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靓装爱神 种子

第两百七十七章是好姐妹才告诉你

轮回仙王 笔下灵动 3259 2022-01-10 03:26

稍微愣了下,月神心里乐开了花,这么久被姜若水威胁,现在把对方欺负的哭了,这感觉真是爽的不要不要的。

大忙人杨浩无言,师父这一招真是厉害,估计着自己是要在月神殿住一个月才能满足师父和若水。

一个人哭,一个人笑,姜若水哭的越厉害,月神笑的越开心。

三天时间过去,姜若水眼睛都肿了几次,又施展本源恢复,月神打趣道:“你也别修复了,反正不用多久又会肿。”

“不用你管。”姜若水银牙咬的滋滋作响,要不是月神对自己用真龙香然后这么看自己,自己能委屈的哭,现在这人还在旁边取笑自己,这个好朋友真不要脸。

“还发火。”月神不屑地说道:“你下次还来不来。”

姜若水……。

“我问你还来不来。”月神又开口。

“我们这么多年交情,你就这么对我。”姜若水捂住胸口心痛地指责。

一听这话,月神脸一黑当即反驳道:“我们这么多年交情,我也没想到你会威胁我。”

现在话都说开了,姜若水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怒道:“你上次打我屁股,本来就是你不对我看看你怎么了。”

“你上古和冥神闹得那么厉害,我哪里没帮你,就为了这事情你威胁我。”月神语气充满了失望。

“你以为我不知道,开始冥神穿和你一样的裙子,你就不高兴,可是你自己又不是冥神的对手才帮我。”姜若水怒火攻心,直接拆穿月神。

“我没有。”月神拨浪鼓似地摇头否认。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杨浩听得头皮发麻,这不就是地球上说的塑料姐妹情吗?

“你真虚伪。”姜若水不客气地拆穿月神。

“这只是你的猜测。”月神淡定回复,这事情自己谁也没说过,就算对方说的是真话自己不承认就没人知道。

师父不承认,杨浩是彻底相信了,对于自己师父为人杨浩还是了解的,师父确实是个没原则的人,要不然师父怎么会帮命运神对抗冥神呢!

“你有。”

“我没有。”

听到两人撕、逼,杨浩忽然发现自己这个主要人物居然当了一回吃瓜群众。

关于月神有没有这个话题,两人争论了三天时间也没争论出结果。

之后姜若水没有在捂脸,因为没作用,只要自己捂住脸,枪神就会搬开自己小手,月神还是再看。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姜若水在心里感慨,早知道见好就收也不会有这一出,现在又让月神教训了自己,姜若水心有不甘,暗自发誓一定要把月神就是枪神的事情散播出去。

说到底两人这么多年关系,姜若水也不敢太过火,仔细想了下,把这事情告诉书仙或者话多的苏清水就行,没必要到处去说。

只要传递到这两人耳中,姜若水相信她们一定瞒不住,这两个人一个好姐妹都卖,一个一天嘴巴不停,简直就是天然的传播器。

一直被月神看着,姜若水没办法逃避只能在心里想着怎么报复回去,认真思考着,月神也没有自己把柄,我就说给一个人听也不算出卖朋友。

心里有了主意,姜若水也不哭了,之前是太委屈,又不是没被人看过,高瑶也看过自己,虽然没月神这么直白,不过要是高瑶姜若水就不会觉得委屈了,毕竟高瑶没欺负过自己,现在是自己给月神添麻烦不成自己又栽跟头了。

二十天时间过去,月神已经满足了自己那点报复心思,姜若水和枪神身上真龙香散去了大半,深深地看了杨浩一眼,月神忽地意识到徒弟平时还是很关心自己的,要是连续这么多天折腾自己还不把自己玩死,平日徒弟可是就玩了自己两天时间。

等到第三十二天,狂风暴雨才彻底平复,月神关心地抱起姜若水,杨浩抱着枪神把两人放到月神闺房中休息,此时两人已经成了一滩烂泥,动都不带动一下的。

把枪神和姜若水放在木床上,杨浩和月神回到大殿。

“你们女人感情真复杂。”杨浩若有所思地说道。

“她胡说的。”月神冷着脸不承认。

看着师父冷着脸,杨浩笑着说:“师父是不是忘记了徒儿拜你为师的过程。”

徒弟不说,月神还真没想起来,自己人品徒弟可是早见识过,俏脸微微一红,月神语气严厉:“为师的事情轮得到你来评价!”

