候围在他身边的几个人,许问一个也叫不上来名字。

“你起来啦,来,这个给你!”江望枫转头看见许问,乐呵呵地跑过来,塞了一个树枝给他。

“……好漂亮。”许问下意识接过,赞道。

天气渐渐凉了,夜里有霜。霜花凝结在树枝上,像是在黄色的树叶上盛开了透明的花朵,亮晶晶的。

“野地里的霜花就是比城里的好。”江望枫自己手上也拿着一枝,把它举得高高的,透过它看天光。他笑盈盈的,眼睛里满是光亮。

“当初刚见面的时候,你也塞给我一根树枝。”许问笑着想了起来。

“对啊,我记得,那时候枫叶刚红,其实晚几天红得更好看,可惜没时间去了。”江望枫说。

“那时候还是秋天,现在都快入冬了。”许问说。

“感觉也没过多久。”江望枫说。

“是啊……”许问感慨了一句,突然问江望枫,“你们家长期在江南,有跟胡商打过交道吗?”

“有啊。”江望枫说,“坐船来的。红头发的黄头发的,蓝眼睛的绿眼睛的,一开始不习惯,后来习惯了发现也没啥奇怪的,跟我们一样都是人,就是味道大一点。”

“你见过?”许问问道。

“见过啊。”江望枫很自然地回答。武七娘对他的培养是全方位的,从小就把他带在身边。他见过不少次胡商,还亲身跟他们打过交道。

胡商主要说汉话,但相互之间交流也会说一些他们听不懂的语言。

他们来大周主要是做生意的,态度非常友好,经常还会带一些胡药送给当地人,药效不错。

“做生意的话,他们会记账吗?”许问问。

“当然会啊,我还看过他们的账本呢。”江望枫说。

“他们的记数方式,是不是跟我们完全不同?”许问又问。

“对啊。”江望枫说,“他们用的是一种弯弯曲曲的符号,看都看不懂。”

“嗯……”许问点点头,沉吟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