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k224色阁

第一百九十五章 宁无极的心思

神级插班生 如墨似血 3574 2021-08-30 15:38

随着那声大喝声起,高飞刺向枯手的剑突然再也难进寸步。接着一个人影从树林里飞了出來,不过,是飞了出來,而不是御剑而來。

“宁城主,。”高氏兄弟看清楚來人大惊,原來此人正是宁水城城主宁无极。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是今天,他们不能死在你们手上。”宁无极站在众人面前,对着高氏兄弟说道。

“宁城主,这是为何。”高飞不明所以,要知道,只要是在宁水城待过一段时间的人都知道,宁无极跟昆仑派的关系并不好。虽不至于互相为敌,但也沒有什么交集。可是如今他竟然出手救昆仑派的人,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

“沒有为何。但是今天,你们不能杀掉他们。”宁无极沒有作出任何解释。

“这……,好吧,既然宁城主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告辞了。”高飞知道今天想杀掉这些昆仑修士夺取他们的资源是不可能的事了。

虽然不知道宁无极为什么会出面帮助昆仑修士,但是他也听出了一些内容。这些昆仑修士可以杀,但是不是今天。不过高飞也知道,要再次逮到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是不可能了。

虽然可惜,但也不得不撤离,对方的身份不仅仅只是一个摆设,更是一种实力的明证。

修真界所有的城主,至少也要金丹后期的修为,所以宁无极虽然在城主里面的实力不算高,但是对于别人來说,一个金丹后期的高手意味着什么。

别说高氏兄弟一个还只是筑基中期,一个筑基初期,就是这里所有的筑基期高手都完好无损,状态最佳,也沒法接住金丹后期一招,可见其实力之强大。

在他们看來,程宇的实力确实很强,但那也只是相对于他们这些筑基期修士而言,就算是他在金丹后期修士面前,一样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高氏兄弟对了个眼神便使出飞剑飞走了。看到两人离去,枯手心中松了一口气,看向宁无极感激无比的说道:“谢谢宁城主为我们解围,过段时间我们一定登门拜謝。”

“不用了,我在你们周围设置一个禁制,你们休息一下赶紧回昆仑吧。”宁无极说完便手结法印,念动法诀,只见这些昆仑修士仿佛被一个透明的玻璃罩罩住了一般,几道紫色的光芒在上面流动闪烁了几下之后便直接消失了。

宁无极沒有多留便飞身离开了。

枯手见宁无极走了,大家又有了禁制的保护,心里安心多了,也闭上眼睛开始恢复起來。

“大哥,这次真是太可惜了,沒想到两个对象都这么溜走了。”高氏兄弟飞走了一段路程后停到地面走了起來,高远很是沮丧的说道。

“是啊,不过这也是沒办法的,谁会料到这宁城主会突然出现,而且一向对昆仑沒有好感的他竟然会來帮助他们呢。”高飞也非常遗憾,虽然宁无极说以后他们可以杀这些昆仑修士,但是以后自己两兄弟哪里还有这种机会。

在平时,他们两兄弟联手都打不过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更何况四个了。要是今天把这些昆仑修士都杀了,他们不但能捡个大便宜,昆仑的人也只会以为他们是被那个人杀…

“哎呀,”高飞想到这里一拍脑袋,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大哥,怎么了。”高远不解的问道。

“你说今天我们把这些昆仑的修士杀了,昆仑那些人会认为是谁干的。”高飞说道。

“当然是那个人了,他们派出这么多人來追杀那人,结果一去不回,别人怎么可能会认为是我们补的刀。”高远也不笨,理所当然的说道。

“就是啊,他们都死了,别人只会什么以为这事一定是那个人干的。可是现在宁城主却不让我们杀掉这些昆仑修士。这不就是不想让那个人背黑锅么。”高飞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來。

“大哥,你说宁城主跟那人是一起的。如果是这样岂不是更要把他们杀掉么。怎么还地留下这些祸患。”高远不解的说道。

“额…这个,他们不一定是一起的,也许他们只是认识,不想让我们借刀杀人。”高飞虽然也沒想明白,随后又开口说道。

“这么说的话也有可能,可是我们刚才也看到了宁无霜小姐也在那里。宁无霜小姐好像也要杀掉那个人呢。这样岂不是也不合理了。”高远想起宁无霜妙曼的身形,脸上一阵失神。看來在这宁水城附近,宁无霜的爱慕者果然是随处可见啊。

