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k224色阁

第三百一十七章 震惊

神级插班生 如墨似血 3579 2021-08-30 15:38

“清虚长老,师兄好,”两人來到无极峰的无极殿,殿前的两个道士恭敬的向两人施礼,并且一脸热切的看着程宇。

自从之前与心锋的一战之后,程宇是彻底在无极宫火了,虽然不知道他的名字,可是大家都知道清虚长老收了一个了不得的开山大弟子,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不已。

这不仅是羡慕程宇成为炼器堂长老的首席大弟子,更是对程宇逆天实力的羡慕和佩服。

试问,天下间有几名金丹修士能够打败元婴高手的。至少在他们的意识里,程宇就是那唯一的一个。

“去跟掌门通报一声。”清虚子淡淡的说道。

“是,”那弟子转身便进了大殿。

片刻后,那弟子又走了出來,再次施礼道:“掌门正在内殿等候,请长老和师兄里面请。”

两人穿过正殿,來到内殿,掌门清元子已经坐在上首,而他身后还站着一貌美女子。

“师伯,”看到两人进來,那女子走到清虚子面前施了一礼,然后把目光移到程宇身上,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仅凭着金丹境界就打败元婴期心锋的人。

程宇看到对方这么盯着自己,不由有些奇怪,难道自己已经帅到能够无时不刻吸引女人了么。于是也不停的打量着对方。

五官精致,面若桃花,肤如凝脂,身材高挑匀称,一身白色轻纱宫装,当真如仙界仙女一般美艳。

“我來介绍一下,这位是掌门师叔之女心瑶,你叫她师姐就好了,心瑶,这就是我的首席大弟子程宇。”清虚子对着女子笑着说道。

“师姐好,”程宇笑着说道,眼光不停的打量着对方。

“哼,”看到程宇的眼神竟然这么不加掩饰的在自己身上游走,女子皱起了眉头,这人真是太沒礼貌了,不禁冷哼一声转身回到了清元子身后。

看到心瑶不满的脸色,清虚子奇怪的看了眼程宇,难道这小子得罪她了。程宇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不就多看了她几眼么。

“掌门师叔,”程宇不去理会心瑶的莫名其妙,再次上前给清元子施礼道。

“好,坐吧,”清元子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清虚子说道:“不知道大师兄找我所谓何事。”

“嘿嘿,师弟你有福了,”清虚子笑道。

“哦。此话怎讲。”清元子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

“我这弟子刚从死亡森林里面回來,带來了几件宝物,想送一件给你。”清虚子笑道。

“哦。师侄带來了何等宝物。”清元子看了眼程宇,有些不以为意,毕竟程宇修为低微,他带回來的宝物对他有什么用。不过看到清虚子这么得意,心里不禁有几分期待了,莫非自己还真需要这宝物。

“师叔请看,”程宇站起身來,右手一挥,一把黑白色的伞飘在众人眼前。

“上品魂器。阴阳伞。”清元子一惊,顿时惊讶的站了起來。

他们无极宫修习的功法中有一套无极阴阳诀,但是想要修炼到大成需要一件拥有阴阳之力的阴阳法宝辅助,而清元子正是缺少一件这样的法宝。

虽然清元子手上也有一件阴阳法宝,可是那只是一件中品灵器,对修炼的效果实在不太理想,如果有一件上品魂器级别的阴阳法宝,他的无极阴阳诀一定会更加精进,离大成更是已经不远了。

看到这么一件如意的法宝,清元子激动了,可是他却突然变得冷静下來,坐回到椅子上,看了看清虚子,又看了看程宇。

“师兄,我想你们此次不是单纯的给我來送这宝物的吧。”清元子不相信真有这样的好事,他们肯定是有事求自己。

“我们本來就是來送宝物的,宇儿刚入山门,免不得需要掌门师弟的关照,又正好听说你需要这么一件宝物,也算是他的一番心意。”清虚子笑道。

“真是如此。”清风子有些不敢相信,还真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自然,这阴阳伞你就收下吧,”清虚子点头道。

“如此那我便多谢师侄了。”清元子高兴的说道,他如今的无极阴阳诀已经很久沒有进步了,正好到了瓶颈处,这阴阳伞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不过,我这里也确实有一件事请师弟帮忙,”就在清元子准备收取阴阳伞的时候,清虚子却又突然开口道。

“我就知道,师兄你还是先说说是什么事吧。”清元子身子一定,顿时收回了手。

“你放心好了,这事跟送你这阴阳伞是两码事,不管你答不答应,这伞都是送给你的,而且这只是小事一桩,你当是个顺水人情就行了。”清虚子说道。

“师兄还是先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吧,要不然这么大的礼我还真的不踏实。”清元子开口说道。这把阴阳伞对他确实很重要,可是他也不想被人给卖了。

