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靓装爱神 种子

第一百六十九师父今天怎么了

轮回仙王 笔下灵动 3437 2021-08-30 18:06

半个月时间,蝶念依压抑着躁动,想了许多可能,而张沉鱼终于摆脱了真龙香恢复如初。

“我就这么丢了元阴!”张沉鱼懵逼,穿好衣衫背对着两人。

都已经这样了,蝶念依此时还没摆脱真龙香,只能继续找徒弟道侣帮忙。

恢复如初,张沉鱼捧着腮帮子,不看两人,仙帝结界自己出不去,只能这样了,脑子里回想着那不堪的一幕幕,饶是张沉鱼也觉得很荒唐。

更加荒唐的是现在自己没事儿了,居然还要听着两人办事。

要问杨浩是什么感觉,开始还很好,可是这么多天下来,杨浩是真没什么兴趣。

脑海里菩提树能抵御真龙香,蝶念依修为高深,可以一边恢复伤势,一边享受着。

杨浩只能咬牙承受,唯一值得开心的是自己神魂伤势恢复的很好。

三天后,杨浩神魂成为太乙仙,蝶念依没和人双修过,发现杨浩神魂成为太乙仙一阵迷惑。

“怎么你神魂和肉身相差那么多。”蝶念依忍不住问。

将近二十天,三人零距离接触着,这是蝶念依第一次说话。

“我天赋异禀。”杨浩睁眼说瞎话。

身后是张沉鱼,蝶恋依一想到张沉鱼在身后,动作就有些僵硬。

“其实也没什么,各做各的。”张沉鱼还在思考。

有了第一句话,蝶念依也不再保持沉默,说:“你知道我是谁?”

“高瑶师父。”杨浩脸一红,师徒双收啊!

这反应,不需要说出口,蝶念依已经明白,对方知道自己身份。

思绪片刻,蝶念依说:“这事不能让人知道。”

这么多天零距离接触,蝶念依有些下不去手,毕竟这是自己第一个男人,万年岁月里,自己就有过这么一个男人。

对不起徒儿,对不起苏清水,蝶念依想着杨浩不说出去,也没人能看出来。

忽上忽下不停,蝶念依说着一本正经的话,杨浩脑子懵逼,这到底什么状况,这种时候,蝶念依怎么能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这话。

犹豫了下,杨浩说:“和你双修好处很多。”

别说杨浩好处大,蝶念依自己好处也很大,杨浩身上两种大道,蝶念依觉得一直和杨浩双修,有个千年时间,自己身化大道,那就是仙帝巅峰修为。

“这是徒弟道侣,我还有喜欢的人啊!”蝶念依感觉到内疚,可是这快感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些,蝶念依拒绝说:“你是我徒弟的道侣,这次过后我们就当没发生过。”

杨浩脸色惨白,这是被自己和那个美的不似人间女人折腾的,此时杨浩全靠着阴阳诀支撑,蝶念依还没停。

关于这点,蝶念依也没办法,不把真龙香效果散去,自己是真不好受。

这女人,前几世没提起过,应该只有这一世接触,杨浩皱眉,红杏师父也是师父,高瑶师父也是师父,一个行两个也没问题。

心里有了决定,杨浩长吸一口气,下次休养好,再找蝶念依一雪前耻。

又是一天时间过去,真龙香效果散去。

犹豫了片刻,伤势还没全好,就这一次,心下作出决定,蝶念依继续恢复伤势。

杨浩眯着眼,这是什么跟什么,真龙香身如火烧,可现在杨浩清楚的知道,蝶念依身上真龙香已经散去,你疗伤就疗伤,为什么还要动,我真的很累啊!

关于这一点,蝶念依就是觉得舒服就动,也没想那么多。

又是一天过去,蝶念依伤势痊愈,起身穿好衣衫。

稍作休息恢复了下元气,杨浩穿好衣衫,看到张沉鱼捂着耳朵,蹲坐在那里。

走上前,杨浩拉起张沉鱼,两女眼神闪躲,都不好意思看对方。

摆脱了那种状况,杨浩开始思考徐平的问题。

蝶念依出手,结界被打碎,徐平早已不见踪影,蝶念依咬牙切齿:“这人不是月神就是冥神。”

听蝶念依这么一说,杨浩马上就知道了对方是谁,冥神觉得不是,那只能是月神,可这月神怎么做起了月老!

想到这些,杨浩问蝶念依:“你是不是得罪过她们?”

