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k224色阁

第九百九十二章 激辩

神级插班生 如墨似血 2390 2021-08-30 15:38

“两位勿怪,我可没有故意诋毁贵派的意思!”千寻子一副诚惶诚恐的抱拳请罪道!

"千寻长老多虑了,不过还请千寻长老将这杀人凶手说出来!"清元子咬牙说道.

"既然清元掌门如此说,那我自当将调查到的结果告诉大家,只是我怕这结果说不出来,会引得两位不悦,尤其是清虚长老,因为这凶手跟清虚长老还有些关系,,若是真的因此而影响了我们两派的关系,那我千寻子便是玄天宗的罪人了!"千寻子说道.

"千寻长老但说无妨,若事情如你所说,我们自会定夺,给玄天宗一个交待!"清虚子咬牙道.

“那好,其实这个人便是无极宫的三代弟子程宇,而我若是没有说错,他还是清虚长老的唯一弟子程宇,不知道清虚长老我说的有没有错?”千寻子得意的说道。

“程宇是我的弟子没错,可是你说他杀了你们玄天宗的人,这可有什么证据?”清虚子无所谓的说道,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既然已经说开了,那就说清楚。

“这是我玄天宗弟子亲眼看见的,这难道还会有假?”千寻子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便把这弟子叫出来,我们当面对质一下,光凭你一家之言,怕是很难让大家信服!”清虚子说道。

“来人!”千寻子大喊一声,突然一个弟子匆匆忙忙的跑进了大殿。

“去把逸剑找过来!”千寻子对着那弟子说道,弟子听完赶紧跑了出去。

当初千羽子将逸风他们派到世俗去寻找圣物,可是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最后得到的消息便是跟这程宇有关。

不过当时也不确定这件事就是程宇做的,后来千羽子便让逸剑去世俗调查去了。

“掌门师尊,各位长老!”过了一会儿,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逸剑,当初派你到世俗调查逸风的案子,你现在把查到的消息跟无极宫的两位前辈说一说!”千羽子看着逸剑说道。

“是!掌门!当初我到世俗以后便找到了蜀山在世俗的据点,据他们的说法,当初逸风他们跟程宇先有过一次交手。不过三人在养好伤以后再次出去找程宇了,而且当天晚上在世俗发生了一场影响很大的战斗,连世俗百姓都惊动了,根据当时的情况来看,几位师弟确实是死于程宇之手!”逸剑说道。

“清虚长老,这下没话说了吧!”千寻子得意的说道。

“可是你们还是没有任何的真凭实据,一切不过都是你们的猜测。”清虚子说道。

“当初他们就是出去找程宇了,除了程宇,还有谁会杀他们?”千寻子怒道。

“那就未必了,世俗虽小,但也不是只有程宇一个修士。若是你们的门人惹到了一些不该惹的人,被人杀了也是很正常的!”清虚子说道。

“当时我在世俗调查的时候除了程宇之外并没有发现别的修士!”逸剑说道。

“你没有发现不代表没有,你们死去的那几个弟子都是什么修为?”清虚子问道。

“元婴中后期!”千寻子说道。

“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当初程宇被昆仑打伤的事那是修真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我们费尽心机将他救活,他的境界本已是只有筑基期了,试问,一个筑基期又如何杀的了三个元婴中后期的弟子?”清虚子他们虽然知道这事就是程宇做的,可是他们又没有真凭实据,自然不可能傻愣愣的承认,当然是死不承认了。

“你......哼,当初所有人都以为程宇在昆仑大战之中死去,可是谁又知道他只有筑基期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程宇当初虽然只是一个金丹期,可是却有六枚金丹。而且当时的程宇已经能够斩杀元婴期了。

而这段时间又恰好逸风他们跟程宇又有交手,除了他,还有谁敢对我玄天宗的人下手?”千寻子看到清虚子是打死不肯承认,再也没有之间的得意,很是愤怒的说道。

“不是我们不想承认,而是你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程宇就是凶手,更何况,我们退一万步讲,就算我徒弟程宇真的是杀死逸风他们的凶手,那我想问,他为什么要杀死他们?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集,莫非......”清虚子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占了上风,看到千寻子的不甘心,他的心里又爽了,笑着说道。

“莫非什么?”千寻子怒道。

“大家都知道,我的弟子程宇在昆仑大战的时候拿出了不少的魂器,当时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对程宇弟子手上的法宝垂涎三尺。你们玄天宗一向是不入世的,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世俗,还跟我的徒弟产生冲突?难道不是为了他手上的法宝吗?

若说他们是因为夺宝不成反被杀,我觉得这就没有什么好交待的了,更没有什么好追究的了!毕竟这种事在修真界天天都会发生,抢到了是他们的本事,抢不到反被杀,那是他们技不如人。

若是所有人都像你们这样,只因为玄天宗的地位高,便可以把一切的错都强加在对方身上,这样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清虚子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他倒是觉得自己心情好了不少,再说了,这些事他并没有说错,程宇早就跟他说过这件事了,这些家伙确实是想抢他手上的法宝。

只不过现在知道实情的人只剩下程宇自己了,就算程宇说的是假的,那也是真的。

“你.....我玄天宗弟子身份何其尊贵,岂会去抢你们一个金丹弟子的法宝,你这分明就是强词夺理!”千寻子说道。

“那可就说不定了,实情究竟如何,也只有当事人知道?这些也不过是我的猜测罢了。更何况,我坚信你们的弟子根本就不是我徒弟杀的,这些猜测倒也没有什么意义!”清虚子说道。

“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觉得你们想要的那个女娃,我们也不可能交她给你们了!”千寻子知道这事再争论下去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虽然他敢肯定这事就是程宇做的,可是人都让程宇杀完了,他们并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这一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