“是这样的,宇儿跟昆仑派有些仇怨,如今昆仑正举派追杀宇儿,我希望师弟能够出面去一趟昆仑。”清虚子简单的说道。

“师兄是打算让我去制止昆仑对师侄的追杀。”清元子有些意外的看了看程宇,这得做出來多么严重的事來,竟然遭到整个门派追杀。

“不是,我是让你去给昆仑施点压,不能让他们派出分神期的高手出來对付宇儿,至于他们对程宇的追杀,我们不会管。”清虚子说道。

“哦。这么说师侄如今已经能够应对分神期以下的高手了。”听到清虚子这番话,清元子惊讶的说道。

“那倒沒有,只是宇儿也需要成长,给他留点压力自然是能够让他成长的更快,宇儿,你不会怪师傅吧。”

“当然不会,师傅说的跟我想的一样,只要分神期的高手不出现,我还是很有把握的。”清虚子的想法跟程宇的想法不谋而合,程宇自然是不会反对。

“那就好,”看到程宇竟然这般自信,清虚子心里很高兴,暗赞自己沒有看错人。

就连一旁的清元子和心瑶都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新入门的弟子,不知道他的这份自信从何而來。虽然看到过他跟元婴期的修士打过一场,也确实绝对程宇很有潜力,可是元婴中后期绝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对付的,难道他还有什么绝招。

“如果是这样,我倒是愿意为师侄跑一趟,只是我很想知道师侄为何跟昆仑闹成这般,不知道师侄能否与我说一说。”清虚子点头答应了,这件事确实不过是举手之劳,跟这件阴阳伞比起來,还是阴阳伞对他更重要。

“谢谢师叔。至于这件事本來很简单,还要从我在世俗说起。”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程宇直接说道。

“世俗。你去世俗干什么。”清元子奇怪的说道,要知道修真界的人都很少去世俗,很多人甚至不愿意去,觉得那里都是凡人生活的地方,配不上他们的身份。

“呃,不瞒师叔,我本是世俗之人,只是因为昆仑的逼迫才不得不进入修真界來历练提升实力的。”程宇说道,虽然进入修真界有一部分昆仑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是他本身就需要來一趟修真界,不管有沒有昆仑这趟事他都会來。

可是昆仑也确实可恨,把他们说的恶劣一些也沒什么。

“什么。你说你是世俗之人。修真界以外的那个世俗。”清元子和心瑶两人都有些意外。

在修真界,普通百姓生活的地方他们称之为凡尘,而非世俗,也许是为了显示他们已经不是凡人,或者是为了满足他们内心的虚荣。修真界灵气浓郁,很多孩子都有修仙的潜质,所以修真门派时常都会去凡尘寻找弟子。

但是修真界以外的世俗在他们眼里就是个曾经被修真界遗弃的地方,那里灵气稀薄,根本很难修行,沒想到程宇竟然是从世俗來的,确实让他有些竟然了。

“正是,我曾经在世俗机缘巧合之下找到过一个得道前辈留下的传承和灵丹,所以才会走上仙途。”程宇点点头,把跟清虚子的那那番说辞搬了出來。

“嘿嘿,师弟,你可知道程宇如今的实际年龄才十八岁。我在四个月前碰到他的时候他不过才筑基后期,可是现在,嘿嘿,”看到清元子两人惊讶的表情,清虚子也很是得意的说道。

以前他沒有弟子,这些长老尤其是执法长老清风子,沒少在他面前夸耀弟子,这让他很不爽,现在自己收了这么一个满意的弟子,也让自己得意得意。

“这……是真的。”两人再次被震惊了。

修真者的年岁是很难看出來的,因为金丹期以后他们的容颜基本已经很难会衰老了,就算衰老了也有恢复年轻的丹药,他们知道程宇很年轻,但是不知道竟然这么年轻,才十八岁。

十八岁的金丹中期竟然能够战胜一两百岁的元婴期高手,这简直不敢相信。像心锋这样两百岁以前能够进阶到元婴期的修士,其资质是非常不错的。

可是沒想到这个程宇岂止是天才,简直逆天了。

“是的。”程宇点头道,其实程宇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进阶的这么快,他本以为自己來修真界顶多提升到金丹初期。

当初程宇刚进入这具身体之后,就用自己剩余不多的仙灵之力改造了这具身体,按说修炼速度快了是一定的。但是自从进了死亡森林以后,他发现自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