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k224色阁

第一千零零五章 玄天宗的奸诈

神级插班生 如墨似血 2292 2021-08-30 15:38

“千寻子,你别太过分了,你们玄天宗的人不能随便让人杀,难道你以为我们无极宫的弟子就能让你随便欺负了吗?我能够让我的弟子站在这里让你们寻问,那是给你们玄天宗面子,你们可不要太过分了,以为我们无极宫真的好欺负!”清虚子见势不对,瞬间就气势放开,将千寻子的气势给挡了回去。

清虚子是真的怒了,自己这个师父在这里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子被人欺负,他之所以答应程宇来玄天宗,一是因为他也希望大事化小,争取能够和平解决这个问题。

二是因为智宏大师在这里缘故,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能够忍受对方将程宇当成犯人一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而且一个大乘期的高手竟然对一个分神初期的小辈出手,这实在是让人太愤怒了。

“哼!”千寻子冷哼了一声,却是没有说话。

“阿弥陀佛!诸位,既然大家愿意坐在这里,想必都是希望能够把问题好好解决的!就让老纳来把事情弄清楚吧!”这个时候,智宏大师站起来说道。

“程施主,希望你能够把当时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说出来,让老纳来作个见证,否则这样争论下去,就永远没法真正的解决问题了!”智宏大师一道佛光打入程宇体内,然后对着他说道。

程宇只感觉自己刚才被千寻子所震伤的内脏竟然一下子就恢复过来了,看向智宏大师的眼神也是震惊不已。

这老和尚果然不简单,这么一手竟然有他的神水的效果。而且更让人震惊的是这老和尚身上竟然有佛灵之气,原来是一个渡劫期的绝顶高手了,怪不得自己的师父和师叔会去法鸿寺将他请来。

可是对方要自己将事实说出来,他有些犹豫了。不是因为这件事错在他身上,而是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把实情说出来,玄天宗也不会相信的。

其实他们真正在意的是自己是不是杀人凶手,至于那杀人的原因,他们是不会在意的。所以只要自己承认那三人是他杀的,事情就不是这样了。

他看了看师父和师叔,他们的眼神让自己安心,他看到两人对他的鼓励,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们都会支持自己,他的心里很是感动。

想了想,虽然承认了一切玄天宗会想方设法的杀掉自己,可是自己不承认,对方就不会杀自己了吗?

想到这里,程宇心里有了决定,反正自己不管承认不承认,玄天宗都不会放过他,可是自己不承认,却是会让师父和师叔难做。

“事情是这样的,当初我因为昆仑的事而身受重伤,后来为了躲避昆仑便去了世俗。有一天,我的妻子正在筑基.......”于是,程宇便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当然,有一些地方是他添油加醋的,但是并没有歪曲事实,剩下的就看这个老和尚了。

众人听完程宇所说的一切,玄天宗的人都已变了脸色,若是按照程宇的所说的,那一切都是逸风他们自作自受了,可是他们岂会相信程宇这些话的真假!

“一派胡言!我玄天宗派出去的都是精英弟子,又岂会稀罕你的法宝,你这分明就是故意编的故事来诋毁我玄天宗!”只见千羽子对着千寻子使了个眼色,千寻子站出来喝道。

“千寻子,你要注意你的言辞,之前是你一直要求我徒弟将事情的经过解释清楚,现在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你了,你却又说我徒弟是在诋毁你们,你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故意找茬!”清虚子站起来指着千寻子骂道。

程宇不敢骂,可是他清虚子却是不怕,毕竟他们的身份地位是平等的,就算自己骂了,对方也不能将自己怎么样,顶多就是再打一场。

“阿弥陀佛!千羽掌门,我相信程施主所说的一切是真的,虽然贵派弟子的死,老纳也觉得遗憾,但是这件事错不在程施主,不如此事便就此作罢吧!”智宏大师站出来说道。

千羽子阴沉着脸没有说话,可见他也在想办法该怎么将程宇给留下来。

“就此作罢?绝不可能!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可是我们玄天宗的弟子也确实死于他之手,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千寻子见掌门没有说话,知道他作为一派之尊,有些话不合适说,于是开口说道。

“阿弥陀佛!冤冤相报何时了,千寻长老又何苦如此执着呢?”智宏大师无奈的说道。

“智宏大师,不是我们玄天宗不给你和法鸿寺面子,其实我们也可以不再追究程宇杀我玄天宗弟子一事!”突然,千羽子开口了。

“掌门!”千寻子一急,难道掌门又开始变卦了?之前可不是这么商量的。

“千羽掌门请说!”智宏大师眉头轻轻一皱,开口道。

“吴馨儿如今已经入了我玄天宗,是我玄天宗的正式弟子了,我们原本也没打算再追究程宇的事。可是现在他们无极宫却要将人带走,我们玄天宗可不是你们法鸿寺的善堂。杀了我们的人,我们不追究已经是很仁慈了,却还想带走我们的人,这怕是有些说不过去吧!”千羽子说道。

听到千羽子这番话,千寻子终于放下心来,这吴馨儿本来就是程宇的徒弟,千羽子明面上说是放程宇一马,可是却要留下吴馨儿。

谁都知道程宇不可能将吴馨儿留在玄天宗,如此一来,无极宫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但是从道理上来说,就变成他们无极宫的不对了,我们已经善良的不追究你们的杀人之过了,却是你们无极宫一直牵着我们不放,掌门这一手真妙。

“你们休想,吴馨儿是我的徒弟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你们想将她留在玄天宗是绝对不可能的!”程宇忍不住了,这家伙这话倒是说的挺漂亮。

虽然看起来是两件事,其实根本就是一件事,对方假装放了自己,却是留下了吴馨儿。自己若是想要带走馨儿,那自己就必须留下来,这玄天宗果然够奸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