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黄色小说语音app

第一卷 第四张照片 初恋达人

佐藤小春的父亲──佐藤和玄露出了冷若冰霜的眼神,垂眼注视著「那个」。

他所注视的是在浴缸底部微弱地绽放著光芒的手机。

「……」

和玄卷起衬衫的袖子,从浴缸里面捞出手机。

这支手机是他买来送给小春当作庆祝她高中入学的礼物。

和玄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透过这样的方式,来认识最新型智慧型手机的强大防水性能。无论如何,他定睛凝视著手机萤幕。

蛋幕上显示著某种软体的对谈画面。

虽然和玄的手机并没有安装MINE,可是他很快就理解了那个应用程式的功能。

和小春互相传送讯息的对象是一个名叫「押尾飒太」的男生。

而且小春在浴室瘫瘼前的对话纪录都还好端端地保留著。

最吸引和玄目光的是「押尾飒太」所传来的一则讯息。

『我喜欢佐藤同学。』

「押尾、飒太……」

和玄让手机进入睡眠状态,拿起附近的毛巾擦乾表面的水滴后,把手机塞进了胸口的口袋。

接著他喃喃地自言自语道:

「……看来送手机给小春还太早了。」

从镜片后面射出的锐利视线冰冷得彷佛刀锋,却也泛著湿润的光芒。

「……咦?」

一早被从窗户射入的刺眼晨光晒醒,我猛地睁开了双眼。

思绪渐渐恢复清晰。

这里是我的房间,而我正躺在床上。问题是,为什么我会在天气这么热的时候盖棉被……?

我这么想著,低头往棉被里面一瞧,不知何故我一丝不挂。

「咦!?」

我大吃一惊。因为我平时没有裸睡的习惯。

不过,多亏脑袋受到了震撼,我慢慢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对了。

记得我昨天在浴室昏倒,妈妈发现后把我拖到了房间照顾我……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紧张地东张西望。

只见我的手机就放在床边的书桌上。

是我在意识模糊的那个当下顺手带回来的吗?

还是妈妈后来帮我捡回来放在桌上的?

无论如何,我用单薄的棉被包著身子,扑向了手机。

假如那不是泡热水澡泡到头昏脑胀的我所做的白日梦,昨天押尾同学对我……!

我抖著手辛苦地解除了手机的睡眠模式。

手机正常启动,显示了关机前的画面。

MINE的聊天室画面还保留著昨天的对话纪录,以及押尾同学所传来的「我喜欢佐藤同学」这一行文字。

文字终于化成实际的感受涌上心头。

我的身体从最深处的地方打起阵阵哆嗦,渐渐扩散开来。

这是真的,昨天押尾同学向我告白了──

「呜……~~~~~~~~~~!!」

我立刻摀住嘴巴跳到床上,把头埋进枕头里面大叫。

当然,此时的我依旧光著身体。

──骗人,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

那个押尾同学真的向我、向我告白了……!

他的告白,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历历在目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我心中至今仍充满了惊讶,不敢相信押尾同学真的向我告白了。话说回来,我这辈子做梦也没想到那种戏剧化的告白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而且,虽然是经由手机,可是他很明确地在我的耳边说他喜欢我……

怎么可能忘得了!他的告白已经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脑海里了!

「~~~~~~~~~~~~~!」

我用枕头压著脸,在床上一边大叫一边翻滚。

当然是光著身体。

我会激动到这么不顾形象也是无可奈何。因为我想起了那句话!