“哎,算了,反正事情都过去了,我们也永远错失了这样的机会,以后再看到这些人可要小心点了,今天我们已经露面了,他们迟早会找我们算帐的。”高飞郁闷的说道。

本來是去逮鱼的,结果鱼沒逮到,反被鱼给盯上了,还有比这事更让人郁闷的么。

其实,高氏兄弟确实猜中宁无极的一些想法,不过并沒有猜透。

宁无极不认识程宇,之所以不想让程宇被人借了刀,主要是他有了惜才之心。自己的女儿在这一带绝对可以说的上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虽然跟昆仑里面的一些年轻天才还比不上,可是在二十岁就达到了筑基期,这资质绝对是非常不错的了。

可是他看到这个程宇的时候,就真的惊讶了。他沒办法看出程宇具体年龄,但是他看的出程宇的年龄不大。以这么小的年纪就达到了筑基后期,而且不是普通的筑基后期。就从他刚才的表现來看,他的实力基本可以横扫修真界一切筑基修士。

不过,程宇虽然厉害,但是现在的他还沒有跟金丹高手对抗的本事。所以,宁无极在不希望被高氏兄弟借刀的同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想引出昆仑的金丹高手來对付程宇。

宁无极不为别的,只是不想看到一个天才就此陨落,他想看到这个年轻人能走到哪一步。修道之人注重机缘。宁无极在金丹期已经上百年了,可是如今却还沒有半点成婴的迹象。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那么一天,这也许就需要一个机缘。可是这个机缘在哪,沒人知道。程宇这么年轻能有这份实力,他绝对算的上是一个有大气运加身的人。

跟这样一个人结个善缘,也许就是他需要的机缘。

。。。。。。。。。。。。。。。。。。。。。。

而此时,受伤惨重的程宇趴在飞剑上摇摇晃晃的在树林上方飞行。

噗~噗~,心中难受的程宇再次喷出两口鲜血,然后呯的一声从树上掉了下來。

不过程宇并沒有掉到地上,而是被大树的枝杈给接住了,程宇便直接晕了过去,嘴上的血水还在一滴一滴往下掉。

。。。。。。。。。。。。。。。。。。。。。。。。。。。。

“爹爹,女儿好不容易回來一次,您跑哪里去了。”宁无极刚回到家里,就看到女儿撒娇的跑到了身边。

“呵呵,你这丫头,都多大了,还跟小女孩似的,这次回來住几天。”看到女儿,宁无极的心里也很高兴。女儿是他唯一的牵挂,看到女儿能够开开心心,沒有什么比这更高兴了。

“嘿嘿,这次师父准许我在家里待一个月,回去后师父让我闭关,师父说不到筑基后期都不能出來了。”宁无霜既开心又有些小郁闷的说道。

“哦。难道这两年实力增长的这么快。已经快进入筑基后期了。”听到女儿的话,宁无极高兴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师父是这么跟我说道。”宁无霜摇头说道。

“好,我相信花谷主不会无的放矢,无霜,你一定好好修炼,相信以你的资质,一定会在百年内结成金丹的。”宁无极笑着说道,对于宁无霜,他寄予了太多希望。

“我也希望那一天早点到來,爹爹,我今天遇到一个奇怪的人。他也不过区区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可是他却能一人对抗好几名同级别的高手,和十几个筑基中期和初期的高手。”听到父亲提到修为,宁无霜突然想起那个神奇的淫贼來。

“哦。还有这种事。你跟他认识。”宁无极自然知道女儿说的是程宇,当时跟随昆仑一群人找到程宇的时候,他第一个就看到了自己的女儿。

看到女儿气愤的面容他也很想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他还是忍住了,静静的看着整个战局的开始与终结。

如今女儿回來,他自己又不好先说,那不是暴露自己当时也在现场了么。于是装作不知道,顺便打听一下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怎么会跟那个淫贼认识。”听到父亲的话,宁无霜急忙否认道。

“淫贼。他对你做了什么。我去杀了他,”宁无极听到女儿称程宇为淫贼,顿时一脸怒意的说道。

这份愤怒有真有假,假的是,他自然看出女儿还是完璧之身,而且他当初看到程宇的时候,并不觉得他是这么邪恶的人。而真的是,女儿是他宁无极的宝贝,如果程宇真的敢对宁无霜做那种事,即使宁无极很欣赏程宇,也很看好程宇,但也真会将他杀掉。

可是宁无霜却并不知道父亲这亦假亦真的表情,可是真被吓到了,父亲可是金丹后期的修为,程宇就是再厉害,哪里挡的住金丹后期高手的一击。

情急之下,宁无霜赶紧解释道:“不不不,父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