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靓装爱神 种子

第一百八十二我是高瑶3

轮回仙王 笔下灵动 3439 2021-08-30 18:06

书仙布下结界,和张沉鱼坐下抄书,杨浩收好碎木,飞到屋顶修补漏洞。

估算了下尺寸,切好木头,“咚咚。”铁钉穿过木板,五分之一漏洞修补完成。

此时天刚黑,街上灯火通明,喧哗声不断,杨浩修补漏洞没有引起人注意。

这个世界没有工业污染,一眼看去夜空中繁星点点。

十分钟不到,简单修补好漏洞,杨浩飞下木楼,重新走入书仙闺房,也不知道蝶念依是不是故意的,好巧不巧地刚好命中书仙闺房。

一支毛笔放在杨浩长坐位置,走上前坐下身,杨浩说:“一个男人,得到一个女人第一次,这个女人是不是应该属于这个男人。”

张沉鱼眸子动了动,心中知道杨浩说的是蝶念依。

瞥了一眼张沉鱼,书仙没好气地说:“是。”

书仙以为是说张沉鱼,张沉鱼自己都同意了,书仙能说什么。

然后,杨浩又说:“自己女人心中喜欢的是别人,那个男人是不是应该生气。”

一听这话张沉鱼呆住了,杨浩是说蝶念依有喜欢的人!

这话一出,书仙就发现了不对劲,问杨浩:“你说的哪个女人?”

“岳紫衿,高瑶,姜红杏,张沉鱼。”书仙全都认识,她们不可能心里有其他人。

“闲着也是闲着,我这不是和你找话题说说话嘛!”杨浩笑呵呵地说道。

这么一说,书仙就相信了,书仙想了想,一个女人有男人,怎么还能再喜欢其他男人。

很快,书仙就给出答复:“这个女人真贱。”

杨浩没法解释,蝶念依其实还好。

半响,杨浩辩解一句:“这个女人喜欢的是女人呢!”

知道杨浩说的是谁,张沉鱼目瞪口呆,蝶念依喜欢女人!

倒吸一口凉气,书仙评价说:“这人脑子有问题。”

两人在这聊天,张沉鱼听到了些不可思议的事儿。

合欢派中,蝶念依坐在睡椅上咬牙切齿:“我都牺牲了那么多,你说不双修就不双修。”

把杨浩丢回去后,蝶念依就冷静下来想了下,猜到了杨浩当时心情,肯定是因为自己喜欢苏清水,不喜欢他,杨浩才想教训自己。

至于怎么教训,从杨浩把自己推倒在木床上,这事情也很好想通。

捂住红唇,蝶念依自语:“我就是喜欢她,我也没办法,你又没吃亏,什么都给了你,你还要想要我喜欢你。”

另一处闺房,高瑶喝完一壶小烧酒,脸上通红,醉的不轻,迈着小碎步,红裙摆动,走到蝶念依闺房门口。

“咚咚。”

敲门声很响,蝶念依看了下,发现徒弟醉的不轻,说:“进来说话。”

房门打开,高瑶跌跌晃晃走进蝶念依闺房,说话模糊不清:“师父我要见杨浩。”

说话间,高瑶走上前,“扑通。”一屁股坐在地上,手就抱住蝶念依腿,开始摇晃起来。

眼神朦胧,高瑶摇着蝶念依腿,嘴里说:“师父你怎么能这么卑鄙,为了我修行慢点,就不准我见杨浩。”

脚下是个醉鬼,蝶念依无奈地说:“你把酒意驱散,再和为师说话。”

高瑶连忙摇头:“我不。”

说着小嘴嘟起,高瑶加重语气:“你这是故意打压我。”

本来想帮徒弟驱散酒意,忽然想起白天的事情,此时徒弟醉的厉害。

稍微思索,蝶念依心中一动从空间法器取出仙酒,凡人酒只会醉身,修士只要仔细回忆,神魂深处记忆还是能找出记忆。

为了让徒弟彻底喝醉,蝶念依把珍藏许久的仙酒送到高瑶嘴边。

酒香入鼻,高瑶眸子亮晶晶,双手松开蝶念依腿,抱着仙酒就喝起来。

等到高瑶喝的差不多,蝶念依问高瑶:“杨浩是否走过你后面。”

高瑶连连点头:“好痛的。”

杨浩会说谎,自己徒弟现在可不会骗自己,想到白天杨浩不停威胁自己,让自己乖乖就范,蝶念依嘴角抽动了下。

“杨浩没骗我。”常舒一口气,蝶念依又问:“要是师父睡了你道侣你会怎么办。”

