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26 夜之舞,死之舞

匠心 沙包 3438 2021-09-07 00:44

篝火旁边,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栖凤紧紧盯着担架上那个人,面具下面看不出表情,许问站在她背后,可以清楚地看见,她全身上下每一寸肢体,刹那之间全部都凝固了,整个人像一尊雕像一样。

片刻之后,她长长吐出一口气,平静地说了一句话。

周围的人也动了起来,他们纷纷放下饭碗,拉下面具,开始各做各的事情。

他们先把篝火旁边的铜锅饭碗之类的东西移开,再走到山壁旁边,一人拿起一件陶器。就是许问之前看见的,白荧土制成,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陶器。

他们排着队伍过去拿,又排着队伍回到篝火旁边,弯腰把陶器放在地上。

他们依次而放,每当有人放下一件,他就会在陶器跟前站立片刻,捂着胸口,然后放开。

陶器一件件地被堆起,逐渐形成形状。

这时,许问也能看得出来这是什么了。

它是一个人形,一位女性,仿佛正在跳舞,向前四面八方伸出一共四只手。

人群静默,动作非常一致,许问和左腾站在一边,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这时,一只手把他们往旁边一拉,让他们隐入山壁前面的黑影里。

许问回头一看,郭安注视着篝火那边,并不看他们。

人群放下陶器,走到陶像两边,左右列队站立,中间站出道路。

然后,栖凤戴着她的羽毛面具出现在队伍尽头。

她手上捧着一样东西,许问刚一看见就吃了一惊。

那是一个头颅——人头!

火光在这头颅上跳跃,明暗不定,许问盯着它看了一会儿才发现,这也是陶制的,只是风格跟之前的不太一样,更像逼真写实,在这阴暗的环境下,第一时间竟然没看出它是假的。

栖凤缓缓上前,沿着人群中央的道路走到陶像面前,举起手,把那颗头颅放在陶像的脖子上。

许问注视着这一幕,这一瞬间,他几乎看见了陶像上有光芒掠过,陶像似乎刹那间变成了一个整体,宛如活了过来!

