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k224色阁

第三百二十一章 惩罚

神级插班生 如墨似血 3535 2021-08-30 15:38

“清风你这个老匹夫给我出來,”清虚子飞落到地极峰,一声怒喝道。

“清虚师伯,师尊有请,还请移步内殿,”一个弟子慌忙的跑到清虚子跟前说道。

“哼,”清虚子冷哼一声走了进去。

“师兄,你这是怎么了。我好像沒惹你生气吧。”看到清虚子冷着脸走起來,清风子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

“清风,你真是太不要脸了,我的弟子好心好意跑到你这给你送礼,你竟然让你的弟子把他打伤,你准备跟我怎么交待,”清虚子喝道。

“师兄,你这话从何说起,程宇给我送礼,我自然很高兴,对他也很满意,我何曾让弟子将他打伤。”清风莫名其妙的说道。

“你去问问你的大徒弟,他干的好事,”清虚子紧紧的看着清风子,看他不似说假话,于是说道。

“心锋,去把你大师兄叫來,师兄,你先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清风子对身边的心锋喝了一声,然后对清虚子说道。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是程宇让你的大弟子打伤了这是事实,”清虚子坐下來说道。

片刻,一个满头银发的英俊男子跟心锋走了进來,这人正是心恒。

“师傅,师伯,不知道找我來有何事。”看到清虚子也在场,心恒心里大概知道是因为什么事了。

“听说你把程宇打伤了,可有此事。”清风子开口问道。

“是的。”心恒知道这事想隐瞒也隐瞒不了,所以很干脆的点头道。

“为什么。”清风子皱眉问道。心恒是他的大弟子,对这个弟子他也是很满意,不仅一百多岁的时候就进入了元婴期,如今三百多岁已经是金丹后期了,可以说前途不可限量。

而且心恒为人处事一向沉稳,怎么会突然跟程宇动起手來。

“因为他拿着玉瑶师妹的玉萧,我问他从哪里來却不说,还胡言乱语,所以我出手教训他。”心恒如实说道。

“哼,我的弟子还不需要别人來替我教训,师侄这么说是说我教徒无方了。”清虚子冷声道。

“师侄不敢,”

“哼,就算如此,那你也不能对他出手吧,说起來他也是你的师弟,虽然实力勉强堪比元婴期,但他毕竟只是一个金丹期,你作为师兄已经是元婴后期了,因为这点小事就把他打成那样,如果不是他还有几分本事,那我岂不是要替他收尸了,”清虚子说道。

“……”面对清虚子的责备,心恒沒有说话,也不敢接话,在无极宫如果对长辈不敬可是很严重的。

不过心恒对此事仍然沒有半分后悔,如果不是程宇不老实他也不会出手了。而且程宇的那些话确实让他很恼火。

而站在一旁的心锋心里却很爽快,正愁找不到人给自己出气,结果大师兄就把那小子揍了一顿,看样子揍的不轻,要不然清虚师叔也不会如此生气上门问罪來了。

相比起自己当时只是受了些小伤相比,心里好受多了。虽然大师兄并不是为他报仇,可是这并不影响心锋的心情。

“师兄,不知道师侄伤势如何。”清风子说道。

毕竟程宇大早上才给自己送了一份大礼,结果还沒几个时辰就让自己的弟子给打伤了,这事要是传出去,别人都会以为他们地极峰不要脸,沒有气度,因为前些天那点事竟然伺机报复。

虽然这两件事根本沒有半点关系,可是别人却会这么想,别人会以为这两件事就是因果关系。

“一时半会死不了。”清虚子沒好气的说道。

“啊。”听到清虚子的话,清风师徒三人都是一惊,不过心锋震惊之后却是欣喜,他可巴不得程宇就这么完蛋了。

可是心恒也是震惊不已,自己对自己的力量很有把握,对方虽然受伤不轻,但绝不可能致命。这程宇要是真就这么死了,那他还真的麻烦了。

杀死同门的罪过可不小,搞不好自己的前途就此完蛋了。

“师兄,你不会是说真的吧。”清风子也是一惊,他自然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紧张的问道。

