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07 可惜了

匠心 沙包 2611 2021-09-07 00:44

今天的天气一直阴晴不定,云层散了又聚,聚了又散。云影在地面上不断移动,日光时隐时现。

但即使如此,也能看得出来太阳在不断偏斜它的角度,时间在不断流逝。

不知受到了什么样的嘱咐,罗大完全不是这时代工匠的习惯作风,对他们堪称倾囊相授。

一座窑洞应在什么地方选址,挖成什么样的形状,什么地方能挖什么地方不能挖,怎样结合使用土与石……非常详细,具体到每一个细节。

这其中许问最感兴趣的就是黄土的支撑力,料姜石层是一方面,但又不完全是因为这个。

有些地方没有石层,土石互相托举,也能把窑洞撑起来。

罗大说不出其中原因,只说是经验带来的直觉,这样的窑洞同样可以长久存在,供人居住,并不会特别不安全。

不过要像十里村那样洞洞相连,直至十里之长,这样的法子又有些支撑不住了。

罗大又遗憾了一次史光明的技艺失传,言下对史光明的固执和闭塞有点不以为然。

“就算不教,把它写下来留给闺女压箱底也好嘛。”他抱怨说。

“我听说好多地方讲究个口口相传,不留纸面?”林谢问。

“所以才容易出错嘛!没有师父手把手地教,光留个口信儿算什么?别的不说,我辨石那十六句,我不讲给你们,你们能听得懂?”罗大呸了一声,举起了例子。

“真听不懂!”这个例子太具有实效性了,三个人一起摇头。

“就是嘛!”罗大自己生了一会儿气,又叮嘱他们,“你们以后可别这样,该教就得教,教到会为止!好东西传下去才是正经事!不然好好的绝活,就失传了,这算什么事嘛……”

三个人一起点头,许问骨子里是现代人,许三是他跟连天青教出来的,林谢跟这行更是无关。他们三个人当然都不会有藏私的想法,尤其是许问,这一路过来,都已经教了别人多少东西了……

不过其实,他也能理解这时代人藏私的意图。

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就是这八个字。

这时代生产力低下,总体需求非常有限。所以相应的,需要的技艺也就减少了。

一个地方只需要一个人有这个手艺,出现了第二个人就会有被抢饭碗饿死的风险,这是社会的问题,不是单个人的。

环境决定人的思维,工匠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口头上的痛斥可能能改变一个人,但不可能改变全部。

最关键的还是要改变整个社会环境,扩大市场的需求量。

但是,就在他在另一个世界看到的情况而言,工业的发展严重挤压了传统技艺的生存空间,使得大量技艺陆续失传。

虽然说没有生命力的东西,消亡也是正常的,但总还是让人觉得非常可惜……

当然,在这个时代,能摆脱这样的思想,从个人利益的局限扩展到整个大局的,又是不同一般的了不起了。

罗大感叹了几句,摇了摇头,继续就着眼前的情况给许问他们讲。

边教边做,罗大很快做好了全部准备工作,规划出了窑洞的地点规模大小以及构建方式,开始顺着路往回走。

这种规模的工作不是几个人能完成的,除了罗大和他的徒弟,阳宁村的人也要来帮忙做些粗活。再说了,窑洞的位置和主要形式虽然主要由窑工负责,但也还是要主家看过确定的。

很快他们回到了阳宁村,槐树下正有一群人围在那里抽烟,看见他们就一起围了上来。

“怎么样?定了吗?”一个中年人问道。

“差不多。现在去看?”罗大问。

“就等着您这句话呢!”中年人放下烟袋嗑了嗑,笑着说。

一群人向那边涌,中间一老二少是主家,其余的全是去看热闹兼帮忙的。

这地方――准确地说这年头大部分人都是一家住在一起,这家两个儿子,要成亲的是小儿子。

罗大很快把他们带到了地方,用事先准备好的粉砖,当着他们的面把地方圈出来,道:“地方呢就是这一片,这片料姜石不错,可以挖两层,下面一层六个,上面一层五个,一共十一个窑洞。不过这次你们就是一家娶亲生子,只需要三间,依我看位置就定在这里,以后也好扩建。”

他胸有成竹,说得有条有理,非常清楚。

“我看中。”当家的点头说,又去问儿子们,“你觉得呢?”

“我觉得行。”小儿子很满意。

“我也觉得好。”大儿子脸上有点犹豫,“但我琢磨着,是不是要跟柳儿她娘商量一下……”

“没出息,尽想着你媳妇,没点一家之主的气派!行,你去跟她商量商量,快一点!”当家的不耐烦地挥手,还是答应了。

大儿子飞奔而去,当家的陪着笑脸跟罗大道歉,让他再多等一会儿。

罗大习惯了,表示这是常有的事,该等就得等,一切以主家住得满意为主。

没过多久,大儿子又飞奔而来,小心翼翼地走到他们身边,搓着手问:“柳儿她娘说,想上这儿来看看,不知行与不行。”

“说什么屁话!”当家的脸色一变,一巴掌拍到他的脑袋上,“这种时候哪能让女人来!我看你是被灌多了迷魂汤了!”

“就是,没修好的窑头哪能让女人上,太不吉利了。”

“我看这媳妇是欠揍了。”

“我看也是!”

旁边的人一边附和一边起哄。

许问皱了皱眉,看主家的大儿子。那人缩着头,赔着笑,看上去软而怂,还好不太像会打老婆的样子。

“就这么定了!”当家的挥手,不再犹豫。

“稍等一下。”小儿子又发话了,他指着面前的黄土壁,犹豫道,“别的都没问题,就是这个地方,可不可以再挖个小一点的窑,大半个人那么高的,平常放放农具啥的,也好收拣?”

“唔……不行。”罗大看过去,摇了摇头,“这里的料姜石层不够,挖不了窑,除非……”

“除非什么?”小儿子耳尖听见了,连忙追问。

“……没什么。”罗大摇摇头,语意非常遗憾。

这一瞬间,许问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除非史光明还活着,用他的独门绝活来扩建。

可惜斯人已逝,唯一的后人又没有得到传承,这门技艺终究还是失传了。

不过……

许问深思地盯着那个位置,好像有了一些想法,又好像还有什么关窍尚未想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