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黄色小说语音app

第一卷 第五张照片 魔法

礼拜六,当薄薄的云层染成了暗红色的时候。

我在笼罩了温暖晚霞的「cafe tutuji」里,静待那个人的到来。

然后──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整整十分钟的时候,一辆外观中规中矩的白色长形轿车从对面的转角出现了。

「……来了。」

我小声地喃喃说道后做了一次深呼吸,一口气喝光茶杯里的红茶。

……决战时刻终于到来。

车子驶进了「cafe tutuji」专用的简易停车场,在用绳子拉出停车格的砂石地停稳后,驾驶席的车门静静地打开,那个人下车了。

说来丢脸,亏我之前那么地自信满满,实际看到本人后,我却马上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了。因为他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标准的上班族。

抹上发胶以七三比例分边的头发,没有任何皱褶的笔挺衬衫,蓝色领带,以及有棱有角的镜框和如老鹰般锐利的视线。

他──佐藤和玄手拿纸袋,穿著擦得亮晶晶的黑色商业皮鞋,踩过砂石道路朝我走了过来。然后──

「──我依照约定准时在晚上七点抵达『cafe tutuji』了,速战速决吧。」

走到我所在的露台座位后,和玄先生睥睨著我,极为冷淡地说道。

本人所散发的威压感,比在电话中感受到的还要强大太多了。他一句话就让我陷入了彷佛快停止呼吸的感觉,可是我咬牙忍住,指了其中一张露天座席说道:

「请坐,我先去泡茶。」

「在那之前我有一个问题,你跟这间店有什么关系吗?」

「我是这里的店员,不过现在已经下班了。」

「那么……」

话说到一半,和玄先生斜著眼睛看了对侧的露天座席一眼。

有数名男女围著一张架设了阳伞的桌子谈天说笑。

「……现场好像还有其他客人。」

「没错,有什么不方便吗?」

「不。」

和玄先生弯腰坐下后跷起腿。

「反正我们也不是要谈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打开天窗说亮话,马上就结束了。」

「……我先去泡茶了。」

我留下这句话后走回了店内。

……振作啊,押尾飒太。

「这是你亲手泡的吗?」

和玄先生啜饮了一小口红茶含在口中细细品味后,拋出了这样的疑问。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有点意外,不过我还是保持冷静回答。

「这是我平常喝的格雷伯爵茶,之前也有请佐……请小春同学喝过。」

「……原来如此。」

和玄先生如此说道后,又端起杯子啜饮了一口。

只不过是喝个红茶,依旧散发出不怒自威的气势。

和玄先生一声不响地把茶杯放回杯盘上后,开门见山地进入了正题。

「我们先讲清楚这场对话的目的吧。押尾飒太,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我希望你把手机还给小春同学,并且更正你对小春同学注入了大量心血的MG的批评。请你不要束缚她。」

「束缚?」

和玄先生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

「原来如此,我明白你的目的了。说穿了,你就是要我把这东西还给小春。」

如是说后,和玄先生从胸口的口袋掏出手机放在桌上。

这支手机上头没有任何装饰,使用著看起来就像百圆商店买来的廉价保护壳。

这是佐藤同学的手机没错。

「还有希望我收回批评……」

「没错。」

我的视线和和玄先生的锐利目光交错。

一阵温热的风吹向我们,再过不久太阳就要沉入地平线。

「……首先,你刚才用『束缚』两字来形容我的管教方式,可是我并不这么认为。」

和玄先生静静地开口。

「说来丢脸,我的女儿佐藤小春缺乏与人交际的能力,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也不懂如何察言观色。可是她对他人的感情变化却又十分敏感,容易变得消极,这点你知道吗?」