蝶念依一愣,相识上万年,有点小口角在所难免。

只是这她们两个谁会那么小心眼,居然因为几句话对自己出手,蝶念依决定等探索完遗迹,就去找月神和冥神试探下。

见到蝶念依反应,杨浩了然,应该是蝶念依和月神有矛盾,人家故意坏蝶念依清白,刚好便宜到自己。

至于自己师父,杨浩之前有点怀疑,现在蝶念依这反应,杨浩就没什么好怀疑的了,枪神修为只是神仙。

找不到月神踪影,杨浩提议继续寻找万年钟乳。

发生了这种事情,蝶念依哪还有心思找万年钟乳,挥手撕裂空间,蝶念依嘱咐杨浩一句:“这事儿当没发生过,别让第五个人知道。”

说完蝶念依就离开了先天神遗迹,杨浩腿发软靠着张沉鱼说:“我休息半天,我们再去找万年钟乳。”

“嗯”张沉鱼答应下来坐下身,示意杨浩靠着自己休息。

杨浩微笑着,自己女人中张沉鱼是绝对的乖宝宝,这要是换成其他女人,现在哪有这待遇。

枕着张沉鱼,杨浩沉睡过去。

张沉鱼一动不动地盘坐着,对于这二十几天的事情还处于懵逼状态。

这荒唐事,张沉鱼懒得多想,把一幕幕驱逐出脑海,捧着腮帮子,看着枕着自己腿上睡觉的杨浩。

而后张沉鱼对自己说:“都是女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回到合欢派,闺房中蝶念依神谕看向自己徒弟,看到高瑶在房中喝着小烧酒。

蝶念依心虚不已,又试着联系苏清水,结果对方还是没回应。

坐在自己睡椅上,蝶念依愁眉苦脸,自己喜欢的人肯定是苏清水,可蝶念依不得不承认,在经过男女之事后,对自己徒弟道侣有些贪恋。

蝶念依没去找冥神和月神,目前心境很乱不适合前去,此刻蝶念依想把高瑶赶出去,离自己远点,心里会舒服很多。

可是之前故意破坏徒儿好事,现在又赶她走,难保不会被怀疑,蝶念依心虚,不敢轻举妄动。

“我骗自己徒儿仙器,又给自己徒儿戴了帽子。”蝶念依皱眉低语:“这要是被徒儿知道,我还有什么脸活下去。”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苏清水不在意自己,就算蝶念依心里愧疚,可也不大,单方面喜欢苏清水,人家把自己当好姐妹,现在这种情况,蝶念依只能这么安慰着自己。

这边蝶念依在思考,高瑶闺房中,喝完半壶小烧酒,高瑶悠哉地离开闺房。

从知道自己师父丢下自己跑进先天神遗迹,高瑶每天都会去看看师父回来没。

走到蝶念依闺房门口,高瑶嬉笑:“师父师父。”

哒哒哒,迈着小脚,红色留仙裙甩动,高瑶开心地跑到蝶念依身边,抓住在发呆的蝶念依手臂,摇啊摇啊!

惊醒过来,蝶念依眼神闪躲,不敢看自己徒儿:“你别摇为师。”

高瑶死命地摇,嘟着嘴说:“你去先天神遗迹不带上我。”

带上你,蝶念依脸色怪异,要真带上自己徒儿,那当时就是三个人大战杨浩了,蝶念依恐怕当场就社会死。

稳定自己心神,蝶念依笑着说:“先天神遗迹飘忽不定,为师心急,把你忘记了。”

睫毛眨了下,高瑶问:“有没找到好东西。”

混沌神石被抢走,万年寒晶不够打造大罗金仙仙器,蝶念依说出成果:“就一点万年钟乳。”

“万年钟乳!”高瑶眸子放光,杨浩很需要呢!

注意着徒儿脸色,蝶念依笑着取出万年钟乳给高瑶。

“师父怎么这么大方,自己还没开口,就主动给了自己!”高瑶发呆地想着。

给徒弟戴了帽子,蝶念依心虚想着补偿徒儿,那需要高瑶开口。

很快高瑶恢复过来,快速松开手,把万年钟乳放进自己空间法器。

收好万年钟乳,高瑶不确信问:“师父真就这么给我。”

“谁让为师给你戴了帽子呢!”心中吐槽一句。蝶念依笑着说:“你是我徒儿,有好东西当然给你。”

这话让高瑶一愣一愣的,师父骗自己仙帝仙器的时候怎么没这么想!

见高瑶这反应,蝶念依脸一沉:“你不想要就还给我。”

东西都到手了,怎么能还给师父,高瑶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地嚷嚷道:“师父已经给徒儿了,怎么能要回去。”

说着,高瑶又抓住蝶念依手臂,摇啊摇啊!

给自己徒儿补偿,蝶念依心里舒畅无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