一个正在舞蹈的女性,四只手伸向天空,比出不同的手势,妖娆却又庄严,近乎有一种神圣感。

栖凤转过身来,垂着头,然后抬起。然后,她纤腰一摆,举起手,也做出了同样的手势。

与此同时,一个击鼓声从旁边传来,许问转头,才看见一个老妇人坐在火堆跟前,面前摆着一张皮鼓,伸手重击,然后又是一下。

伴随着鼓声,栖凤开始起舞。

她的手时而举起,时而落下,纤腰婉然翩折,脚不断落在地上,与鼓声应和,发出响声。

然后,周围其他村民也开始不断跺脚,一边跺,一边击掌,嘴里同时发出呼喝声。

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黑了,天光消失,火光虽然明亮,但比之前还是暗了不少。

火光之中,鼓声更疾,栖凤舞得更疾,她的身材非常纤细,舞起来灵动迅疾,在幽暗的光线中隐约有些鬼气。

她轻轻一招手,队伍末端两个人抬着担架,缓缓走上前去,把它放在了栖凤面前。

村民们注视着担架,让开道路,口中还在呼喝,声音悲凉沉重,像山一样沉沉压了下来。

栖凤举手、顿足、抬头、跺脚,每一个动作都沉郁有力,然后她猛一转身,伸手相迎。

刹那间,篝火前面的陶像突然开始发光,光芒越来越亮,最后陶像仿佛变成了玉制的,通体莹白透亮,同时照亮了前方的栖凤。

栖凤的动作如同响应一般,放缓了下来,伸手踏足,手指如同花朵一样,翩然绽放。

皮鼓和村民的呼喝声同时变得轻灵活泼起来,在这声音之中,栖凤做出一个牵引的姿势,步步踏前,向前陶像走去。

许问突然一阵恍惚,仿佛看见一个人影从担架上浮了起来,被栖凤牵在手中,飘向白光的方向。

两人的身影越来越亮,越来越透明,最后同时发出强烈的白光,一起消失。

白光渐渐黯去,恢复成平静柔和的光芒,光芒前只站了栖凤一个人。

她一个收势,手指推向前方,好像真有一个人的灵魂,被她送到了彼岸一样。

皮鼓一记重击,村民同时一声呼喝,栖凤凝立片刻,缓缓回身。

人群中一个人呜咽了一声,跪下来向着栖凤磕头。栖凤把他扶了起来,非常温柔地用手在他额头上贴了一贴,如同一个安慰。

许问看完全程,直到这时才长长舒了一口气,身体放松下来。

他也不知道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也许是舞蹈配合声音以及光线,令他产生的幻觉。

而在这整个过程里,他感受最强烈的是一种美,某种最原初、最神性、仿佛来自天空与大地的美。

仪式还没有结束,担架再次被抬起来,送进梧桐林中。

村民们在树下挖了个坑,也没有用席子或者棺木什么的,直接把它埋在了腐殖层下面的泥土里。

可以想象,来年它会与这些泥土与树叶混合在一起,成为大地的一部分。

埋完人之后,村民们一起回到山洞前,篝火旁边。他们很多人之前还没吃完饭,这时端起陶盆继续吃。

吃完之后,有人坐在地上,开始唱歌,有人拉着手跳起了舞。

许问看着他们,突然想起了不久之前在山洞里看见的那个陶像。

这时栖凤走了过来,坐到了他身边。她的面具已经推到了头顶上,这时候的她,没有了在神像前翩然起舞时的那种神性,又变成了他们初见时的那个普通的女孩子。

许问问道:“你做的那个陶像,就是这个舞吗?”

他就是随便一问,栖凤的表情突然变得有点复杂,迟疑了一会,才点了下头,说:“是。”

“怎么?”许问注意到了,问道。

“嗯……有点不太高兴的事情。”栖凤抱着膝盖坐在草地上,头顶上的面具压住她乌压压的头发。她盯着篝火,火焰亦映在她的眼中。

许问没有问,毕竟认识不久,不好交浅言深。

栖凤却自己说了起来:“很早以前,我没有朋友,很孤单。后来我有了一个,他很特别,我很喜欢他。他告诉我很多事情,原来这个世界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太有意思了。他带我出去玩,看山、看水、看人,看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吃了很多好吃的东西。”

许问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听她说。

栖凤沉默了下来,望着火,眼神仿佛有些迷蒙。

过了一会儿,她转头问:“你怎么不问我后来呢?”

“后来呢?”许问从善如流。

“我不说你是不是就不打算问?”栖凤还是不满意的样子,“这么生疏,一点也不像朋友!”

许问无奈,于是又问了一遍:“后来呢?”

“后来?也没有后来啊。”栖凤沉默片刻,笑了一笑,站了起来,“后来他就走了,不见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说着,她就不再理许问了,站起来,走去了山洞后面。

许问纳闷地看着她的背影,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

左腾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小皮囊的酒,正坐在旁边对着嘴喝。触到许问的目光,他笑了一声,道:“嗐,女人,都这样。”

“那不是。”许问第一时间反驳,“林林就不这样。”

左腾笑得险些呛酒,连连点头说:“确实,小小姐不这样。”

许问其实没太在意,周围人群还在跳舞,老妇人坐在篝火旁边敲着皮鼓,声音轻快,人群的脚步也轻快。

许问看着这欣快不带一丝悲意的歌舞,目光不知不觉落在中间的陶像上。

陶像还在发光,不是之前那种近乎幻觉的强烈白光,而是一种柔和的莹白微光。

这光芒与火光交相辉映,陶像身体披上了一层红光,仿佛有凤羽相覆。

这陶像眉目低垂,意含悲悯,向上伸起的手指姿势又宛如新生的嫩芽一样,充满生意。

死与生的巨大冲突在她身上交汇,酿成一种极其强烈的美,许问注视着她,感受着她。

“很美吧?”一个声音在许问身边响起。

他没有回头,听得出这是郭安的。

“对。罕见的美。”许问回答。

“太迷人了。我每天过来看,天天都在想,怎么才能做到这样。”郭安轻声叹息。

“想到了吗?”

“嗯。”

许问转头。

毫无疑问,郭安是一个极其顶级的工匠大师,虽然在许问面前,他也就是砍了几段树枝,削了削木头片。

而一个这种水平的大师,看见这种水平的作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