「我……」

……我知道。但我实在无法当著人家父母的面说自己瞭解他的女儿。

「无论如何,这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人从客观角度对她的看法。」

「……你的意思是你不是束缚,而是在保护她吗?」

「没错。」

「最好是──!」

一度火上心头的我勉强维维持理智。

和玄先生依旧用冷冷的眼神定睛注视著我。

虽然我跟他才见面没多久,可是直觉告诉我,如果我的发言太过流于情绪化,他很可能会直接结束这场对话离场。

「你想说什么?押尾飒太。」

夕阳的强光相当刺眼,虽然跟大白天相比天气已经没有那么热了,可是我从刚才开始就汗流浃背。

……振作。

「……在我看来,没收青春期女儿的手机,还刁难她所做的事情……这样的做法实在无法善意地解读成是『保护』。」

「只有无聊人士才会对用字鸡蛋里挑骨头。要说我的做法是『管理』或『束缚』都无所谓。现在我讨论的是这件事的本质。」

「无论怎么称呼,你的做法都是错的。」

「你要跟我谈教育?好,麻烦你告诉我做错了什么。」

「这……」

我语塞了。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毫无防备地跳进了教育这个敏感的话题,对自己的失策感到懊恼不已。

「……你的做法一点都不寻常,一般的父母不会采取那种行动……」

所以我给出了一个令人听了会打呵欠的无趣答覆。

闻言,和玄先生露骨地表现出大失所望的模样,以冷酷的眼神轻蔑地回答道:

「──如果世上都是一般人的话,何须什么教育方针?教育方针本来就是为了那些无法称之为一般的小孩子而存在的。这个道理你懂吗?押尾飒太。」

和玄先生的声音低沉而平静,可是充满了明确的愤怒。

「最近有太多巨婴父母,高举什么自由、不受束缚、无拘无束成长这种不负责任的主张了。尊重小孩子的自主性?不,那明明只是放牛吃草。」

「……什么意思?」

「我在说那些巨婴父母。一群小孩装作大人的样子,却放弃做父母的责任,不肯好好养育小孩、保护小孩。一旦小孩子再也不受控,就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天底下有比这还要残酷的事情吗?」

「所以你是说你只是在善尽做父母的责任吗?」

「我本来就是这个意思。」

和玄先生用锐利如鹰的眼睛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他的眼神蕴藏著坚定的意志。

「我是小春的爸爸,也是个成熟的大人。我会强烈干涉小春在做的事情,相对地,无论结果如何,责任都将由我一肩扛起。我就是抱著这样的觉悟,贯彻这套教育方针的,你呢?」

「什、什么意思……?」

我吞吞吐吐,完全被和玄先生的气势震慑。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好了。假如小春因为沉迷MG而导致成绩退步、没能考上她的理想大学,你该怎么办?」

「这……」

「如果她因为上传到网路的照片而成了其他人羡慕和嫉妒的对象,因此在班上受到孤立的话呢?」

「以、以假设的事情作为前提的话根本没完没了吧……!况且事情也不一定如你所说,尽往坏的方向发展,也很可能往好的方向啊!」

「请不要转移焦点,既然你对我的教育方针有意见,那请你说明一下万一事情往坏的方向发展时,你该如何负责。」

「我……!」

「我会负起全责」这种话我实在无法轻易说出口。我深刻地感受到这句话的份量是何等的沉重,而高中生又是何等无力。

我无奈地垂下头后,和玄先生语带叹息地说道:

「这个社会原本就充斥著各种不合理。光是活著就难免会受伤。相信你也已经有所体悟吧。」

回想自己这几天的状况后,我保持沉默。

「我听过受伤有助于成长的理论。可是这世上也有那种一旦受伤就会停止成长的人,小春就是这样。我想保护这样的女儿有什么不对吗?」

「……」

我无言以对。

因为我心里也知道和玄先生说得没错。

……佐藤同学确实不擅长和人打交道,心理层面也不算坚强。

明知如此,却还是坐视她被失败所伴随的挫折与后悔摧残,说不定真的如和玄先生所言,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既然如此,由具备良知的大人保护她,等她慢慢长大成熟,这才是聪明的教育不是吗?

「……看来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和玄先生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红茶。

「多谢招待,这场对谈实在没什么意义。」

他从皮包抽出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