“你先说说这事怎么处理吧。”清虚子沒有理会他们的表情,而是说到处理问題,哼,让你们嚣张,吓也要吓死你们。

“这……师兄,这件事不知道师兄打算怎么处理。”清风说道。

“好说,让他给程宇道个歉,这事就这么算了。”清虚子说道。

“不行,我不答应,”心恒听到要自己去道歉,顿时不乐意了。

他并不认为自己有错,要不是程宇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更加胡说八道,说那玉萧是心瑶给他的订情之物,彻底把他惹火了,他也不会出手,所以他并不认为自己有错。

“看來你并沒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既然如此,那师弟你來说说,你打算怎么处理吧,”清虚子看着清风子说道。

“这……师兄,我觉得小辈之间争强好胜的事并沒有谁对谁错,只能说他们的心还不够沉稳,要不这样吧,我罚心恒到静思峰思过一年,好好反省反省,师兄你觉得怎么样。”清风子开口说道。

让心恒去道歉他也不愿意,心恒可是他地极峰的大弟子,如果他去给程宇道歉,那这岂不是告诉无极宫所有人,他们无极宫错了,那以后他们地极峰岂不是在天极峰面前一直抬不起头來。所以清风不可能让心恒到天极峰去道歉。

“哼,”清虚子也知道让他去道歉是不太可能的,这里面的关系太复杂了。于是冷哼一声,既沒说答应也沒说不答应。

“心恒你可接受这惩罚。”看到清虚子的样子,清风子知道对方是默认了。

“弟子接受。”只要不去给程宇道歉,心恒自然愿意接受这个惩罚,思过一年算什么。就当是闭关了。

“好,那你现在就去吧,”清风子摆摆手道,免得清虚子到时候又想出什么让他们为难的事來。

“是,师傅,师伯,我先告退了。”心恒施了一礼便出了大殿。

“师兄,要不我也陪你去看看程宇的伤势吧,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师侄,还是被我的弟子打伤的。”清风子也想看看程宇的伤势,万一真的伤的太重可不是好事。

“走吧,”清虚子也不想多留,程宇的伤势他也沒有认真看过,不过想來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清虚子两人來到程宇房间的时候,心瑶已经不在了,清风看到程宇的伤势并不重悬着的心也放了下來。突然觉得自己上当了,就程宇这样的情况也就是稍微被震伤了内腑罢了,可是清虚子却亲自上门问罪,可悲自己还罚了心恒静思一年。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程宇之前的伤势确实不算轻,只不过程宇在心瑶走后服用了神水,这状态自然是好的快了。

清风子客套几句便一脸郁闷的离开了。

“你这个臭小子怎么回事。之前还是要死不活的,现在跟个沒事人似的,害的我还在你师叔面前说你身受重伤,你让我这老脸往哪搁。”清虚子瞪着程宇说道。

刚进來的时候他也很是疑惑,这小子之前明明伤的很重,可是现在自己把人带來了,结果这家伙哪里有受了重伤的样子,搞不好清风还会以为自己是故意去找麻烦的。

“嘿嘿,师傅,不正是表明我资质非凡么。难道你想我要死不活啊,”程宇笑道。

“我当然希望你沒事了,可是你也得给我提个醒啊,为此心恒还被罪到静思峰思过一年,可是看到你这样,你师叔不就认为我是故意骗他的了么。”清虚子沒好气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师傅你会把他给带过來。不过让那家伙思过一年也不为过。”程宇不以为意的说道。

“你还真是个怪胎,不过你有这么快的恢复能力也是好事,行了,你好好休息吧,”既然程宇沒事,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可是程宇这恢复能力也太诡异了,不过清虚子沒有去刨根问底,程宇这小子本來就浑身充满了秘密,他要是愿意说自然会说,要是不愿意说他也不会去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包括他自己也是。

“师傅,我打算明天就离开无极宫回世俗去了。”看到清虚子要出去,程宇当先开口道。

“什么。明天就走。你不是说待三天么。难道师傅这里就真的这么让你待不住么。”听说程宇要走,清虚子竟然有些不舍。

他这天极峰一直以來都很安静,沒有多少人,自从程宇來了,这里总算是多了些人气,他觉得这样也很好,可是沒想到程宇这么快就要走了。

“师傅,我自然是想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可是我已经四个多月沒有回去了,曾经我答应过我的女人,三个月就会回去,现在过了这么久我沒有给过他们一丝音讯,她们一定很着急。而且我也怕昆仑找不到我会去世俗找我的女人,要不然就麻烦了。”程宇说道。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也不在乎这一天时间,何况你现在的伤也沒有完全好,万一被昆仑的高手劫住了怎么办。”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