『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一刻就喜欢上你了。』

没错,押尾同学亲口承认了。

虽然我不确定押尾同学口中的第一次见到我是指什么时候的事情……可是假如事情是我所希望的那样的话,也就表示我和押尾同学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两情相悦了。

押尾同学……他的恋爱经验应该很丰富,不会像我一样这么容易惊慌失措才是。不过,很多时候我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比如说入学考试的时候;我在「cafe tutuji」被可怕的男生纠缠,他出面为我解围的时候;到押尾同学的房间,请他教我如何拍摄吸睛照片的时候。

还有两人用自拍的方式合照的时候;一起去喝珍珠奶茶的时候;当我一个人孤单地吃著冰淇淋,他赶来找我的时候。全部、全部。

我的记忆中有著数不尽的场面,而在这些场面之中,押尾同学原来都喜欢著我。

一想到这,我不禁心花怒放──

──不对,等一下。

「咦?」

我猛然回神,从床上爬了起来。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押尾同学喜欢我,而且我们是两情相悦。

这是好事,这是好事没错,可是……

「押尾同学告白以后……我给了他什么答覆啊……!?」

对啊,我完全没考虑到自己给了什么答覆。

我绞尽脑汁,努力挖掘昨天的记忆。

……想不出来。

明明我一清二楚地记得押尾同学的告白内容,可是对自己的反应却是印象模糊。

毕竟押尾同学向我告白后,我的脸颊立刻著火,脑袋一片空白,一下子就陷入头昏脑胀的状态了。

我一边「嗯~嗯~」地沉吟,一边回溯模糊的记忆。好不容易某句我曾经说过的台词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押尾同学……我也喜欢……你……

「我有正面答覆了!」

我庆幸自己有做出正面答覆,不禁松了一口气。

要是我因为泡热水澡泡到头昏脑胀而没有给押尾同学答覆,那可就教人笑不出来了,哈哈哈哈。

我挖苦自己的同时低头看了手机一眼。

「咦?」

以微小的字体显示在萤幕上方的时间,牢牢地吸引了我的视线。

──完蛋了!

「上学要迟到了!」

不管有没有人跟我告白,今天一样要上学。

我手忙脚乱地冲出了房间。

当然了,还是光著身体。

「简直就像面临世界末日一样哪。」

明明天空是那么地蔚蓝,初夏的太阳在天空中绽放著耀眼的光辉,走在一旁的莲却突然说了这句话。

本来我搞不懂他在说什么,后来才发现他好像是在形容我现在散发出来的感觉。

原来如此,形容得太好了。

我语带自嘲地唉声叹气。

「……当然像面临世界末日啊,因为我才刚在几个钟头前被初恋对象给甩了……」

「什么?你高二才谈初恋?处男就是这么恶心。」

「唉……」

我没心情跟莲斗嘴。

没错,我就是恶心。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完成人生首次的告白,最后却是那样的结果……

──附带一提,告白失败后,麻世小姐和雫小姐立刻把聚会的目的改成了「安慰飒太到天亮」。

麻世小姐贴心地说尽好话为我打气,至于雫小姐则是开启了奇妙的开关,整个晚上都哭哭啼啼地向我道歉,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天会跟莲一起走路上学的原因。坦白说,经过一个晚上,我还是一样心痛得不行。

我以前听说过有人以失恋为由跟公司请假,现在我终于能感同身受了。

看到我那副脚步沉重、行尸走肉的模样,就连个性白目的莲似乎也心生同情,没有再继续嘲弄我了。

现在的我没有心思确认自己的状态,不过能让莲这家伙动起恻隐之心,想必我现在看起来十分落魄。

「好、好了啦,不要那么沮丧嘛。这世上女人多得跟星星一样啊。」

……看吧,莲这家伙就是不擅长安慰人,才会不符个性地举出这种老套例子想安慰我。

「大多数的人初恋都没什么好结果啦,以我为例,我连初恋的对象是谁都不记得了呢。我觉得与其抓著初恋不放,不如放开心胸做多方尝试,设法找出真命天女或天子,才是心态健全的恋爱啦。」

「是这样子吗……」

「就是这样子啦,听我说的准没错。」

不得不承认这个说法颇具说服力……

「打起精神来吧,改追下一个目标!」

「……下一个目标?」

「这个嘛……我家老姊如何!长相和身材都不赖,在大学还挺受欢……」

「……」

「……抱歉,感觉讲了很恶心的话,当我没提吧。」

「我放心了。」

幸好你找回了人性。

「啊,等一下……我提议麻世小姐应该就没问题了吧!?她完全就是大美女啊!」

「麻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