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2 真话

匠心 沙包 2669 2021-09-07 00:44

四把椅子摆在了荣宅的客厅里,荣显围着它们转来转去,不时伸手摸一下。

球球现在跟他的关系不错,也在椅子周围转来转去,热闹得不行。

只有把这四把椅子卖掉换材料,许问才能形成良好的循环,顺利出入许宅。

所以荣显说要买之后,他们没再继续去图书馆,而是直接打道回府。许问费了不少力气才把椅子从许宅里倒腾了出来。

“我看着像真的,不过还得找个专家来看看。”看了一会儿,荣显直起身子说。

他跟许问关系不错,但这种事情还是严谨一点好。

李秀秀去打了两个电话,他们又等了一会儿,“专家”很快就过来了。

那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面色红润,几乎没什么皱纹。最吸引人的是他的眼睛,小孩子一样清澈,毫无因年迈而带来的混浊。

许问有些意外。

这老人他不久前才见过,在五星级酒店附近的小公园里见到的,华夏文明传承委员会万园市分会的主席骆一凡。

当时骆一凡撞见他练战五禽,非常感兴趣,还想邀请他登记战五禽的信息。许问考虑到这武技的来路不明,拒绝了,对此心里还有点抱歉。

他原以为两人就是一面之缘,没想到又在这里碰见了。

不过文物是文明传承的载体,他这样一个会长,精通鉴定文物实在太正常了。

“是你!”骆一凡对许问的印象显然也很深刻,一见他眼睛就是一亮。

“骆老您好,你们认识?”李秀秀很尊重骆一凡,礼貌地打完招呼,有些疑惑地问。

“是啊是啊,有过一面之缘,是老头子的心仪之人,哈哈哈哈!”骆一凡似乎对许问的拒绝一点芥蒂也没有,大笑着说。不过他话说得太怪,许问表情一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哈哈哈哈。”荣显也笑了,他同样尊重地跟骆一凡打招呼,笑嘻嘻地叫了声骆爷爷,缠着他问怎么回事。

骆一凡真的像是把荣显当孙子一样,同样笑眯眯地问他:“月考完了吗?考得怎么样?”

“您怎么总爱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荣显脸也僵了,悻悻地说。

“你啊,明明别的学科都不错,就历史不行,对得起我泱泱华夏吗?”说起“泱泱华夏”四个字时,骆一凡脸上的骄傲货真价实别无虚假。

“那不是我讨厌死记硬背嘛……不过我这次肯定没问题了!”荣显自信地说。

“哦?努力过了啊,那我等着看你的成绩了。”骆一凡笑着说。

“等着看吧!对了,骆爷爷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荣显锲而不舍地问。

“哦,那是之前,我去家旁边的小公园晨练,结果……”骆一凡绘声绘色把那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许问明明是另一个当事人,听着也觉得像是听故事一样。

“牛逼!”荣显这种年纪是最向往英雄主义的时候,就算他比别人有钱得多也一样。他兴奋极了,转身就噼哩啪啦问许问,“不是说拳不离手?你在我家那两天怎么没看见练呢?”

“看书看忘了……”许问无奈地表示。

“那你今天练过了吗?能练给我看看吗?”荣显激动地问。

虽然知道不能登记信息,但骆一凡也挺期待的。

“今天练过了。我只是初学者,师父说过,没有他在身边,我这种水平的一天只能练一次,否则反而有害。”许问说。

“唔,的确有这种说法。高强度武技对身体的伤害比较大,初学者最好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进行。”骆一凡沉吟着说。

“哦……”联想到健身荣显也能懂,但还是有点失望。

“总有机会的。那四把明椅在哪里?”骆一凡拍拍荣显的肩膀,迅速引向了正题。

“杉木椅?的确少见。保存到现在还这么完好,很难得啊。”

骆一凡一眼看出椅子所用的材料,经验非常老道。接着他开始检查椅子各部分的细节,手势动作以及检查的顺序一看就很有章法。

这手法跟连天青教给许问的不太一样,许问在旁边看着,默默地进行对比,看看其实有没有可以改进的部分。

在这方面,连天青都不能简单地说是开明了。

在他的门下,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自己想的也好,从其他地方学过来的也好,只要能给他教的东西做补习,就可以得到奖励。

这奖励有可能是你特别想学的新东西,有可能是好的材料或者工具,总之在一定限度内,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连天青没有明说,但一直都在这样暗示他们。

结合那个时代鄙帚自珍的程度,许问有时候会觉得,您老人家就是因为这个得罪太多人混不下去了,才会隐居在这么乡下的姚氏木坊里的吧……

还好旧木场这帮全是没什么见识的乡下孩子,只知道尊师重道听师父的话,不知道外面世界是什么样子,也不会多想。因此旧木场的风气非常开放,许问也不知道班门传到现代为什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骆一凡全部检查了一遍,荣显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

骆一凡的表情[烟雨红尘小说 www.jinxiyue.net]似乎有些惊讶,他沉吟片刻,抬头问道:“小许,冒昧问一句,你这四把椅子是从哪里得来的?”

许问一早就想好了说法,这时坦然说:“是我从一个老宅子里淘出来的。”

“什么样的宅子?”

“本地的一个老宅子,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万园市历史悠久,许问所说的这种房子实在太多了,购房网上就有不少,许问这话完全不会惹人怀疑――其实也一句假话都没有。

骆一凡果然没有怀疑,继续问道:“我看你这椅子是修过的,可否把修它的那个人介绍给我?”

这话就说得有点奇怪了,李秀秀狐疑地看了许问一眼,皱起了眉。

荣显很干脆,直截了当地问:“骆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骆一凡愣了一下,迅速意识到自己的话里出现了歧义,立刻摇头说:“不,我不是说它有问题。就各方面细节来看,这四把椅子为明代真品的可能性为80%。如果不够确定,可以再去做个年代检测开个证书。”

像他们这种人,是不可能把话说到百分百的。百分之八十能确定,基本上也就跟百分百差不多了。

“如果检测结果确实无误,据我判断,这把椅子的拍卖价格应该在三百五十万到四百万之间。操作宣传得当,可以到达五百万。”

骆一凡的主要工作是保护传承,但现在说起拍卖价格也很娴熟。

“什么?这么贵!”荣显直接听呆了。

这个价格,比他报给许问的可高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