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54 没有

匠心 沙包 2989 2021-09-07 00:44

在此之前,秦天连就已经把那个黄杨巧拿了出来,握在手上,准备递到他面前问他。

没想到十五师傅先发制人,先把箱子摆在了他面前。

秦天连看了看箱子,又深深地看了十五师傅一眼,收起黄杨巧,坐到了桌边,拿起了最上面那本账本。

说起来,那个黄杨巧自从到了秦天连手上之后,他就再没把它还给他过,现在也收回了自己身上,好像它已经完全变了他的东西似的。

不过许问也没去要,他也坐下来,拿起了账本开始看。

这黄杨巧只有大致的年份,不能具体到年月日,所以他们要查找的范围比较大。

许问现在着急知道的其实另有其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里翻账本,但看见秦天连那样子,好像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

他心中一动,也认真地看了起来。

他翻开一个账本,首先留意到的是它的字迹。

毛笔书法,标准的籫花小楷,秀气整洁,一笔不乱,整整齐齐地排列着,看着就很舒服。

所有的出入库条目都是同一个人写的,应该就出自十五师傅的手笔。

项目是什么,什么时间出库,预计什么时间回收,借取原因是什么,全部分门别类,写得清楚。

条目最后有人签名,也是毛笔字,写得就不那么漂亮了,大部分都歪歪扭扭,感觉连笔都不会抓,应该就是借还的负责人了。

许问看的这本正是十年前的,纸张有点陈旧,但保存得很好。

第一条是一套玛瑙杯,一共八件,原因写的是待客。

接下来几个条目都是同样的原因,仿佛当时有什么贵客来了,班门非常重视,无以表达,于是从七劫塔取出了不少藏品,五天之后悉数归还。

有意思的是,同时有一个血玉佛像借出,归还时十五师傅额外写了一个条目,说血玉佛像的足部受损,被磕出一个米粒大的残损。

那行字的笔锋明显锋锐凌厉不少,简直能从里面看出十五师傅内心的怒气。

那条之后又有一个签名,表示这是谁负责的。

过了几天,血玉佛像再次被借出,这次的原因是修复,一个月之后归还,十五师傅的文字明显平静下来,非常柔和,心情显然不错。

许问越看越有趣,从这些条目里,完全可以窥斑见豹,看出班门这几年发生的事情。

班门除了宗正卷以外,其它技艺典籍和样品、尤其是从其他门派学来的那些,全部是存放在七劫塔的,近年来才渐渐挪出一些。

门内一些师傅想要学习,或者研究参考都会去七劫塔借取,所以它看上去遗世独立,但其实跟班门其他地方息息相关。

就譬如,许问不小心拿起的新的一本,是最近半年的。

当时基站正在建,内部藏品的装箱迁移、挪至他处全部都有记载。

不过也是,工匠世家,一切以“物”而主再正常不过了。

他还看到一些别的有意思的纪录,抬起头,看了旁边的十五师傅一眼。

他们在翻账本的时候,他也没闲着,去收拾秦天连给他带来的藤箱了。

一件件物品被拿出来,细心检视,然后放到一边。

他拿了一个空白的账本出来,在上面写字,仿佛是新的入库记录。

许问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二十五年来,秦天连确实不止来过班门一次,每次都会去七劫塔,只是陆立海不知道而已。

久而久之,他与十五师傅达成了协议。

七劫塔要修的东西实在太多了,秦天连的手艺足够高明。

所以七劫塔的东西他可以随意外借,但秦天连需要修好了再给十五师傅还回来。

这个藤箱里装的,全部都是他借出之后修好了还回来的藏品。

这些出入,十五师傅也全部记在了账本上。

许问看得仔细,秦天连却一目十行,目的性极强。

没过多久,他就把箱子里的账本从头到尾地全部浏览了一遍。

然后他抬起头来,直视着十五师傅,道:“没有黄杨巧。”

没有?

许问眉头一皱,低着头,也加快了速度。

秦天连不说话了,看了许问一眼,仿佛在等着他再验证一遍。

他这种人向来自信心十足,绝不会轻易怀疑自己,会有现在这样的反应真的非常少见。

这次许问没有再关注其他的,全程只看黄杨巧三个字。

他的目光一掠而过,纸张一页页流水一样地翻过,放下一本,接着又是一本。

最后,他也以极快的速度翻完了整整一箱账本,对着秦天连点了点头,道:“确实没有。”

“这么快,你看清楚了?”陆立海震惊地问。

“只三个字而已,一眼即明。不过……确实没有。”许问肯定地说。

秦天连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了,再度拿出那个黄杨巧,把它摆在桌上。

天然的硬木,细腻柔黄,带着玉一样的质感。

它的完成度非常高,各方面细节都柔和完整,刀工里不含锐气,心平气和,不带半点焦躁。

是许问从来没有见过的刀工,他肯定自己绝不认识这位工匠。

秦天连摆好黄杨巧,抬起眼睛,看着十五师傅。

十五师傅不说话,只慢吞吞地把那些拿出来的账本收回去,一本本按顺序重新摆好。

“你怎么说?”秦天连问他。

“是没有。”十五师傅收好账本,终于说了三个字。

声音嘶哑,非常难听,有一种钢铁摩擦的感觉,但非常清晰。

“十年内,没有黄杨巧的记载,再往前推十年、二十年,也没有。”十五师傅说道。

“那这是怎么回事?它怎么会出现在你们的塔里?”秦天连压抑着怒气,沉声质问。

“那我就不知道了。从现在往前的二十五年里,所有进去的东西也好,人也好,都有记载。能进去不被我知道的,只有一个人。”十五师傅慢慢地说着,说完,抬起眼睛看着秦天连,不吭声了。

其他两个人也看着秦天连。

谁都知道十五师傅说的是谁,这偷偷潜进去,还在里面留了半个包子的,除了秦天连本人还有谁?

秦天连表情凝重,没有说话。

十五师傅从不说假话,更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他,他说没人进出,那肯定没人进出。

但东西不会平白出现,没有别人,东西总不可能是他放进去的吧

“说起来……你为什么对这东西这么上心?一个……黄杨巧。今人做的,完整的。”

十五师傅说话有点生涩,断断续续的,但还是把意思表达清楚了。

今人做的,表示不是古董。

完整的,表示不需要修复。

这个黄杨巧无论哪方面都不需要秦天连操心,那它还有什么让他这么在意的?

“先不说我对它上不上心,这件事本身不奇怪吗?班门十八巧大部分失传,剩下的五巧里可不包括黄杨巧。现在这样一个现代成品出现在七劫塔,表示这失传的技艺重现人间……”

秦天连的话说到一半,突然觉得不对。他想起了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

而与此同时,旁边两个人的目光也都看向了许问,带着一丝微妙。

“呃……”陆立海对秦天连说,“恐怕你还不知道,我班门的十八巧,现在已经重新凑齐了吧?”

“什么?”秦天连意外地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