“不行。”高瑶红着脸,满脸怒气:“师父半个娘,怎么能睡杨浩。”

沉默片刻,蝶念依解释说:“你男人两种大道,和他双修为师能快速修到仙帝巅峰。”

高瑶立马反驳:“其他人可以,师父不行。”

张张嘴这事儿不能让徒弟知道,蝶念依又问起杨浩的情况:“你男人怎么有两种大道。”

此时醉的厉害,可高瑶潜意识里知道这是大秘密,不能说,要是被人知道杨浩是第二个冥神,那杨浩是很危险的。

高瑶不说话,蝶念依换了个话题:“你男人好像不只你一个女人。”

“唉。”醉鬼高瑶叹气,把仙酒放地上,数着修长手指:“岳紫衿,姜红杏,张沉鱼,书仙也很可能呢!”

蝶念依瞪大了眼睛,自己听到了谁,岳紫衿这人蝶念依不认识,张沉鱼是和自己一起失去元阴的。

姜红杏是苏清水的徒弟啊!

没多久,蝶念依又想:“还是我徒弟男人呢,这也没什么。”

然后蝶念依想到书仙,之前神谕去黄金郡,蝶念依见过,那书仙和张沉鱼漂亮的不像是人。

“杨浩真是好福气。”蝶念依嘴唇微动默念出声。

随后蝶念依想问问杨浩意识里树的事儿,还没开口,就看到自己徒弟已经趴在地上沉睡过去。

起身抱起高瑶,本想把高瑶放自己床上,可又想到自己白天和杨浩睡过床,蝶念依只能把高瑶放自己睡椅上。

仙酒还有半壶,放下高瑶,蝶念依把仙酒收好。

看着嘴角流口水的徒弟,蝶念依帮高瑶擦去口水,蹲在那里说:“为师会好好补偿你的,你男人也不亏,和为师双修好处很大的。”

也不管高瑶听不听得见,蝶念依在那说着心里话。

火神殿中,苏清水和蝶念依一样,一个人在说话,也不管对方回不回答。

两人单独相处,已经快有一年时间,冰帝听着苏清水说往事,此时苏清水已经说到自己成为仙境。

冰帝如同雕像,一动不动。

苏清水说:“我渡过九道天劫,成就地仙,那时候我不到千岁,当时天宗掌门师叔说我将来能成就大罗金仙。”

说到这里,苏清水嗤笑一声:“我当时就想,我资质这么好,肯定能成仙帝,我把这事儿告诉掌门师叔,他还让我别痴心妄想。”

冰帝也没封闭自己听觉,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苏清水笑着说:“我资质太好,成地仙没多久就感悟了大道,当时我就想,先不说出去,等我修为再高些就去死地寻找本源。”

听到这里,冰帝闭着眼睛冰冷出声:“你话这么多,你徒弟知道吗?”

话被打断,苏清水就顺着冰帝问题说:“我是长辈,在红杏面前还是要做点样子的。”

脱离原来的话题,苏清水说起姜红杏:“几十年前我外出,在天宗领地姜家村捡到一个女婴,刚好在红杏树下,我就给他取名姜红杏。”

苏清水回忆着:“我试着用因果线找她父母,结果这孩子身上居然没有因果缠身,我当时就懵逼了。”

冰帝愕然,一个婴儿身上没因果,那不是和仙帝有关系!

“也不知是哪个仙帝丢的。”苏清水摇头叹气:“这孩子和仙帝有关系,我就把她带回天宗收为弟子,可没想到红杏从小喜欢看风景,不喜欢修炼,这可把我气坏了,我一个仙帝,收个徒弟修为不能太差啊!”

苏清水感叹一声:“不过红杏年纪小,粉嫩嫩的,那么可爱我又不忍心逼她,就由着她四处看风景。”

冰帝忍不住打断:“她和仙帝有关系,你就没怀疑过什么。”

苏清水说:“开始是有的,不过一天天养大,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你是没养过小孩。”苏清水说:“等你把一个孩子养大,你就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了。”

冰帝闭上眼睛,继续融合火神本源。

苏清水说起养孩子的心得,说自己怎么养大姜红杏。

火神殿三个人都很奇怪,喜欢找话题的苏清水,冷酷的冰帝,任由苏清水说,自己听着不开口,修复仙器的尉长老,从修复仙器开始,脸上兴奋就没消失过。

也只有杨浩上次来送仙器,尉长老脸上才有变化,哪怕是两个仙帝在远处,尉长老修复仙器也懒得看一眼。

九州修仙界之外,茫茫宇宙中,鲲帝和逍遥生在试图摆脱饕餮追赶。

逍遥生对后方饕餮说:“鲲帝大道是风,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