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01 又一个故事

匠心 沙包 2587 2021-09-07 00:44

荣显没有对他的故事做总结,现场陷入了一片安静,大家都在东张西望,出神地看着各处。

有人在小声交流,回忆自己以前遇到的或者听说过的各种类似的事情,都是些朴实无华的故事,但现在听起来格外有不一样的温度,让人想要打从心底微笑起来。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想法。”

许问望着旁边一座放在白砂上的灵璧石,突然出声。

他的声音不怎么大,站的位置也不怎么中心,但他一出声,说话的人全部住了嘴,一起转头过来,目光自然而然地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我是个匠人,我会用木头石头等各种材料做一些东西。”

许问说得更加朴实,“我最早学的是木工,师父给我布置了一项作业,让我随便雕一样东西,拿给他看。”

“那时候我基本功已经练好了,正是踌躇满志想要练练手的时候,听见这项作业却有点傻眼。师父要是明说雕什么东西,我还多少有个方向,这个随便,真是最难的。”

人群发出小小的笑声,很多人心有同感。

很多工作都是这样,不怕甲方给要求,就怕甲方不给要求。

不给要求的时候,他的心里是真的没有想法吗?

当然不是,只是他没有用语言表达给你听而已。

“随便”,就是最难的要求。

许问老职场人了,当然很清楚这一点,于是他愁眉苦脸地去冥思苦想,猜测连天青到底要什么。

那时候他刚刚练完十八巧,基本功打得非常扎实。

连天青是想考验他的木工技巧吗?

想到这一点,他做了一个玲珑球,一共十八层,每一层用不同的木料,一层套一层,工艺极其复杂。

最关键的是整个玲珑球只有少女拳头大小,精妙绝伦,完美呈现了许问当时的技术能力。

许问自己也很满意,不过做完之后,他没直接交作业,而是来到了连林林面前,把木球递给了她。

连林林眼睛一亮,擦干净手接过来,欣赏了老半天。

十八层的玲珑球,每层不同木料、不同花纹,各自可以转动。

最巧妙的是转动到不同的角度,它会形成不同的画面,真的别具匠心。

连林林左转右转地玩了好一会儿,抬头对许问说:“我很喜欢,但我觉得,我爹不会通过的。”

许问没有没有说你喜欢就好,而是问道:“为什么?”

“嗯……觉得少了点东西。”连林林诚实地回答。

许问皱眉深思。

后来他又做了两样东西,连林林都在摇头。

许问也不多问,又去重做。

最后有一天,他中午有点疲倦,想去午睡。这天天气很好,阳光透过竹窗照进来,灰尘在空气里浮浮沉沉。

本来是很好睡的时候,许问却一直睡不着,老觉得枕头不舒服。

旧木场到处都是木头,他随手拿起一块,给自己雕了个枕头。

自己睡觉的枕头,当然不会做什么装饰,它就是方方正正的一块,中间凹下去一块,完美贴合许问的头型。

当然,为了美观,他随手修饰了一下边缘,让它变得圆润可爱一点,也是为了睡觉的时候不会不小心伤到自己。

他枕着这个枕头睡着了,睡醒之后,他躺在床上,发了一小会儿呆,拎起这个枕头又去找连林林。

连林林看见它就笑了,问他道:“舒服吗?”

“非常舒服。”许问诚实点头。

“真好。”连林林笑着把枕头还给他。

她没有试,许问也没有说要送给她。这是他给自己量身订做的,完美适合他的头型,也只适合他。

在连林林这里过了关,许问就拿着去交作业了。

“然后,我交了作业,在师父那里过关了。”许问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心情很好,唇畔挂着笑,声音也很轻松。

把另一个世界的故事拿到家里来讲,感觉也很正常,没什么违和感。

“十八层的玲珑球不行,木枕能过?”

“对。”

大家面面相觑,思考着不说话。

其实到现在为止,也没人确切地知道许问的师父究竟是谁,但有一点所有人都是公认的。

许问师父的水平之高,世所罕见,不然也调教不出这样一个徒弟,还让徒弟一提起他就满脸尊敬怀念。

这种大师审美水平也一定很高,他觉得一个无装无饰的木枕头比十八层繁复精美的玲珑球更好,那必定就是更好。

“可惜,那枕头只能我一个人用,换了别人都没那种感觉。不过,真的很舒服。”许问眯着眼说。

后来他去西漠是去服役的,当然不可能随身带个枕头,于是把它留到了连林林那里。

再后来连天青带着女儿一起走了,再见面的时候也没机会问。下次见到林林的时候,似乎也是个不错的话题?

只能许问一个人用,证明它不可能保留下来,成为传世的艺术品。一个枕头,只能睡没有装饰性,当然也不具备任何艺术价值。

它究竟好在哪里,为什么许问在这时候讲这样一个故事?

不知为何,细听起来,他这个故事跟荣显那个仿佛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一时间有点不太能说得上来。

仪式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接下来陆立海蓝一珉等人又带着人继续游览博物馆。

当然,现在可以看的主要是外观,里面的展品之后才会慢慢送进来。

这里有纪女士和荣显收集的,也有荣老爷子自己的藏品。

当然,要充实到全馆还需要一段时间。

许问没有多做停留,而是坐车从清遇回到了万园。

大家都知道他忙着修复许宅,也没有留他。

许宅现在修复了三分之一,还有一部分残损待修,其中也包括了四时堂。

许问走进四时堂,球球仿佛有所感应一样,自动出现,跳到了他的肩膀上。

然后许问一步迈出,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四时堂二层。

这里依然宁静,时间与光线一同凝固,只要站在心里,身心就会宁静下来。

这里总是白天,阳光从木窗里射入,在地上投出匀称而优美的窗花。

许问找了个地方坐下,手一伸,拿起一个罐子,里面装满了鱼鳞――正是那天晚上,他在船上收集的那个。

讲完刚才那个故事,他突然想好要做什么生日礼物给连林林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