瞅着月神,杨浩眨眨眼一脸笑意道:“师父是不痒痒了。”

“哎呀。”月神惊呼一声,又被徒弟抱进了怀里。

“逆徒。”贝齿咬着红唇,月神呵斥徒弟行为大逆不道。

对于月神的呵斥杨浩完全不在意,反而撩起了月神黑裙说:“虽然师父这肉身不受影响,可是看了这么久也很憋的。”

“你”

“嗯”

本来想再装着教训几句徒弟,可是下一刻月神就咬紧了牙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

两天后,月神闺房中,月神两个肉身躺在一起,杨浩抱着姜若水回到南天门。

常年与那么多女人混在一起,杨浩知道姜若水现在一定不想留在月神殿,于是走的时候把姜若水也带上了。

进入南天门,姜若水迷迷糊糊地睁了下眼,见杨浩抱着自己就又闭上了眼睛休息。

“若水怎么回事。”看到杨浩抱着姜若水回到仙王府,书仙走出闺房好奇地问。

认真想了下,杨浩意味深长地说:“你们女人真恐怖。”

书仙……。“这是什么意思。”半响,书仙跟着杨浩走进姜若水闺房,不满地说道。

这事情是自己女人之间的事情,杨浩觉得自己不要多少说的好,可是书仙又是个好球宝宝,于是道:“这事情我不好说,要不你等若水醒了在问她。”

绝美的脸上一呆,进了房间书仙认真看了下,猜测是被杨浩玩的脱虚了,可是现在杨浩这么回答书仙就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行,我照顾她你去休息。”书仙笑着坐在旁边等着姜若水睡醒。

“她需要你照顾吗?”杨浩脸上一抹怪异,然后走上去在书仙酥胸上摸了两把在书仙骂声中大笑着离开姜若水房间。

“狗改不了吃屎。”书仙嘀咕一句,马上就捂住了小嘴,要是杨浩是狗那自己是什么!

回到自己房间,杨浩也不是永动机,这次离开那么久回来肯定是要伺候苏清水她们的,于是杨浩准备休养几天恢复元气。

躺在木床上,杨浩刚闭上眼睛。

“嘎吱”

房门打开了,杨浩脸色大变,看到苏清水、蝶念依、张沉鱼走进房间。

“你看起来状况不是很好哦。”苏清水取笑道。

“你这次怎么去了这么久,外面很好玩吗?”蝶念依语气有些酸。

“弄死他。”苏清水手一推,就把蝶念依推倒在木床上。

“好。”蝶念依点头,就骑上了杨浩。

“我命休矣。”杨浩大叫一声,就被蝶念依给勾――引了。

五天后,苏清水还在教训杨浩,姜若水睁开眼就看到一双亮晶晶地眼睛看着自己。

“书仙。”姜若水揉揉额头起身伸了个懒腰。

“怎么回事。”书仙蹲在木床下,眸子亮晶晶地看着姜若水问道。

“她这就迫不及待地来问了!”姜若水眸子一动,为难地说道:“这事情我不好说。”

“什么事情不好说。”书仙好奇心爆棚,杨浩说不好说,姜若水也说不好说,这到底是什么事情。

“唉”长叹一口气,姜若水一脸为难:“这秘密不能告诉你,我答应别人不说出去的。”

“秘密。”书仙一下就站了起来,抓住姜若水肩说道:“我们什么关系,有什么事情你需要对我保密吗?”

“不行,我不能说。”姜若水还是为难地摇头,姜若水相信书仙一定不会轻易放弃。

“不能说。”书仙柳眉一紧,而后嘴角露出微笑:“你说的是不能说,没说不能写啊!”

说完,书仙取出毛笔和纸:“我们都是姐妹,你写出来我一定不说出去。”

“你不说出去怎么行。”姜若水吐槽一句,然后在书仙的劝说下拿起笔写道:“月神和杨浩有那关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